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三国之壮丽河山 > 第一部 十、董家大院
    第一部

    十、董家大院

    随着部队扩编,兵力增加,马宇深感资金短缺粮食紧张,心里鸭梨山大。没有粮草,靖勇军也许一天都坚持不下去,总不能到各个村子找村民征粮吧,抢老百姓的口中粮,那还叫靖勇军吗?更不能去挖古墓,那样的缺德事绝对不能干。唉,想不到古代养兵这么难,吃喝拉撒睡都要管到,差了一样都不行。于是马宇召集众人商议:“随着靖勇军人马逐渐增多,保卫我们靠山村乡亲们的安全,没有资财和充足的粮草,难以为继,今年的庄稼虽然长势不错,但远水不解近渴,粮草危急迫在眉睫,集众思,广忠益,大家想想办法,如何能弄到粮食。”

    孙老丈说:“现在各个村子的粮都不够,根本没有多余的粮草。不过,东去大约一百里,有一个大羊村,该村巨富董裕颇有资产,若得其相助,可解我们的困难。”

    张木匠道:“我闻董裕是董卓远亲,且和东山的山匪有点瓜葛,可能不是太好办。”

    “可是,放着东山这个钉子不拔除,根本没法解决粮草。”高匀道。

    赵伍说道:“拉大旗,做虎皮,他们是不是远亲不知道,也可能是董裕自己吹的。”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基本上三叔、孙叔和张木匠等人觉得不好办,现在靠山村实力弱,董裕又有背景且和东山纠缠不清,若和东山过早对抗,势必招来祸殃。赵伍、高匀和张其等人认为,靖勇军经过训练已非当初,队伍雄壮,士气高昂,可以一战。他们几个摩拳擦掌,跃跃欲试。纷纷抢着发言道:“若董裕不从,我们完全可以武力解决。”

    马宇见二叔和李柱没有说话,问道:“二叔、李兄认为如何?”

    二叔说:“常闻人说董裕如何如何富豪,咱们可以先礼后兵,这样可能好办一些。”

    李柱说道:“我曾经去过大羊村见过董家大院,董家大院墙高门厚,还有家丁,差不多有二十多人吧。靖勇军成立时间尚短,实是不适合武力攻打,若一时攻不下来,东山再来增援,恐对咱们不利。”

    马宇见大家都纷纷发表意见,心里很高兴,说道:“正如大家说的那样,我们可以登门拜访以礼相见,成与不成,咱们来个黄鼠狼觅食——见鸡(机)行事,到时候再做决定。今晚就备好干粮,明日一早,张其率右队的一至六小队跟我出发。”马宇暗想:“一定要把这个铁核桃砸开,如果家门口这点事都干不了,以后什么都不用干了,在家老实呆着种地吧。”

    安排好村里事宜,留赵伍左队和李柱护村,次日马宇率张其等六个小队真刀假枪、装备的像模像样浩浩荡荡的直向大羊村而去。

    待到大羊村,已是次日下午。马宇安排人将村子道路先都看守住,然后带着马文、孙吉和李登率队朝董家大院而来。

    远远看到董家大院果然名副其实,大院分为三进,房屋约有五六十间,几乎占了半个村子,大门还有两个家丁守护。见到马宇骑着高头大马,气场强大,直奔大门而来,早有家丁急忙迎上前来施礼问道:“不知何方尊驾到此,请通报姓名,容我等禀报。”

    马文上前说道:“靖勇军马将军,今特临贵府,欲拜见你家主人,烦你通报。”

    家丁不知来的是哪路神仙,不敢怠慢,急忙进府通报,很快就见一身宽体胖之人匆匆而来,见到马宇急忙说道:“久仰马将军大名,不知将军驾到,在下有失远迎,请进请进。”

    马宇急忙下马还礼说道:“不敢不敢,请问阁下贵姓大名。”

    “在下董裕,字仕富。将军请进。”双方礼毕,董裕暗中偷偷观察,这个马将军年纪虽然不大,其身高约七尺六,(相当于后世的一米八二,三国一尺约为今24厘米),眉清目秀,相貌堂堂、不怒自威,因来路不明,故也不敢轻视。

    进到大堂分宾主坐下,马文、孙吉叉手立于马宇之后,挺胸直立、目不斜视。马宇见屋中摆设与张大善人家里自是不同,从门窗到家具均极为雅致,装饰精美,似乎都用红木制成,室内的屏风比张大善人家的大一倍有余,上面的山水画也极有意境,似出自名家之手。马宇想:“这些家具若放到后世,在一线城市换个三五套房子应该没有问题吧。”在红木案几上,摆放着三个青铜器件,其造型怪异,图案精美,异常显眼。马宇虽对古董不认识,但也感觉很珍贵,不由得多看了几眼,心想:“这要是放到后世,每个都应该是博物馆的镇馆之宝。”

    董裕见马宇东看西看,急忙岔开道:“马将军远来,光临寒舍,不知所为何事。”

    马宇心里暗笑道:“看到这些家具,我怎么总是想到后世换房子这点破事呢,惭愧,惭愧。”收回思路,马宇沉声道:“我等久闻董公仗义疏财,名扬四方,今日初登贵府,实是为我靖勇军的粮草而来。我靖勇军虽兵强马壮,军威远播,但无奈近期军资匮乏,望董公助我一臂之力。”

    靖勇军?董裕心中咯噔一下暗道:“从来没有听说过,还军威远播呢,不知又是从哪里冒出来的什么土匪吧,竟敢在太岁头上动土,想必是活的不耐烦了。最近依仗东山习惯了,现有庄丁减少到已不足二十人,又没有准备,不过好汉不吃眼前亏,先把这所谓的靖勇军土匪,打发走了再收拾他不迟,早晚叫你有好果子吃。”又见马宇不停的摆弄手中的佩刀,随即笑容满面的问道:“不知马将军你们驻扎在哪里?需多少军资?我给将军送过去。”

    “我们驻扎的地方嘛,基本整个并州都处都有。我们需要粮食五万斛,军马一百匹,银子一千两,刀枪弓箭也很需要,多多益善,我们自己来取就已经很麻烦董公了,怎敢烦劳董公亲自给送去呢,那是万万不敢的。”马宇沉声说道。

    “这个……实不相瞒,在下一时也难以筹集如此多的军粮马匹,我最多只能提供一万斛军粮。这样吧,我可以凑集四辆大车,你连运三次军粮,能运多少你就得多少,我再给你战马二十匹,银子四百两,现在我只有十把长矛,余下的粮食待秋后再付,可好?”

    “好,就这样,二十匹马银子四百两,十把长矛我都要了。我先连运三次粮食,运走多少算多少。董公高义,快人快语,果然是豪气干云的英雄,仗义疏财的豪杰,你这个朋友我认了,他日我必有厚报,到时咱们秋后见。”马宇也干脆的说道:“还要烦请董公安排车辆协助人员搬运。”

    “好说,好说。”董裕招来大管家董三去落实人员和车辆,这边立即安排酒席,为了抢时间运粮,马宇推辞了酒席,让董裕提供一些干粮即可。

    马宇令马文、孙吉等召集众人安排搬运,在大管家董三的配合下,很快就装满了四挂大马车,加上二十匹马又各自驮了二百左右斤,这次大约可运回近一万斤粮食,尤其是四百两银子看的大家眼花缭乱,张其等人乐的嘴都快咧到耳伢子根儿了,围着来回转悠了好几圈。

    待装车完毕,看着一溜大马车众人都很高兴,安排好下次再来运粮,马宇和董裕告别后就连夜带着人马粮队返回靠山村。

    见车队走了,大管家董三满头大汗的过来说道:“董公,咱们这么多粮食和银两,就这么白白的打水漂么?”董裕看着马宇率众人越来越远的背影咬牙道:“没有关系,让他们暂时高兴几天,只是替我们保管一下而已,到时候我让他们怎么吃进去的怎么给我吐出来。”随即令大管家董三附耳过来,如此如此这般这般,董三连连点头“董公高见。”转身悄然而去。

    大马车拉运着粮食,众人一路兴高采烈的回返,谁也没注意到在运粮队伍的后面,远远的跟着一个鬼鬼祟祟的人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