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三国之壮丽河山 > 第一部 十三、夜袭东山2
    第一部

    十三、夜袭东山2

    一路疾行,探马来报:“还有三里地就到东山了,前有两条道路,一条大路通往东山前山,道路较宽,可以骑马。一条小路通往东山后面的鹰愁涧,鹰愁涧里的河流虽然不深,但流速较急,两边都是悬崖,两条道路都没发现异常情况。”

    马宇令队伍休息,遥望东山果然是山高坡陡、草高林密,遂召集赵伍、张其和李柱议事。

    马宇首先说道:“根据董七提供的东山草图,前山只有一条道路可以上山,有寨门和猴倒拐两道关卡,易守难攻,后山悬崖陡峭,但无人看守。”

    “令:张其、李柱率右队的一至六小队,随我从后山攀崖上山。赵伍率左队和余下的右队走前山。待天黑后,乘夜色隐蔽前进,最大限度的隐蔽靠近猴倒拐,不得暴露目标,听我发出信号,随时准备发动攻击。”

    “若后山偷袭成功,打开寨门和猴倒拐,赵伍率队迅速上山。若后山偷袭暴露,赵伍率队强攻猴倒拐和寨门,形成两面夹攻之势,减轻后山的压力,最后攻入韩猛虎巢穴。”

    “夜间攻击,为防止误伤,每个人左胳膊系白布条,记住,只认布条不认人。”

    议定了其他作战细节后,马宇一声令下,靖勇军数百人悄然无声的分成两部,开始行动。

    马宇率张其和李柱进入了鹰愁涧,很快就到了东山后面,仰头往上看,悬崖高近二百尺(汉代一尺约为当今24厘米左右,相当于后世四十多米),基本接近九十度,陡峭的悬崖上稀稀拉拉的长了一些荒草,还有几颗小树,岩石嶙峋,马宇看了看觉得虽有难度,但也不是不可攀援。

    拟定了攀援方案,选定了攀爬位置,第一个攀援队员是绰号叫猴子的陈填,陈填虽然身材瘦小,个头不高,但很灵活,从小随父打猎,登高爬坡很有经验。马宇亲自检查了陈填的装备,再三嘱咐了之后,轻轻的拍了拍陈填的肩膀,以示鼓励,然后下令开始。

    经过两个健壮队员搭起的人梯,陈填开始向上攀爬,贴着陡峭的悬崖,像一个大壁虎一样向上游动,每爬上一点,都把大家的心揪的紧紧的,大约爬了近十多米左右,陈填发来暗号,上不去了。只见他贴在一块稍微突出的一个岩石上,经过几次努力还是上不去,感觉到满头是汗,浑身乏力,只好放弃努力。第二个队员更是不行,才爬到四五米高就上不去了,在众人的接应下总算安全落地了。

    时间就是关键,若是天黑就更困难了。张其和李柱急的浑身冒汗,向马宇提出自己上。马宇看了看悬崖道:“此崖确实很陡峭,你们两个虽有勇气,但毕竟缺少相应的锻炼,你们在底下加强警戒,随时好战斗准备,我亲自上。”

    这下可炸锅了,张其和李柱以及一帮队员也围了过来,纷纷要求攀登悬崖。马宇喝道:“安静。”令张其李柱集合好队伍,在崖下待命,将绳索仔细检查了一遍,按选定好的位置,借助队员的人梯开始向上攀爬。

    在后世,马宇作为特种兵是经过攀岩训练的,但在攀岩的时候一般都有保护,徒手攀岩也是选择一些较为好攀爬的悬崖。像这种近九十度、这么高的徒手无保护攀岩,马宇也是第一次。想到后世那么多攀岩的专用工具和设备,现在却两手空空,连一双像样的鞋和手套都没有,马宇也只能望着陡壁空悲切了。

    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仿佛空气都凝固了,张其和李柱等人的目光随着马宇的移动和上升,紧张的大气都不敢出。马宇爬到十多米的时候,也感觉身上见汗、气喘嘘嘘了,看到右侧紧贴着岩石一动不动的陈填,马宇用目光鼓励了一下,又继续一点一点的向上攀爬。

    攀岩就是要寻找一切可以利用的岩石、石缝,小树,凸出的支点等等,都可以为攀岩提供有利的条件。当马宇攀爬到大约二十多米高时,发现四周都是光秃秃的岩石,竟无一处可利用的条件。焦急之中,山谷里的风吹来,感觉背上一阵一阵的发凉,似乎体力也被风带走了,时间也在一秒一秒的消逝,若是停在这里消耗体力,只会更糟糕。马宇咬紧牙关,死死的盯住了头上约一米多的地方,那块突出的岩石。

    马宇顾不上查看脸上淌下来的是汗还是血,身体紧贴着岩石,左手抓着一块岩石的小裂缝,脚下仅靠一块微微突出的小岩石稳住身子,他慢慢的解下备用的绳子,用嘴配合右手系了个套,单手将绳套向岩石抛去,下面一阵低低的惊呼,绳套掉了下来,还带动了几块小碎石落了下来。如此四五次马宇感觉体力消耗太大,左手也有一点微微发抖,他做了几个深呼吸,心里暗暗告诉自己不要急,稳住,一定要稳住,马宇作了一个深呼吸,稳定自己的心绪。

    随着一阵山风,马宇借势抛出绳套,这次正好套住了突出的岩石,下面传来一阵低低的欢呼声。马宇逐渐拉紧了绳套,手上用力试了试,感觉很结实。喘息了几下攒了点气力,感觉差不多了,于是马宇拉着绳子开始攀爬。这一米多高简直就是地狱的门口、粉身碎骨的边缘。马宇死死的盯着绳套和岩石,一步一步的攀爬,现在最担心的就是绳套脱落或岩石松动。马宇暗想:“虽然我穿越到了乱世,就算干不成什么大事,也决不能这么快就交代在这里,要是那样可太悲剧了,我还要争取活的久一点,还有好多事情等着我去做呢,乡亲们还指望着我呢。”想到这里,马宇咬着牙,每一步都小心翼翼,既不敢用太大力气,也不能力气太小,只能一点一点的、均匀地用劲往上攀爬。

    凭借着特种兵的体力、坚强的毅力和攀岩技术,也是苍天不负有心人,马宇终于抓住了那块凸出的岩石。攀爬到这个岩石的位置,马宇稍微停了一下,擦了擦汗,这才发现脸上手上都刮破了,搞的手上又是血又是汗的。他又做了几个深呼吸,看了看上面感觉似乎不是那么陡峭了,心里想:“最困难的一段总算是过去了。”

    接下来的攀岩,对马宇来说就不是太难了。当终于到达悬崖顶上的坚实地面时,马宇出了一口长气。他先搜查了周围情况,既没有岗哨,也不见任何人影,看来韩猛虎对这个悬崖还是非常满意并放心的。马宇将绳子牢牢的绑在一块巨大的岩石根部,估计这时应该是接近申时了,也就是后世的下午三点多了,但山里天黑的快,一切都要抓紧。马宇顾不上脸上和手上的伤痕,将绳子放下去,先把已接近崩溃的陈填拉上来,又放下去抖了三抖,按事先安排好的,把五个绳梯拉上来,固定好之后然后放下去。第一个上来的是张其,随后是亲兵和右队队员,最后上来的是岗哨和李柱等人,用了一个多时辰才全部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