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快穿之满级大佬又杀疯了 > 082章:小白兔在兽世养兽王15
    冥音一出洞,一群蛇便转身。

    阴狠的目光齐刷刷的落在池小叶身上。

    没走出两步,冥音就听见了洞内的惨叫。

    与此同时,系统提示音在耳边幽幽响起:

    【叮,世界天道值-5,当前天道值67%】

    正在意识空间找东西吃的魑魅微微一愣,晶蓝的眼睛里承满了不信任。

    【不会吧?池小叶好歹也算是这个世界独一无二的女主,身上的天道值,竟然只剩下这么点了?!】

    冥音却不甚意外,边走边回:

    因为饕餮把她身上的天道值,基本上都给了那只老鹰。

    【啊!主人,那你的意思是说,饕餮喜欢那只老鹰?】

    不是。冥音道:

    只是因为那只老鹰对他来说,比池小叶有用。

    言及此处,她忽然一顿,一向不含情感的眼眸中忽然多出些伤感。

    在原地立了片刻,才自嘲一笑,继续道:

    为达目的,有时候可以不择手段。

    还有,永远不要相信任何人,你身边最应该留的,是对你有用的。

    这两句话,还是我教给他的。

    现在却……

    说到这儿,冥音的眼睫微微垂下,遮盖了眸中的自责。

    片刻后,才抬起头,继续向前走。

    魔族覆灭时,她让自己从小养大的饕餮和魑魅去作为首领,去保护天魔殿。

    但是,魑魅任性,偏要留在他身边。

    饕餮却是很听话。

    饕餮自小勤奋,所有能力都在魔族凶兽甚至是所有魔之上。

    是她成就了饕餮。

    也是她,一步步将那样一个天之骄子,推入了深渊。

    悬崖很快到达,冥音来到这里,特意挑在了玄衣的鹰巢之上,约饕餮见面。

    鹰巢里,玄衣一夜无眠。

    直到清晨才实在熬不住,闭了一会儿眼。

    但是,还没眯一会儿。

    就又被冥音的脚步声叫醒。

    她警觉的睁开眼,蹑手蹑脚的走到洞口去看上面的女子。

    发现来人是冥音之后,当即起了杀心。

    不止是因为魑魅差点要了她的命,更是因为嫉妒。

    女人对于夺爱之人,天生的嫉妒!

    这么多年,她为了得到饕餮的爱,甚至不惜去学这只兔子。

    而现在,情敌就在眼前。

    玄衣在鹰巢外凸岩石上,抬头,锐利的鹰眼瞄准了冥音细长的脖颈。

    翅膀随即拍起,鹰身如利箭离弦,直接冲着冥音刺出去。

    但是,就在她的嘴要碰到冥音脖颈的那一刻。

    饕餮忽然赶到,一把掐住了她的脖颈,将她狠狠摔在地上。

    沉声呵斥:

    “我的尊主,也是你配碰的?”

    玄衣被砸。

    落地时,被震的心神剧颤,猛然喷出一口气。

    她瞪着眼睛,咬牙看着那高高在上的红衣男子。

    仿佛一个被神明抛弃的信徒。

    狼狈到了极点,失望到了极致。

    对啊……

    微生冥音才是他追求的永恒信仰,她又算什么呢?

    一个无足轻重的属下,怎么敢越矩去伤害她的神明?!

    玄衣苦笑着从地上爬起来,拖着翅膀,了无生意的回了自己的鹰巢。

    在里面呆了一会儿,还是会忍不住去看饕餮和冥音的交谈。

    悬崖之上,饕餮和冥音争执的很厉害。

    所争执的内容,无非是善恶与背叛。

    玄衣没听进去多少,但是,她听到争执的最后。

    饕餮声泪俱下。

    他红着眼圈,无力又嘶哑的吼着:

    “我想要你,我想要你喜欢我,我想要你只看着我一个人,有那么难吗?

    你为什么天天抱着那只傻狗,都不愿意多跟我说一句话。

    上一次在那个太后的寝宫,如果你不及时赶到,我早就劈死他了!

    你做这一切是为了什么你不清楚吗?我要让你身边只能有我,只能看着我!”

    此时,一向欢脱的魑魅只是静静的呆在意识空间里,一言不发。

    他不知道,昔日与他一起长大的伙伴,为什么会突然变成这样。

    饕餮吼累了,便无助后退了两步,苦笑道:

    “尊主,你在天神监狱的五千年,魔界一直是我守着。

    你知不知道有多少次我都坚持不下去了。

    但是只要念着你的名字,念着你的样子,我就会再重新站起来。

    大概,总是想着一个人,几千年如一日,就会上瘾的吧。”

    等他断断续续的说完,冥音依然努力维持着波澜不惊的面色。

    反驳道:“可我以前经常罚你,训练也很严格,对你并不好。”

    她笨拙又生硬的讲着自己的缺点,到现在还希望饕餮能够悔改。

    哪怕将他穿透琵琶骨,锁入天魔监狱。

    她也不想亲手毁了他。

    就像孩子不忍心打碎他搭了好几天的积木。

    冥音也不忍心,摧毁她培养了几千年的信徒。

    “是啊,可是为什么呢?”饕餮笑道:

    “感情之事,真是奇怪啊。”

    他抬头,像是忽然放弃了什么,长长舒了一口气:

    “尊主。”

    他说:“我知道我让你失望了。

    如果我跟你回魔界,你能不能,再给我一次悔过自新的机会。”

    冥音垂眸,纤长浓密的睫毛闪了两下。

    似蝶翼,叫人忍不住心动。

    她思索了片刻,终于抬头道:

    “好。”

    “谢谢,谢谢尊主!”

    说话时,饕餮的眼神忽然亮起。

    紧接着,一道结合所有天道之力打造的巨大牢笼,忽然从天而降!

    直接将冥音罩了进去。

    冥音心下一震,刚要反抗,就被笼子里自动长出的链子锁定了四肢。

    她抬手运气,奈何,魔力被锁链封锁,根本什么力量也使不出来。

    见她挣扎无果,饕餮的唇角终于勾起了一抹好看的笑意。

    他上前,几步来到冥音身边,用天道之力收缩了笼子,将他梦寐以求的人拖在手上。

    漂亮的眼睛里,是嗜血而疯狂的笑意:

    “尊主,您终于,只属于我了。”

    等饕餮走后,玄衣才飞回崖顶,站在饕餮刚刚站过的地方,立于微风之中,吹了好久。

    她什么时候才能得到她的信仰呢?

    站着站着,忽然想起了自己藏在衣服里的那张“迷情阵”图。

    立刻飞回鹰巢翻了出来。

    打开后,那张纸令她大吃一惊。

    上面的阵法竟然是……

    全的!!!

    这种叫“纸”的东西,不是这个世界有的,是她从兽王身边偷过来的。

    究竟是谁……给了她完整的阵法。

    那人的目的,又是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