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三国之壮丽河山 > 第一部 十一、谋定而动
    第一部

    十一、谋定而动

    马宇率车队连夜回返,第四天下午才回到靠山村,村子又沸腾了,男女老少都聚集到了村里的广场,虽然走的人困马乏,看着这么多粮食、还有白花花的银子,大家依然兴高采烈的牵马卸车。靖勇军初次出动,就有这么大的收获,令众人兴奋不已。马宇命令李柱给每户分一些粮食,然后坐在广场边上看着众人卸车。这时,岗哨跑来报告:“禀庄主,有一可疑之人,尾随运粮车队,鬼鬼祟祟的到了村东头,躲在那里探头探脑的。”

    马宇大喝一声:“赵伍。”

    “到。”

    “你速带一队人马,去把这个可疑之人给我抓来,要活的。”

    “是。”

    “左队一什二什跟我来。”一阵杂乱的脚步声随之远去。

    转眼之间,赵伍将这个人五花大绑的带回来了,押在前院的小屋里。马宇过来一看,这个人一身普通村民打扮,倒是精明强干的样子,只是帽子也没了,头发也散了,鼻青脸肿的一身泥土,很是狼狈。

    马宇不说话,前后上下冷冷的打量着这个人,只见他眼睛直直的看着脚前的地面,不敢抬头见人,头发遮着脸,两腿微微的一直在发抖。

    “名字?”马宇突然高声喝道。

    “董七。”

    “来干什么?”

    “我,我来打探你们要把银两藏在什么地方。”

    “还要干什么?”

    “别的不干,只是打探银两的下落。”

    “来了几个人?”

    “就我一个。”

    赵伍过来一脚将董七踹倒跪在地上,抽刀喝道:“你敢乱说,我一刀宰了你。”

    一股尿骚味飘了过来,董七哆哆嗦嗦急声说:“长官饶命,小的绝不敢乱说,都是老实话,都是老实话。”

    马宇沉声问道:“你打探银两下落做什么?”

    董七咽了咽唾液颤抖的回道:“大管家要我探明银两的收藏地点,在这里盯着银两的去向,到时候我们人马过来时,免得找不到,费手脚,另外再看看你们有没有什么异动。”

    “你们哪里来的人马?”

    “大管家说,他亲自往东山走一趟,去搬兵马。”

    “东山有多少人?”

    “都算上有七八百人吧。”

    高匀把刀一挥:“当真?”

    “当真,当真,句句当真。”

    “东山这么听你们大管家的话么?”

    “我家董公和韩猛虎有八拜之交,平时粮草银两没少给东山。每到年底,董公还要到东山拜会,去年年底还给韩猛虎送了个美女呢。大管家与韩猛虎也颇有交情,当年大管家是韩猛虎的得力助手,所以韩猛虎一定会出兵的。”

    “韩猛虎是个什么样的人?用什么兵器?”

    “他长的膀大腰圆,虎背熊腰,身高如塔,力大无穷,善用一把大砍刀。”

    “你去过东山没有?”

    “去过,去过。”

    “去了几次?”

    “三次。”

    “最后一次是什么时候去的?”

    董七似乎有点奇怪的看了看马宇,“是今年春天时去的。”

    “你把上山的道路和山上的布置详细说说,画下来。”

    “要是有一丝半点不对,马上砍下你脑袋。”张其恶狠狠的说道。

    “不敢不敢,小的绝不敢有半点虚言。”

    突击审讯了董七,弄清了东山的情况,马宇连夜召集了有二叔三叔、孙叔张叔以及左右队四个队长参加的紧急会议。

    马宇首先通报了今天运回的粮食、马匹和银两的情况,简单说了说审讯董七和东山的情况,结合董七提供的线路图,谈了明日出发攻打东山的决定。赵伍、张其等纷纷赞成攻打东山,在马宇的鼓励下,又谈了攻打东山的想法,虽然不是很完美,但也是动了脑筋,各有自己独到的看法和特点。

    二叔感叹道:“看来这个董裕是个笑面虎啊。”虽然心里没底,但还是觉得应该打。

    “是啊,东山易守难攻,还真是个咬人的笑面虎。”孙从补充道。

    马宇沉声道:“先下手为强,我带左右两队经大羊村直接去东山,掏掉韩猛虎的老窝,彻底消灭这帮山匪,解除后顾之忧。”

    “可是,韩猛虎兵马有七八百人,守着高山峻岭,咱们才三百多人,能行么?”三叔担心的说。

    “是啊,咱们也可以趁早转移到山里,隐藏一段时间,避开韩猛虎的锋芒,待韩猛虎退兵了,咱们再回来。”张叔张木匠说道。

    “三叔、张老丈你们放心,打仗人多固然重要,智谋也很重要。若被动的等韩猛虎来打靠山村,还不如我们主动出击。兵法说,出其不意,攻其不备,韩猛虎一定料不到咱们会主动出兵,攻打他易守难攻的东山。这次筹划好了,打他个冷不防,应该没有问题。再说了脓疮在身上,早晚都要发病,早点处理更有利。”

    “咱们虽然可以藏进山里,只是暂避一时而已,并非长久之计,这个事情必须一次性解决,不留任何遗患,否则会影响乡亲们的安宁生活,也会影响咱们靠山村的发展。”马宇又安慰道:“放心,一有进展,我会立即派人回来通报战况,以免你们牵挂。”

    马宇首先安排了粮食和银两的收藏,具体由二叔负责连夜运往后山的隐蔽地点。孙叔负责后日开始把乡亲们转移到后山。各家的粮食家禽,能带走的一律带走,带不走的坚壁起来。留高匀带一个小队保护乡亲们和村庄,并要求高匀严加警戒,在安全的情况下,坚持上午学文下午习武。

    “这次也许真的是一场恶战。”马宇没有说出来,盯着案几上的东山草图,满脑子都在想如何攻打东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