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三国之壮丽河山 > 第一部 第二十八章(总第二十八章)、收取晋阳2
    第一部

    第二十八章(总第二十八章)、收取晋阳2

    饱餐一顿后,深夜丑时末,张定风精选十六轻骑,身着精甲,悄悄潜出西门,随即被靖勇军发现,深夜里响起阵阵传的很远、且很凄厉的警报声。一阵呼啸,张定风等人快马加鞭、冒着箭矢,从西营张其和南营裴元绍之间冲过,被涌过来的靖勇军拦住了去路,经过一番激烈的厮杀,仅剩张定风和勇武校尉等四人冲出重围,朝上党而去,待张其和裴元绍欲追击时,已望尘莫及了。张其和裴元绍急报马宇,马宇令钟离虎率特工部善追踪人员和天狼队一百人,以及探马二十人立即跟踪其去向,随时禀报跟踪情况,并要求各大营加强防守,密设拦马桩、绊马索等,严加戒备。

    天明,探马来报,昨晚晋阳城冲出的几个人,绕来绕去,最后直奔上党郡而去。马宇闻之心中一动:“上党?这几个人冲出重围必是搬救兵的,若是安排得当,可将上党郡的问题也一勺烩了。”沉思了一下,马宇高声道:“来人。”

    立即进来一亲兵:“禀将军,在。”

    “速传各司马来大帐议事。”

    “遵令。”

    各部司马很快就到了大帐,坐定后,马宇沉声道:“据报,昨晚晋阳城中冲出的四人,拐弯抹角,最后直奔上党郡而去,判断应是去上党郡长子城搬救兵。我决定半路伏击上党援军,再合兵解决晋阳城。”

    “为此,众将听令:”

    “一、裴元绍部、张其部、赵伍部和天狼队,四部合一由裴元绍为主将统一指挥,其余各司马为副将,立即出发,于上党和晋阳之间选择有利地形伏击上党援军,力争全歼。钟离虎随后也归裴元绍指挥。伏击中赵伍部要注意围射上党援军头目,以尽快瓦解上党援军。”

    “二、全歼上党援军后,俘虏由裴元绍、张其做工作,务必使其加入靖勇军,之后全部归属裴元绍部。”

    “三、裴元绍部直接攻取上党郡治所长子,趁其兵力空虚占据长子,控制长子后,将俘虏的城内守军打散改编到靖勇军。顺势平定上党郡范围内其他黑山军残余势力,控制上党郡。”

    “四、全歼上党援军后,张其、赵伍和天狼队迅速返回晋阳大营。”

    “五、高匀将兵力分出一千进入张其营地、李柱将兵力分出一千进入裴元绍营地,各营地要虚张声势,多设旌旗,做出兵力充足状,并随时准备作战,以防城内守军出城。”

    “六、若伏击不利,李柱部做好增援准备。”

    “七、辎重部将已备好的干粮装车,立即随裴元绍部一起出发。”

    “都清楚么?”

    “清楚。”众将齐声回答。

    “继才,肩膀伤口如何了?”马宇关切的问裴元绍。

    “谢将军挂怀,不碍事,擦伤而已。”

    “那你说说看,准备怎么打这一仗。”马宇终究还是有点担心的问道。

    裴元绍应道:“将军多次给我们讲过军事兵法,作战本是兵无常势,水无常形,一切都要根据双方情况和地理地势确定,知彼知已百战不殆,将在谋而不在勇,兵在精而不在多,要用智谋要打巧仗。这次用兵,我拟在伏击的基础上,或用火攻或用陷坑或用跘马索等等,凡是可以利用的条件尽可用之,根据将军多次讲过的原则,就是以最小的代价换取最大的胜利。”

    “好。裴继才如此我就放心了,放开手,大胆干,一定要争取全歼。”

    “遵令。”众人应道。

    张定风一行四骑带伤冲出了马宇的包围圈,绕了一个大圈,马不停蹄的奔向上党郡治所长子,终于在次日到达上党郡治所长子县。还未等守城小校上前问话,张定风等人精疲力竭的从马背上摔了下来,战马也累的摇摇晃晃的站立不稳,倒地不起。张定风气喘吁吁的道:“快,我是张燕将军的部下张定风,我们从晋阳城来,我有杨凤将军给左髭丈八将军的亲笔信,十万火急,快带我去见左髭丈八将军。”

    小校见情况紧急,立即招呼士兵扶着张定风等人去左髭丈八的将军府。闻报晋阳来人,还带着杨凤的亲笔信,左髭丈八深感惊异,对左右道:“杨凤还知道世上有左髭丈八啊。”遂令将张定风等人带上来。

    张定风挺胸走进堂中,见左髭丈八坐在桌案后,左边一缕胡须比右边长出足有八九寸,面带异像,脸膛黑红,胡须浓密,身材高大,堪称猛人。张定风上前拜道:“久闻将军威名,今日始得一见,果然是闻名不如见面,见面胜似闻名。在下张燕将军麾下偏将张定风,这位是勇武校尉。我们从晋阳来,有杨凤军师亲笔信在此。”上前双手将信件递给左髭丈八。

    亲兵道:“一同来的还有两人,连伤带累,已经昏迷,已安排郎中救治。”左髭丈八见张定风笔直站立,面色从容,身后跟随的壮汉,甚是勇武。暗想:“从晋阳到长子,路上辛苦不说,更不用说身上都已带伤,可见二人称得上是钢铁汉子。”心中十分佩服,点点头伸手接过信件道:“晋阳能有何事,竟然还烦杨大军师亲笔书信。”

    张定风将马宇如何攻打离石,又如何大败眭固,张燕、于毒和于羝根等阵亡,现在又兵临晋阳已围困数日,我率十六人出城报信求援,仅我等四人侥幸冲出重围,而且人人身上中箭受伤,把经过一五一十的简要道来。这一连串的变故惊的左髭丈八和左右目瞪口呆,半响说不出话来,信件从左髭丈八手中滑落到桌案上都不知道。

    副将胡斌咳嗽了一声,左髭丈八这才反应过来,拿起掉在桌案上的信件打开阅读,果是杨凤亲笔而书,言辞恭谨,语气恳切,希望左髭丈八出兵相助,以解晋阳之难。读完,左髭丈八陷入沉思,考虑到张燕都被打败,内心对靖勇军兵威正盛而有所顾虑。

    张定风见左髭丈八读完信后没有说话,心中暗自焦急,知是有顾虑,遂即道:“将军,晋阳城内数十万民众危在旦夕,性命全在将军一念之间,盼将军如久旱盼甘霖般殷切。晋阳和上党实是唇亡齿寒,望将军念在同是黑山军、都是一家人的面上,出兵相救,日后倘若上党有事,晋阳亦可出手相助。军师信上还说事后还有军粮二十万斛、金银十万两、战马七百八十匹相送,以谢相救之情。”

    左髭丈八见张定风说的清晰透彻、道理分明,虽有顾虑,却也是微微点头。

    胡斌见状道:“只怕到那时杨军师的记忆力不好,忘了今日之事也未尝可知。”

    “出兵相救天大恩情岂敢有忘,若是如此,在下第一个就不答应,必给将军一个交代。”张定风掷地有声的说道。

    “好,我敬你是条汉子,黑山军四海一家,兄弟有难岂有不救的道理。军情如火,我明日即出兵,只是目前我只有五千人马可以出动。”

    张定风道:“五千人马足矣。我来时,杨军师计谋已定,到时候见我信号,将军你可从后攻击东门外的靖勇军大营,即马宇所在的大营,杨军师率军出东门,从马宇大营正面攻入,两相夹击,攻其不备,必取马宇性命。”

    “端的好计,大事可定矣。”胡斌击掌叹道。

    。。。。。。。。。。。。

    左髭丈八,生卒年月不详。黑山军将领之一。三十六渠帅之一。张角去世后,与于毒等在河北转战多年。后来袁绍引军入朝歌鹿场山苍岩谷讨于毒,后遂寻山北行,左髭丈八进行抵抗,被袁绍所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