您当前所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书市快讯 > 黑暗的永夜,他们是闪烁在天际的星,发出渺小却璀璨的光芒。 《用心看世界原来黑暗这麼明亮》

黑暗的永夜,他们是闪烁在天际的星,发出渺小却璀璨的光芒。 《用心看世界原来黑暗这麼明亮》

黑暗的永夜,他们是闪烁在天际的星,发出渺小却璀璨的光芒。
迷路的旅人,请记得仰望夜空;
隐藏在熠熠光辉之中,是生命的方向。

她曾是名列前茅、漂亮优秀的公主,他曾為风靡全校的白马王子,他和她原先都是超级业务员,他本来一心想成為科技新贵……。他们的人生原本各不相同,却因失明共同陷入黑暗的痛苦中。

过去的梦想已远颺,全新的境界正无限开展。眼盲不代表绝望,盲人的世界依旧精彩,打棒球、跑马拉松、游泳、跳远、舞蹈、歌唱,他们的生活多采多姿;心理諮商师、电脑教师、舞团团长、手机程式设计师、保险业务员,他们的职业包罗万象。

书中九位台北「黑暗对话社会企业」培训师,千折百转的生命道路,带来一场丰富惊艳的心灵旅程。

黑暗的经营及扩张与成见相左

日常生活中,我最常被询问到的一个问题是,本身既非视障者,亦无家族病史,為什麼独对视障与视障者特别有心?甚至為此还捐资成立基金会。爱盲於民国八十年十二月底正式立案,加上前面三年的筹备期,迄今二十六个寒暑,一路来跌跌撞撞摸著石头过河,在这漫长的岁月中,「摸索」似乎是一个始终存在的慾望,心灵深处不断的探寻渴望找到一些甚麼不一样的,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总以為可以在路途的那一端忽然看到自己盼望已久的期待,然而镜花水月疑幻似真,行行復行行,「黑暗」却是这一路寻寻觅觅中始终确实存在的。习医学药五十载,悬壶济世三十年,从来没治好过的就是那一个「盲」字,眼盲、理盲、心盲、灵盲,看似光明的,竟还是一路在黑暗中打转。

「黑暗」在我心裡始终占据了半边天,我住在乌来山上,特别喜欢山裡的黑夜,月影沁凉、山风颯爽、林叶婆娑,幢幢黑影中无限怀思,日间一社会的狗屁倒灶和「乔家大院」中跳樑群丑尽在黑暗中相对无影,睁眼瞅著家国满目苍夷离恨难平,倒不如闭眼做盲独享灵台间那一点点太平。所以,我真羡慕周遭这一群可以不见眾生丑态的瞽者,渴望透过心眼在黑暗褪尽时能见到真正的光明;如果,我有自废双目的勇气,我愿意成為一位盲者。

二十六年来与盲為邻,深深体会眼盲不是盲,理盲、心盲、灵盲才是真瞎。在黑暗中人们可以真心对话,為什麼到了朗朗乾坤却尽是信口雌黄?在这本报导文字中,我感动於身边这群「黑暗的儿女们」,既震撼他们人生际遇中的颠簸起伏,又心疼她们跟著我这老头子一路吃苦,我由衷的谢谢我们黑暗对话台北DiD视障培训师团队三十四位工作伙伴,正是由於他们优异的表现,才让我发现「原来黑暗中这麼明亮」。此处,藉由九位黑暗斗士生命故事的标题诉说一个「用心看世界」的诗篇:化苦难為一身祝福,散落再串起,哪裡有爱,哪裡就有眼睛!

天地苍鹰,掷出每一场好球,
疾风中的劲草,看不见的力量。
黑暗中友善温暖的桥梁,
传奇,从指间开始。

愿恩典常与眾人同在,谢邦俊写於黑暗中一个光明的角落
更多精彩《用心看世界原来黑暗这麼明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