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三国之壮丽河山 > 第一部 十六、夜袭东山5
    第一部

    十六、夜袭东山5

    张其转身,突然发现一个山匪假意投降,却手执长枪朝裴元绍刺来,千钧一发之时,张其手疾眼快,将手中的刀掷出,把三角眼的长枪打偏,三角眼刺了一个空,旁边一队员趁机上步,将三角眼刺翻。看着挣扎的三角眼,其余山匪吓的战战兢兢,更不敢乱动了。裴元绍憨厚的朝张其及执长枪的队员点点头,笑了笑表示感谢,依旧和队员们一起抓紧时间捆绑俘虏。

    张其向山下吹了三声口哨,只见远处石头后面、草丛之中,呼啦啦的涌出一大队人马,赵伍率人很快到了猴倒拐。按计划,钟离虎带一什人马守卫猴倒拐,其余的大队人马分发了刀枪,由裴元绍带路迅速向大厅赶去。

    马宇从大厅出来时,各个营房还是一片喧哗,都在欢度晚间的娱乐时光,有的喝酒,有的唱歌,有的赌博,有的蒙头睡觉,根本没人注意大厅里发生了什么。考虑到人员太少,马宇决定严密监视各个营房的动静,暂不惊动剩余的山匪,待前山的援兵赶到后再行动,毕竟营房里还有七百多人。

    很快,去和张其联系的孙吉回来了,悄声道:“禀庄主,寨门已经拿下,李柱率人守着寨门,张其和裴元绍带队已去猴倒拐了。李柱说有了消息立刻来报。”

    “好,知道了。”马宇让队员们继续监视着营房的各个门口。一会儿功夫李柱派人来报猴倒拐已拿下,裴元绍已带着张其、赵伍等赶过来了。

    很快马宇就看到了裴元绍、张其和赵伍。先给没有兵器的队员分发了刀枪,然后将每个营房门口安排一什人马,余下的做预备队。见已到位,马宇一声令下,各什长率队冲进营房,一阵嘈杂惊呼声和投降免死的声传出了营房。

    马文随一什长率队冲进屋子时,只见房间里灯光不是太亮,当中有一圈人在喝酒,听到投降免死的喊声,山匪都愣住了,很快就有几个山匪拿桌子拿棍子,当作武器冲了过来,队员们一阵乱砍乱刺,杀死了八九个,有一个大汉猛的跃起冲将过来,被马文一箭射翻在地,剩下的山匪被镇住了,吓的不敢乱动,赤手空拳的确无法反抗,只好投降。有一个队员被棍子打的头破血流的,马文把衣服撕下一条当场给包扎了一番。战场处置伤口,抢救伤员,这是马宇当初要求所有队员都必须掌握的基本技能之一。

    裴元绍随什长方顺率队冲进了一间较大的房间,里面一阵阵的喧闹声此起彼伏,方顺大喝一声:“不准动,投降免死!”

    有个赌博的山匪抬头看了看,对着裴元绍喊到:“是你啊,裴哥,开什么玩笑,来来来,过来赌两把。”

    裴元绍大喝一声:“投降免死。”

    这个山匪似乎清醒了,举起手里的酒碗砸了过来,被旁边的方顺冲上去一长矛捅翻在地,有几个山匪扑过来,裴元绍和方顺等人一阵乱刀长矛撂倒了八九个,又一拨冲过来,被撂倒了四五个,剩下的这才老实了,吓的战战兢兢的伏在地上纷纷投降。

    有的房屋里响起了刀枪拼杀的叮当声,马宇立即让预备队赶过去,预备队人员一到,长矛一阵乱刺,反抗很快就平息了,面对弓箭和长矛、以及倒在血泊中的尸体,吓的山匪再也没人敢反抗了。

    大约也就是不到半个时辰,所有的房间都安静了,这次靖勇军仅轻伤了二十一人。马宇将所有的山匪集中在火把通明的大操场上,连带寨门和猴倒拐的俘虏,黑压压的一大片。马宇首先将老弱病残挑出来,带回营房看守起来。剩下的七八百青壮,这个可是重要的兵源,马宇非常重视。

    “弟兄们,我是马宇,我是靠山村的庄主,也是大羊村的庄主。”马宇站在大操场上搭建的一个临时台子上高声说道,山匪们逐渐安静下来都在认真听:“我们靖勇军和你们一样都是受苦人都是老百姓,我的父母、哥哥和弟弟,都被黑山军杀害了,所以我们只能团结起来,保护自己,保护乡亲们,不再被人任意宰割。刚才,作恶多端的韩猛虎被我杀死了,那几个非作歹的什么卫将军、以及四征将军、六大校尉也都见阎王了。从今天起,韩猛虎杀害老百姓,抢钱抢粮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东山以后再也不做危害老百姓的事了,靖勇军号令严明,是老百姓的队伍,是老百姓的保护伞,东山以后将是靖勇军的基地,也是老百姓的靠山。你们愿意跟我干的,以后我们就是兄弟,我将带领你们走一条光明大道,给你们一个光明的前程,只要跟我好好干,将来封妻荫子都是有的。不愿意跟我干的,想去哪里都可以,我保证你可以安全下山。现在,愿意跟我干的,就是我的兄弟。不愿意跟我干的,可以到操场口集合,每个人发十枚五铢钱做路费,然后我派人送你下山。”

    山匪堆里一阵骚动和乱呼呼的说话声,有的喊老兄我们留下继续干吧。有的说我一年没有回家了想回去看看。有的说到那里都是当兵吃粮,看来东山以后可能会更好。有的说看来这个马将军很靠谱,我愿意跟他干,奔个好前程。更多的人却在说怎么回事,不干的回家还要给路费啊,从来没有听说过呢。一时间广场上嘈杂声此起彼伏。

    “弟兄们,听我一言。”裴元绍站出来高声说道:“我们东山跟着韩猛虎,从前做了很多对不起乡亲们的事,韩猛虎对咱们兄弟们也像活阎王一般,但是,从今天起不一样了,马将军给咱们指明了一条光明大路。弟兄们,我裴元绍第一个报名,留下来跟马将军干,争取将来也要封妻荫子,我也劝弟兄们留下来继续干,为自己博得一个好前程,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啊。”

    有的说我了解裴元绍,他说的有道理。有的说裴元绍是谁啊。旁边有人告诉他裴元绍你都不认识,他是七队的队长,别看年纪不大但武艺很是了得,韩猛虎非常器重他,几次让裴元绍带队去抢钱抢粮,但裴元绍却不肯干欺负老百姓的事。

    这时又有一个人站了起来高声说道:“马将军,我要走光明大道,我跟你干。”

    张其一看乐了,就是看守兵器库的那个俘虏,这小子挺不错,等有机会一定要问问他叫什么名字。在榜样的带动下,最后仅五十几人表示想回家要离开东山。马宇特意在大厅门口将这五十人集中起来讲了话,告诉他们回去后要和家人好好过日子,以后遇到什么难处,还可以回到东山,东山就是老百姓的靠山。感动的又有十多人表示要留下跟马将军干,最后剩下三十来人,马宇特意安排一个什长率队将他们护送下山。

    马宇站上台阶喊了一声“弟兄们”,刚才还乱哄哄的场面立刻又安静下来了,六百多人都静静的看着马宇似乎期待着什么。马宇对山匪说道:“弟兄们,从现在起,你们就是光荣的靖勇军的成员了,我们靖勇军既是光荣的军队,但也是军法严明的军队,我将带领你们以东山为新的起点,不断地走向胜利。今天晚上就到这里,你们可以按照原来的营房回去休息,明天早上一律按原队在这里集合出操,开始新的训练。”这时,守在各个营房门口的靖勇军队员也都闪到了一边,给他们让出路来。

    什么,这就可以回营房了,没事了?我们可以回去睡觉了么。操场上又一阵骚动,仿佛不敢相信马羽说的话,难以置信的看了看周围,渐渐的有一些人站起来朝营房门口走去,随之更多的人站起来跟上,很快众人都回营房去了。

    马宇见众人陆续回到了营房,操场上也安静了下来,这才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心中暗道:“侥幸,侥幸。”让裴元绍带人到各营房,名义上是检查休息情况,实际是看看有没有不服气的和想闹事的。

    马宇又将老弱病残集中到大操场,询问了情况是否愿意留下,最后走的有五六十人,马宇给他们每个人也发了十枚五铢钱做路费。留下来的八十人年龄虽然偏大但身体还可以,马宇将他们安排做后勤工作,主要负责伙食,马厩,卫生等等,让检查完的裴元绍组织他们,负责明天开始正常开火做饭。

    完成这些工作,已经接近半夜了,马宇安排了两什士兵去寨门,两什士兵去猴倒拐换岗,将受伤的靖勇军安排到大厅来休息。马宇带着赵伍、张其、李柱、裴元绍和亲兵一起检查了食堂,库里还有不少粮食,估计够七八百人吃两三年,马厩里还有四十六匹马,草料也很充足。尤其是还有一个铁匠铺,马宇非常高兴连声说:“找到宝贝了。”

    连忙问裴元绍:“山上有铁匠吗?”

    裴元绍说:“有,就是刚才安排做饭那个老李头和一个年轻人,那是他徒弟名叫铁锤。”

    马宇道:“他们不要做饭了,从明天起只负责铁匠炉的事宜,每顿饭要多给他们加一个菜。”

    裴元绍应道:“我立即就办。”

    兵器库还有一些刀枪,马宇令人都集中到大厅明日统一下发。百宝洞,也就是大厅里面的一个小洞,仅可供一人进出,里面倒是较宽阔,藏的都是韩猛虎抢来的金银财宝甚至古董,里面仅金银就有上千两,刚才遣送回家的下山,只是取了一点五铢钱而已。赵伍、张其等人看到这么多的粮草金银,高兴的一点也不困了,在大厅里乐的直蹦。在山上各重要部位都重新安排了岗哨后,已是后半夜,天都快亮了。

    。。。。。。。。。。。。

    感谢六月亦p寒,wenroulinxc,915194935,etdfsdf,夏日午后等书友的推荐票,对众书友的推荐票,恕我无法一一列出各位的大名,在此感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