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三国之壮丽河山 > 第一部 五、良好开端
    第一部

    五、良好开端

    经过一天的收拾,大屋收拾的还真有模有样的。

    屋子靠北墙摆了三个座席,当中位置明显是马宇的座位,右边是二叔左边是三叔。现在,村子里年龄最大的,就数二叔和三叔了。

    屋子里摆满了座席,按照昨天商量好的,满十六岁的都要来议事,应该还要来十八人。尽管是大屋,但是还是显得有点拥挤。马宇看了看挺满意的,感觉拥挤点也是好事,这样显得亲密,利于沟通议事。

    太阳刚刚到西山坳的时候,人们陆陆续续的就来了,有的表情沉重,有的表情愁苦,有的兴高采烈。

    二叔和马宇在门口拱手而立迎接乡亲们,热情的打着招呼并简单的聊上几句,马宇也要做最后的争取,让乡亲们加深对自己的印象。三叔则把到来的乡亲们,逐一引到事先安排好的座席上。房间里两个灯、四个火把,把屋子照的通明瓦亮。先到的乡亲们相互聊着天,有的高声痛骂官军和山匪,有的商量如何组织起来,聊的是热火朝天。马文和李登、方顺他们几个坐在一起,也聊的正欢。

    赵伍和高匀一起来的,赵伍见到马宇就喊:“马宇,你说的我和高匀都赞成,我们听你的,跟你干。”

    马宇拉着赵伍和高匀的手,询问了一下家里的情况,家里老人身体安好,房子漏不漏雨,庄稼长的怎么样。赵伍今年十八岁,家里只有八亩薄地,这次黑山军屠杀抢劫,他父母和弟弟以及两个妹妹五口都被杀害了,现在是自己吃饱了全家不饿,只好暂时住在邻居高匀家。高匀今年十七岁,他的父亲和哥哥弟弟三口都被杀害了,只有老娘还在。听说要议事,高匀的老娘再三告诉高匀早点去,一定要赞成马宇的提议。高匀知道,这是因为马宇舍命引开了山匪,他和老娘才得以保全。

    乡亲们陆续都到齐了,共二十一人坐了满满一屋子。马兰和杨玉进来给乡亲们倒上水,使得乡亲们深感意外,这是马宇特意安排的。马兰和杨玉是村里仅有的两个稍大一点儿的少女了。

    马宇很不习惯的跪坐在案子后面,看着倒完水的马兰、杨玉出去后,扫了一眼入座还在交谈的乡亲们说:“小禾,把门关上。”

    屋里空气瞬间为之一凝,大家不由自主的停止了交谈静了下来,没有人说话,气氛也有点隆重,众人看马宇的眼光都不一样了,感觉到一种无形的压力,都纷纷直身正坐。

    马宇看到乡亲们这样的反应也很满意,向二叔三叔点了点头后他轻咳了一声,说道:“父老乡亲,各位高邻,这么晚了打扰了大家的休息,非常抱歉。”站起来向大家做了一圈抱拳揖礼。

    下面一片嗡嗡声,有的说没关系,有的说应该感谢你救了我们大家,有的则站起来还礼。

    待大家安静下来后,马宇高声说道:“这么晚了,虽然打扰了大家的休息,但只是影响了休息而已,若是官匪山匪再来,那么影响的可就是咱们大家的身家性命了。”

    下面想起轻轻的说话声“就是,这样的官匪山匪真该千刀万剐。”

    “说的对,现在的官军就是山匪,山匪更是惨无人道,官匪都是一路货。

    “我们必须组织起来,再也不能任人宰割了。”

    大家都纷纷点头。

    马宇沉声道:“乡亲们,自我们的大汉朝建立以来,圣明昭昭,四海欢歌,天下太平,百姓安居乐业,即使偶有灾荒,却也能平安度过。多年来,咱们靠山村张大善人常有善举,吸引了不少外来庄户,且又连年丰收,人丁兴旺。但最近几年来,朝廷奸臣横行朝纲不振,世上虎狼得道,光天化日之下,官匪山匪肆意杀害无辜百姓、抢粮抢钱,甚至屠村灭户。仅我们靠山村就有一百七十多位乡亲惨遭屠杀,官匪山匪如此横行、作恶多端、罪行累累,小股山匪也时常来要粮要钱,官府竟然不管不问任其横行,周围也有数个村庄被屠杀抢劫,官匪山匪罪恶滔天,罄竹难书。”

    下面没人说话,只有咬牙切齿的声音,有的低声哭泣,大家都瞪大眼睛在看着马宇。

    马宇道:“面对如此世道,我们岂能伸长脖颈,任人屠杀。我们也是铮铮男儿,血海深仇,刻骨铭心,岂能不报。天生男儿我们就应该保卫我们的家园,保卫我们的亲人。我们必须组织起来反抗残暴,反抗屠杀,为我们死去的亲人报仇,以慰地下九泉之灵。”

    “报仇,报仇。”下面响起一片杂乱的声音。

    马宇突然高声喝道:“在座的是男儿吗?”

    如同平地响起一声霹雳,在门外看守大门的马禾都被吓的一哆嗦,急忙透过门缝朝里看是怎么回事。

    二叔三叔,赵伍,高匀等人,回答到:“是。”

    但是声音不齐也不响亮。

    马宇又高声问道:“在座的是男儿吗?”

    众人齐声回答道:“是。”

    “大家愿意报仇雪恨吗?”

    “愿意!”

    “大家愿意报仇雪恨吗?”

    “愿意!”

    声音直冲屋顶,飞向夜空。

    马宇一招手,三叔将一根筷子递给了马宇。

    马宇举起筷子,问道“这是什么?”

    “筷子。”赵伍大声回答道。

    “说的对。”马宇赞许的点点头,对坐在后面的李登说:“李登兄弟,你上前来。”

    李登刚刚满十六岁,他看了看周围的人,有点腼腆的站起来走到前面。

    马宇将筷子递给李登:“李登兄弟,折断它。”

    李登茫然的接过筷子,不明所以的用双手握着筷子,轻轻的就折断了。

    “很好,很好。”

    马宇又一招手,三叔将一双筷子递给马宇。

    马宇又将筷子递给李登:“折断它。”

    李登再次轻轻的就折断了筷子。

    两双,三双,李登面色涨的通红,越来越费劲了,直至四双无法折断了,大家笑了起来,似乎有点明白了马宇的意思,下面想起了低声说话的嗡嗡声。

    “好!”看到李登无法折断了,马宇点点头:“李登兄弟,请回到座席。”

    “赵伍兄,你能折断么?”

    “我试试看。”赵伍年轻矫健,走上前来接过四双筷子,双手紧握,最后面色通红使劲压在两膝盖处,终于折断了。

    看着赵伍努力使劲的样子,大家善意的笑了起来。

    “再试试五双筷子,怎么样?”

    “不行了,不行了,我是无法折断了。”

    “乡亲们,大家都看到了,一根筷子,一双筷子,二双三双,李登兄弟都能轻易折断,但是筷子多了就不容易折断了,这是什么道理呢?”

    “这是因为筷子多了,聚集在一起坚固了。”一个叫张其的说道。

    “张其兄说的对。”马宇说道:“我们一个人是很弱小的,没有什么力量,就像一根筷子一样,很容易就被人折断了。但是我们团结起来,人多了,就像筷子多了一样,形成一把,形成合力,谁也不能把我们折断。”

    “大家说是不是这个道理啊。”

    “是。”

    “说的对。”

    “马宇说的对。”

    大家七嘴八舌的回应到。

    赵伍大声说道:“只要我们团结起来,就一定可以报仇。俗话说的好,人心齐,泰山移。但是要报仇,我们必须要有一个首领,大家统一听取号令,才能报仇。群雁高飞头雁领,大家说是不是啊?”

    高匀站起来说:“赵伍哥说的是,我推举马宇做我们的首领。这次我们大家能保全性命,全靠马宇拼死相救引开黑山军,所以我推举马宇。”

    “我推举张其。”坐在张其旁边的周刻说道。

    “张其打猎是把好手,但是我还是要推举马宇。这次马宇为了救乡亲们,拼命厮杀,最后舍命和山匪从黄牛角摔下崖来,昏迷多日,所以我推举马宇。”又一个年轻人说道。

    “是啊,是啊,这样的人才是舍命为众人,大家应该推举这样的人。”一时间下面议论纷纷。

    二叔这时高声说道:“众人静一静,听我一言。”

    一时间,屋里安静了下来,大家都看着二叔。

    “为乡亲们办事,推贤荐能,理所应当。现在,大家推举了马宇,张其,还有没有其他人?”

    房间越发安静了,下面没有声音。

    二叔说:“既然没有其他人了,为了公平起见,我们可否这样做,让马宇和张其背坐在这里,二人背后各放一大碗,发给我们一人一个豆子,我们推举谁,就在其背后的大碗里放入豆子,谁的豆子多,谁就是我们的首领,如何?”

    “正是,这是个公平的好办法。”

    “同意,同意。”

    赵伍站起来说道:“这个办法好,大家公平推举,我们都同意。”

    三叔说道:“为了公平起见,请孙从老弟负责监督大家放入豆子,然后负责查数。”

    孙从约摸四十一二岁左右,站起来向大家作了一圈揖礼,“老朽不才,愿为乡亲们出力”。

    很快大家就重新布置好了小桌子,马禾去厨房取来了大碗和黄豆交给孙从。

    二叔又讲解了一遍规则,大家按顺序一个一个的从孙从前经过,领取了豆子后,轻轻的投放在马宇或张其背后的大碗里。

    待最后一个人投完后,房间里响起了一片嘈杂的嗡嗡声,很明显马宇的大碗里豆子很多,张其只有一颗豆粒,结果一目了然。看来以前的马宇不仅和乡亲们的关系非常好,上次为救乡亲们引开山匪而自身受伤,深得乡亲们的赞许。

    在大家的关注下,孙从还是一五一十的认真查起了豆子,最后大声道“马宇十八个豆子,张其一个豆子,马宇为首领。”

    “好,好,好。”赵伍和高匀带头喊了起来,大家高声应和。

    孙从举手示意大家安静,高声说道:“有请首领。”

    众人顿时安静下来,马宇站起来看了看大家,说道:“请大家入席。”

    待众人重新做好后,马宇向大家作了一圈揖礼“感谢众乡亲的信任,我马宇愿为乡亲们舍身拼命,肝脑涂地,保得乡亲们的平安,保得靠山村的平安。”

    “我有一言,请众人听取,靠山村今日推举首领,率领乡亲们保卫家园。但是首领多为山大王之称呼,我们靠山村应以庄主称呼似为更妥,众人以为如何。”二叔说道。

    “二叔说的对。”

    “说的对,说的对。”

    “正该称为庄主才是。”

    “既然大家推举我为庄主,我就要对得起乡亲们,肝脑涂地,全心尽力。但你们需听从我的军令,奖惩分明,轻者处罚,重者军法处置。现在,我任命如下,”看着事情都按着事先商议的顺利进展,马宇内心也很高兴。他面不改色的沉声说道:“在座三十五岁以下的共十五人。我为庄主,其余十四人分为两队。左队队长赵伍,副队长高匀。右队队长张其,副队长李柱。”将各队人员分好后,马宇又高声说道:“我村的护卫队伍就叫靖勇军,靖者,安也,安宁;勇者,英勇,奋勇,我们就是要为靠山村的太平安宁,奋勇当先,英勇作战。从即日起,我们广招义军,凡是有来投军的一律善待之。”

    “明日午时,由队长率领所属队员,在村西大杨树下聚齐。人来就行,不用带东西。”

    “明日晚上,请二叔三叔、孙老丈、张老丈,赵伍和张其在这里议事。”

    众人齐声应答,共执抱拳揖礼。

    。。。。。。。。。。。。。

    感谢20200926112052614、黄大大看小说十里桥雪、今晚不修仙了无心旅人、大选帝侯-提娜儿等的推荐票,感谢众读者的阅读和支持,今晚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