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三国之壮丽河山 > 第一部 十七、东山整编
    第一部

    十七、东山整编

    基本一夜没怎么睡,天刚亮,马宇早早的来到操场。奇特的东山,前山道路险峻,易守难攻,后山悬崖峭壁,陡如刀削,山顶是个基本平整的天然大操场,还有一个天然的山洞作为指挥部,马宇喜道:“这就是个平顶山啊。”大致了解了整个山上的地形地貌,对东山非常满意。

    随着出操的号声响起,所有营房的人都按时出来集合出操了,各部均在东山顶上的天然大操场上,按照原来队伍的建制集合站列队。只见靖勇军的队伍整整齐齐,横是横竖是竖,每一个人都是挺胸凹肚、目光直视、站的笔直,随着稍息、立正的口令响起,靖勇军动作一致,整齐如同一人。赵伍、张其等人看在眼里,心里那个高兴啊:“这才是咱们的靖勇军呢,当初训练的时候还有点不理解,现在才知道站队集合竟然这么重要。”心中暗暗佩服马宇。队员们也都感觉平时训练太有用了,整齐的队形把山上这些人比下去的可不是一星半点,可以说是甩出了十万八千里,骄傲的满脸放光,身体绷的更直溜了。

    再看原来山上这些人,队伍站的就没法说了,也就只能说是站在这里了,根本不像个军人,和老百姓集合没有什么区别,可以说是比老百姓强点也不多。他们站在那里心里暗想道:“看看人家靖勇军,这才像个军队的样子,难怪能毫不费力的夺取东山,输给他们就对了,赢了才怪。”这些人脸上可挂不住了,看到靖勇军老队员的英姿,一个个都不好意思抬头了,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心里想着快点结束集合列队吧,差距怎么这么大呢。

    现在靖勇军已超过一千多人了,马宇将队伍分为前后左中右五部,前部司马为裴元绍,后部司马为高匀,左部司马为张其,右部司马为李柱,中部司马赵伍。

    以原靖勇军为基础进行改扩编,每十二人为一什含一个什长一个付什长。每五什为一队设一队长一个副队长,每一队六十二人。每一部司马辖三队共十五什,每个司马有五个亲兵。这样每部司马就有一百九十二人,基层什长和队长均由靖勇军老人担任。马宇拟将中部司马赵伍部打造为骑兵,因为马匹不足,赵伍暂时只有一百二十五人分为两队。

    马宇的亲兵队也扩大到五十人了,亲兵司马为马文副司马孙吉,并负责山上一百人的守卫队和八十名后勤人员。马宇专门挑选出来的一些身强力壮、体力蛮横的壮士猛汉八十人,任命钟离虎为天狼队队长。包括后勤人员,靖勇军总共达到了一千二百多人。

    现在兵器也基本充足了,马宇将所有的兵器盔甲弓箭等集中统一分配。根据兵器的情况,确定左右部为长枪部,前后部为刀加盾牌,中部为刀配弓箭准备打造成骑兵,弩则统一配置给亲兵队,各部不足的箭弩和装备随着发展再逐渐补充。基本是骑兵配备弓箭,步兵配备劲弩,待弓箭多了再按比例给步兵也配备弓箭。

    从韩猛虎的藏宝洞里拿出银两和五铢钱,对有功人员进行了奖励,对伤亡人员进行了抚恤,对靖勇军发放了兵饷。马宇专门去看望了伤员,并要求伤员的伙食要改善,每天都要有肉,让马文每天都要安排专人下山去购买。常言道,赏无度,则费而无恩;罚无度,则怒而无威。对有功和有过的人给予适当的惩罚,马宇觉得这个事情还真的不是太好把握,要制定规矩,尽快熟悉掌握。

    靖勇军改扩编完成后各部开展了训练,从基础站排列队走步开始训练,逐渐过渡到战术训练,马宇要求按靖勇军的标准进行训练,天狼队的训练由马宇亲自做训练计划,都是一些特殊的大运动量的强化训练。安排好训练,马宇在裴元绍的陪同下一起再次检查了东山。东山后面的悬崖峭壁确实很难攀援上来,自己虽然是个特例,但也不排除其他人也有可能爬上来,马宇在这里设置了双岗哨位。在粮库、马厩和大厅门口等要地都设置了双岗哨位。

    马宇特意安排时间去铁匠炉看望了老李头,老李头和徒弟铁锤住在铁匠炉旁边单独的一个房间,看到裴元绍办的不错马宇满意的点点头。

    马宇给老李头看了一套攀岩工具的草图问:“这些东西能做吗?”

    老李头看了看感觉形状很奇怪不知道有什么用,又看了看上面的尺寸说:“山上还有一些铁料,要做没有问题。”

    马宇说:“按图先做一套,我看一下,合适了再做。先做二十套,待下山的时候我带走,可以吗?”

    老李头立即回道:“遵将军令。”

    马宇随后又拿出一张匕首的草图,以及一张马镫的草图说:“匕首按图做两把。至于这个嘛,”马宇指着马镫道:“这个能做多少就做多少,现在至少需要四百个,制作方面无论需要什么和马文说,马文,能做到么?”

    马文连忙说道:“禀将军,能做到。”

    马宇要求马文和老李头做好保密工作。老李头看着草图一头雾水,心里暗暗的摇头,都是一些莫名其妙没什么用的东西,还要保密。确认了几个尺寸问题后,老李头就没问题了。

    马宇原来使用的匕首,还是在胡增家那场厮杀中缴获的,虽然用起来也很顺手,还用他杀了韩猛虎,但在作为飞刀的时候准头较差。根据自己的想法,马宇结合后世的匕首优点,绘制了酷酷的外形,让老李头按图打造两把。毕竟以后的路还长,少不了紧要关头,可能用到的地方还多着呢。

    当马宇检查到寨门时,值守什长过来报告:“禀庄主,这里一切正常,没有发现可疑情况。”

    马宇对他们说:“一定要小心值守,再险峻的关口也有丢失的可能。寨门是东山的最后一道屏障,非常重要,千万不要因为有了猴倒拐就放松警惕。”

    看到寨门内外的值守士兵都保持站立姿势一直全神贯注,马宇很满意。寨门里侧堆放着大大小小的滚木擂石也很充足,寨门外的地势确实很险要,四十五个陡峭的台阶最窄处仅容一人一马通过,两边没有任何遮挡更没有树木,若是要从下面强攻寨门,在弓箭和滚木擂石打击下,几乎是难如登天,伤亡肯定非常大。

    看到马宇对台阶的关注,裴元绍说:“原来这些台阶两边也有一些树木,韩猛虎特意将两边的树木砍伐做成了滚木,所以这两边就光秃秃的了。”继续往下走经过四十五级台阶又是一段台阶,但这一段不是太陡,下面为一处较宽阔的小场地,约有半个篮球场大小,再走约一百米就到达了猴倒拐。

    猴倒拐果然名不虚传,地形异常险要,从关卡的名称就可知其险要程度了,其意思就是猴子到了这里都上不去,要转弯另找道路上山。从这里往下的三十多级台阶很狭窄且两边都是深沟,只要有一个神箭手把关就无法攻克,更不要说堆积在这里的滚木擂石的威力了。马宇暗暗心惊,心想:“幸亏没有从前面攻山,估计把靖勇军都拼光了也攻不上来,真的是苍天有眼,万幸啊万幸。”

    马宇询问值守安排和情况,值守的什长说道:“禀庄主,我队值守两个时辰,从辰时到午时,目前没有任何可疑情况。夜间我们在下面三丈远处设置了两盏灯,若有人员上来我们晚上值守的也会发现。”

    “发现情况怎么办?”

    什长说:“按规定,一旦发现可疑情况首先要查明及时处理,若发现可疑情况,我们会立即派人向寨门报告。对不服从命令的来人先射箭示警,若仍不服从管理则敲锣报警准备战斗。”

    马宇检查了铜锣后对值守也很满意,感觉锣声响亮,比鼓声更有警醒的意思,携带也方便,以后在作战要尽量多使用。马宇对什长及队员们说道:“猴倒拐是东山的天然屏障地势险要易守难攻,也是东山最重要的第一道关卡,只要守住这里任何敌人都上不来。所以我们绝不可以掉以轻心,咱们靖勇军一定要做到占的稳守得住,这样我们靖勇军就有了大发展的基础,这里就有你们每一个人的功劳。”

    这几天东山进入了紧张的训练之中。这下可好了,从每天早上的操练开始一直到晚上的跑步结束,营房前的大操场上从早到晚都是训练的声音。

    马宇又安排人将营房进行了统一改造,根据后世北方农村的住房经验,马宇给每个屋子都建造了南北大炕,统一确定了住宿标准,就餐标准,兵器摆放标准,又改造了食堂,水井,马厩,厕所等等,山上面貌焕然一新。

    东山的各项事宜都进入了正常轨道,靖勇军在此可以说是封闭训练了三个月,新老部队也经过了磨合,各方面都基本满足了马宇的要求,可是总躲在东山上也不是个事儿啊。马宇召集各部司马和马文、孙吉等人在大厅开会,商议布置下一步行动,定于明日按顺序下山返回大羊村,孙吉为亲兵队司马。马文任东山司马,辖东山值守队和后勤部队,铁匠炉必须尽快完成的第三个草图的制作,每完成一百个的时候安排专人下山给我送来。要求马文按战备状态值守不得松懈,确保东山安全,做到人在东山在。马宇私下对马文道;“若是咱们以后不成功,这里就是咱们最后的藏身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