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快穿之满级大佬又杀疯了 > 051章:下堂王妃她要君临天下4
    此言一出,满堂哗然。

    官员们纷纷震惊的瞪大了眼睛,目光落在向英寒身上。

    不可置信又有些嘲讽。

    寒王不能人道,这怎么可能?

    更有人理解成:

    怪不得这么多年寒王妃都无所出,原来是寒王不行!

    向英寒的面色黑到了极点。

    他双手握的咯咯作响,恨不得掐死面前的女人。

    终于,一心为国的左相站了出来,一本正经,痛心疾首:

    “皇上,寒王殿下尚且无子,倘若不能人道,是万万不可再做太子的。

    我大梁朝,不可后继无人啊!”

    此时,作为新任祭祀的楚灵音终于看不下去了。

    她必须赶紧维护住向英寒的形象。

    她之所以选择向英寒,是因为她知道,上一世向英寒做了皇帝。

    按照这个时间推算,老皇帝顶多再活一年。

    在这最后的节骨眼上,她绝对不能让向英寒出事!

    她站起来,极力辩解:

    “皇上,寒王无事,寒王妃这些年一直无所出,为防皇家降罪竟编出此等谎言,实在令人不齿!”

    楚灵音虽然是女子,但好歹是个预测灾祸祭祀。

    这一句,极有分量。

    众人再次把目光集中到冥音身上。

    冥音转眸看了楚灵音一眼,唇角扯过漫不经心的一笑:

    “侧妃怎么知道寒王没事,难道你试过?

    不过,你试了好像也无所出啊?”

    一席话说话,引得大部分朝臣忍不住轻笑出声。

    床笫之欢,这楚冥音也好意思拿到台面上说!

    真是丢脸死了!

    楚灵音气的不轻,脸色白了又红,红了又白。

    要多难看,有多难看。

    冥音继续道:

    “皇上,寒王有没有事,不是楚祭祀一句话说了算的,不如,找个太医来问问。”

    冥音一提议,太医令立刻自告奋勇的站起来,要求为向英寒检查。

    看到这里,向英寒才终于松了口气。

    这太医是他早就买通的,定然会站在他这边说话。

    到时候,若他无事,还能反将一军,治楚冥音一个污蔑之罪。

    等楚冥音失势时,他再状告楚冥音公然袭击他。

    到时候数罪并罚,他就不信楚冥音还能活着!

    向英寒自信满满的等待着结果。

    果然,太医令检查一番,高深莫测的捋了捋胡子:

    “皇上,依老臣看,寒王殿下并无隐疾。”

    向英寒狠狠松了口气,得意之余,又把怨毒的目光落在冥音身上:

    “父皇,楚冥音当着满朝文武污蔑儿臣,实乃不敬,还请父皇定夺!”

    面对众人复杂的脸色,冥音的神情并没有太大的变化。

    她依然波澜不惊的站在原地,明媚的桃花眼扫过太医令,似乎在诘问。

    太医令被那眼神冰了一下。

    心虚的别开头。

    冥音道:

    “皇上,一面之词不可取,太子之位事关我朝社稷,绝对不能马虎。

    不如我们把太医院所有的太医都叫来,让他们都把寒王检查一遍。

    倘若寒王果真无事,臣女,愿自刎谢罪!”

    冥音一番话,又一次引起了众人的警觉。

    说到底,她还是对自己下的那一刀有信心。

    那一刀刺的直接入地三分,向英寒的老二不可能救的回来。

    她就不信,向英寒能收买太医院所有太医。

    一听要叫所有太医来检查,向英寒怒了。

    让所有太医来检查那里,不管这个男人有没有事,都是对他莫大的羞辱!

    他终于站出来,怒声呵斥:

    “父皇,万万不可,楚冥音这是在故意羞辱儿臣,请父皇明鉴!”

    冥音道:

    “皇上,臣女如此做是为了保险起见。

    万一太医令被寒王收买了,我大梁万里江山岂不是后继无人?”

    向英寒更怒,直接开始咆哮:

    “楚冥音,你放肆!朝堂之上,岂容你一介妇人胡言乱语?!”

    冥音从广袖中拿出一张票号的转账票据:

    “皇上,这是昨日安宁票号的收据,上面清清楚楚写着,寒王曾于昨日午时将五千两白银存到了太医令名下。

    这不是收买,是什么?”

    看见这张票据,在场众人纷纷一愣。

    太监总管林海连忙迈着小碎步走下殿阶,把冥音手里的票据拿上去,乘到皇帝面前。

    皇帝看了看票据,面色渐渐沉下来。

    他黑着脸看向向英寒:

    “寒儿,这个你怎么解释?!”

    向英寒没想到冥音竟然能拿到他和太医令交易的票据。

    当即出了一身冷汗。

    他吞了口唾沫,抬手擦了擦额头,吞吞吐吐:

    “父皇,您要听儿臣解释,这个不是贿赂,绝对不是,这是……是……”

    向英寒脑子飞速旋转,奈何一个合理的理由都想不到,急的差点哭出来。

    冥音冷笑:“不是贿赂是什么?难道寒王觉得太医令辛劳,嫌他俸禄太少,给他格外补发?”

    这个理由虽然扯,但好歹给了向英寒喘息的机会。

    他立刻点头:“是……”

    “这也不对啊。”冥音道:

    “那为什么只有太医令收到了银两,其他大人没有?

    难道这么多保家卫国的文武百官,在寒王心中,辛苦的就只有太医令吗?”

    不患寡而患不均。

    冥音此话一出,立刻引起了文武百官的不满。

    他们纷纷站在冥音这一边,要求再找其他太医为向英寒检查。

    “皇上,此票据嫌疑巨大,还请皇上为了江山社稷,谨慎起见。”

    “皇上,太医令为人老奸巨猾,为了钱不惜欺君,这样的官员实在留不得!”

    更有甚者直接喊出了心中的不满:

    “为何同是在朝为官,只有太医令多出五千两?请皇上听从寒王妃意见,还百官一个公道!”

    “求皇上明察秋毫,还百官一个公道!”

    太医令局促的立在原地,咬牙切齿的看着冥音。

    这寒王妃好歹毒,他不过是想拿点钱养家糊口,为何会背上欺君的帽子!

    欺君之罪,可是要杀头的!

    他盯着冥音,心里越来越没底,百官的催促声仿佛一把屠刀,在一步步把他往绝路上逼。

    终于,太医令大叫一声,不顾一切的冲向冥音。

    双手狠狠掐住了她的脖子:

    “楚冥音!你含血喷人!我要你死!我要你死!”

    他双目猩红,近乎疯狂。

    朝臣瞬间紧张起来。

    有武将想上去拦,但是刚迈出一步,就不由得被眼前的画面震住。

    几乎是一瞬间,冥音飞起一脚,直接把太医令踹飞。

    太医令精瘦的身子撞到向英寒身侧的红柱。

    咔哒——

    一声清晰的骨骼碎裂声后,太医令反弹落地,怦然喷出一大口血。

    那血溅出老远,泼在向英寒身上,激的他面色一阵发白。

    冥音冷冷看着这一幕,漂亮的眼底升起些兴奋,贴心提醒:

    “太医令书读的不太好,这才叫含血喷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