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三国之壮丽河山 > 第一部 十二、夜袭东山1
    第一部

    十二、夜袭东山1

    翌日,太阳还没出山,马宇带靖勇军就出发了,四辆大车和二十多匹马也倾巢出动,浩浩荡荡的朝大羊村而来。到了大羊村先控制了村里的各条道路,只准进不准出。

    马宇令各部作好战斗准备,率人直扑董裕大院,大院没有人看门守院,只有一些仆人在家。马宇将他们集中到一起,经寻问后才得知,董裕说是外出催收所欠粮租,其实他昨天已将家眷、以及金银细软送往洛阳,然后自己带家丁径往东山去了。

    很快李柱来报,大羊村一切正常,大院前后都搜查了,均不见董裕人影,粮仓还有粮食。

    马宇立即让李柱组织装车,很快四挂大车粮食装好了,二十多匹马也全都驮运粮食。马宇令左队留一什长押运粮食回靠山村,然后留村接受高匀的指挥,留一什长守卫大羊村,宣布大羊村属于靖勇军管辖并自任庄主。

    马宇带队立即出发往东山而来。

    董三连夜赶路,不辞辛苦上了东山,见到了韩猛虎。

    韩猛虎身高八尺,肚大腰粗,颇有力气,往那里一坐,喘着粗气,确似一头猛虎。见到董三甚为惊异:“贤弟,一向不见,今日忽然登山,不知所为何事?”

    董三急说道:”大将军,我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啊,你有所不知。近日有靠山村马宇,聚众为匪,号称靖勇军,持枪携刀逼迫董公献粮献银,勒索五万斛粮食,四百两银子,二十匹骏马,竟连杀我村十余平民百姓,手段极为残暴。弟奉董公之命,特请大将军出兵,一扫土匪,安境保民,还我清平世界。”

    韩猛虎说道:“是靠山村吗?靠山村那么几个人还敢聚众成匪,难道想翻天吗?马宇是谁,从没听说过,他们有多少人马。”

    “我亲自落实他们老巢,就在靠山村。那个马宇,是一个乳臭未干的毛头小子,号称什么将军,靖勇军只有百八十人,刀枪都不齐,全仗着人多,就敢四处打家劫舍,杀人放火。他们竟用刀枪逼迫董公,要粮要银两,杀害村民,把董公给你准备是二十匹骏马也抢走了,还说东山怎么的,就是大将军来了,也照杀不误。”

    “气煞我也。”韩猛虎怒道:无名鼠辈竟敢如此狂妄,我誓要活擒马宇为贤弟出气。”

    “今日已晚,且和贤弟多日未见,为兄的已令人布置酒席了,待咱们喝上几杯,这点小事来日再说。”

    “多谢尊兄,多谢大将军。”

    须臾功夫,早已布置好了酒席,韩猛虎沾酒兴致极高,滔滔不绝的说起当年与董三并肩作战,纵横驰骋,某次抢劫了一个村庄得了不少银两发了大财,某天又抢到了一个美的令人发狂的美人,那真是花容月貌。说到兴高采烈之时,大口吃肉大碗喝酒,端的是爽快之极。

    董三也放开了酒量,几碗酒下肚二人都有了醉意。韩猛虎独子、号称卫将军的韩彪巡夜回来,韩猛虎喊来入座一起畅饮,一杯接一杯很快三人都醉了过去,早有亲兵过来扶去休息不提。

    次日,山门守兵来报,董公一行亲登东山已到寨门。韩猛虎闻报急率众人到寨门迎接。韩猛虎老远就亲切的说道:“不知董公亲临,有失远迎,贵客临门,请。”

    董裕道:“有劳大将军亲迎,有劳各位将军辛苦,大将军请。”董裕见董三在一侧微微点头,知道出兵的事情已有着落,心里倒是踏实了不少。

    众人进入大厅坐下后,提起上山之事,董裕讲了马宇如何杀人,如何抢粮抢钱的经过,又如何答应让马宇运粮三次,说道:“马宇人马不多,刀枪不齐,胆大妄为,我只好有劳大将军了。现在我已用缓兵之计,用块肥肉钓饵,把马宇牢牢的栓在大羊村,三次运粮足够马宇忙活的了,待他累的半死之时,大将军下山轻松活捉擒拿即可,夺回的粮草银两全都作为这次下山的酬劳,另外还有给大将军准备的礼物。”

    说罢,董裕令人将礼物抬上来,共为两箱金银珠宝,当众打开,看的韩猛虎和左右眼花缭乱。

    韩猛虎大喜,开心的哈哈大笑连连说道:“董公太客气了,却之不恭,受之有愧,这点小事,如此破费,多谢多谢。董公妙计啊,小小的马宇乳臭未干,竟如此狂妄,我等下山之日,就是马宇丧命之时,擒拿马宇之事易如反掌,董公不必担忧。董公难得来一次,我已命人备下酒席,为董公接风压惊,也是预祝咱们下山马到成功,待酒足饭饱再出兵不迟。”

    韩猛虎这边摆下酒宴盛情款待,董裕一是与韩猛虎原本就很亲近,二是难得一来,再就是这几天被马宇要粮要银,闹的心神不定、饮食不安,又赶了几天路,本就有些饥饿,见韩猛虎及其子韩彪兴致如此之高,几个称号什么征东将军,征南将军,征西将军,征北将军的头领,以及六个校尉也是频频敬酒,何况韩猛虎当面再次答应出兵,遂安下心来尽情吃喝。

    大厅里灯火通明。酒宴刚开始,几个将军和校尉毕恭毕敬的给韩猛虎和韩彪敬酒,然后又给董裕董三敬酒。几碗酒一下肚,拉开了自吹自擂的序幕。征东将军打了一个酒嗝道:“我们要给马宇几日时间,让他把脖子洗干净点。”征北将军醉醺醺的说:“不须大将军亲自出马,只须我等下山就把马宇吓的半死。”征西将军摇摇晃晃的站起来说:“吓死了可不行,大将军说了要活擒马宇,吓死了你必须赔一个活的。”征南将军比比划划的道;“不用各位哥哥下山,我带一队人马,只需一根绳子,去把吓的半死的马宇缚上山就可以了。”

    六个校尉也是各尽其能,其中一个校尉说:“不劳各位哥哥将军出马,我独自一人去就可以把马宇给绑来,交给各位哥哥处置。”说到高兴处,韩猛虎和各位将军、校尉又连干了三大碗,董裕也敬了韩猛虎,尤其夸赞了韩彪年轻有为、容貌出众、武艺高强,实属朝廷不可或缺的栋梁,前程之远大,不可线量。大厅里你敬我一碗,我回你一碗,各种鱼肉佳肴很快也横扫一空,又不断的有酒肉上来,韩猛虎也让亲兵给董裕董三敬酒,董裕董三又一一回敬,喝的是杯觥交杂,高潮迭起,大家那叫一个痛快,很快众人就酩酊大醉、东倒西歪的倒在大厅里了。韩猛虎伏在酒案上,鼾声如雷,其他人也是横躺竖卧的进入梦乡,一片鼾声。只有满桌满地的狼藉,满屋的醺醺酒气令人作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