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快穿之满级大佬又杀疯了 > 050章:下堂王妃她要君临天下3
    不出半柱香,王嬷嬷的凄惨死状就震慑了王府所有的下人。

    她们依照冥音的吩咐,迅速那秋落园里,楚灵音的所有东西搬了出去,又按照王妃的规格重新布置了园子。

    管家看着不断变化的秋落园,痛心疾首。

    不知道王爷和侧妃回来,看见府里变成了这幅模样,会是什么反应。

    王爷和侧妃到底什么时候回来,知不知道府里已经被王妃闹了个底儿朝天了!

    但是,他默默期盼的王爷和侧妃一天都没有踪迹。

    冥音猜测,楚灵音大概是陪着向英寒包扎他早已无可救药的老二了。

    直到深夜,寒王府的专用马车才停在门前。

    楚灵音掺着向英寒一瘸一拐的往秋落园走,边走边安慰:

    “王爷,没事的,太医不是说还有希望救回来吗?

    您就放宽心,今夜就睡在妾身这儿,妾身已经把一切都安排好了,咱们明日就把楚冥音告到皇上那儿。

    让皇上诛她九族。”

    “哈哈哈,妹妹这话说的不对,我与妹妹同属一族,若是皇上要诛我九族,你不也得跟着陪葬吗?”

    忽然,一道慷慨的笑声自秋落园房顶传来。

    楚灵音和向英寒同时抬头,正对上屋顶上,潇洒饮酒的冥音。

    魑魅今日新发现了一款酒,冥音吃完晚饭,便想边吹风边喝。

    此时,女子着了一身白衣,静静的坐在圆月中央,被月一映,宛若月宫仙子,好看到仿佛在发光。

    看见这样的冥音,向英寒确实愣了愣。

    这是他从没见过的冥音。

    以前,冥音只懂琴棋书画,只会刺绣女红,虽然也很贤惠,但总也提不起他的兴致。

    这个时候,忽然来了一个会武功,懂测算的楚灵音,他当然会移情别恋。

    但是今日,楚冥音明显惊艳到他了。

    若是放在以往,他可能还会心血来潮临幸她一次。

    但是,楚冥音今日废了他。

    他无论如何都不会原谅!

    向英寒咬牙切齿的对上冥音:

    “你在灵儿的园子里做什么?回到你的破园子去!”

    “这就是我的园子。”冥音站起身,缓缓从房顶上落下,走到向英寒面前:

    “这是我以前做王妃时的园子,该走的,是你们。”

    楚灵音冷哼一声: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做你的王妃梦呢?

    寒哥哥明日进宫就会休了你,你永远都不配踏足寒王府!”

    “这么巧啊,我明日也要进宫休夫。

    不过今夜,我还是王妃,你们任何人没有权利将我赶出园子!”

    说着,看了眼向英寒的腰带以下。

    看到隐隐的血迹,才轻声提醒:

    “王爷,你那个又流血了,与其站在这儿吹风不如回去包扎包扎。

    如果你注定不能有孩子,那一定就做不成太子了,你说呢?”

    向英寒气的脸都绿了。

    他转身,想尽量保持严肃,但无奈站都站不稳。

    只好由楚灵音扶着,回了自己的卧房。

    送走了两人,冥音才转身回屋。

    这个时候,魑魅正好从窗外飘进来。

    它一下子冲进冥音怀里,兴奋的吐着舌头:

    【主人主人,你说的果然没错!

    那个楚灵音果然把今天客栈里那两个伺候向英寒的美人找了回来!

    还跟她们交代明日要一起上朝,状告你把向英寒打残了!】

    呵。

    冥音轻笑一声,觉得楚灵音实在是自不量力。

    这是在古代,颠倒黑白难道还不容易吗?

    冥音伸手凝聚出一点魔力,交给魑魅,道:

    “你去把她们两个的记忆抹去,然后再托个梦,告诉她们本尊是紫微星命,倘若诬陷,必遭雷劈。”

    【好的好的,我这就去~】魑魅仿佛永远有发泄不完的精力。

    接到命令后,就又一次兴冲冲的跑了出去。

    不一会儿,又窜回来:

    【主人主人,你要的这个位面的信息我已经整理好传送给你了!

    等我一会儿回来,你就跟我玩球好不好啊?

    上个位面太魔幻,伦家好久没玩了!】

    冥音应的很爽快:嗯,去吧。

    魑魅闻言,“嗖”一下窜没了。

    冥音则习惯性的拿出一张纸,铺在桌上,以笔润墨,画出了一张朝堂的势力分布图。

    画完后,又用魑魅检测到的信息,列出了部分官员的罪证。

    她满意的看着自己面前的纸张,眼底的笑意越发深不可测。

    看来,明日能端掉不少向英寒的走狗呢。

    向英寒,楚灵音,不知道这份大礼,你们喜不喜欢呢?

    … …

    第二天,冥音寅时起床,特意用脂粉遮了遮熊猫眼才起身去皇宫。

    昨夜陪魑魅玩球玩到子时末,只睡两个时辰实在是有点熬人。

    她特意起了个大早,一早就等在议政殿外,击鼓鸣冤。

    她知道,老皇帝勤政,每日都是最早来上朝的。

    所以,用这种方式等他,最能引起他的注意。

    果然,没过一刻钟,老皇帝就走了过来:

    “冥音啊,一大早的,你有何冤屈啊?”

    冥音见引起了老皇帝的注意,才放下鼓槌,转身行礼:

    “皇上,臣女有本启奏,想求一个公允,故而,想上朝说。”

    老皇帝十分开明:

    “既然你都起这么早了,那就随朕进来吧,你父兄在边关打仗,朕为你主持公道。”

    “谢皇上。”冥音算准了好皇帝的脾气,跟着他一路走回议政殿,静静等着官员们一个个到来。

    很快,文武百官便齐聚朝堂,各自归位。

    只是看到阶前立的冥音时,不由得有些差异。

    趁着还没上朝,他们交头接耳的讨论着:

    “这不是楚家那个粗鄙无礼的大小姐吗?总是爱发疯,这次,竟然疯到议政殿了。”

    “那怕什么,人家被取笑惯了,已经不在乎了。”

    “哈哈哈,真是苦了寒王了,这么多年守着这么个疯疯癫癫的女子。”

    原主因为被楚灵音陷害,在众臣眼里的形象并不好。

    冥音静静扫过这群讥讽者,唇角的笑意又深了深。

    笑吧,趁着能笑出来的时候多笑笑。

    过一会儿,可能就不知道怎么哭了。

    太监总管站到皇帝身侧,高声开嗓:

    “上朝——”

    众人一行完礼,向英寒就拿着奏折跃跃欲试,想要以前参冥音一本。

    谁知,还没来得及蹦出去,就听皇帝幽幽开口:

    “众位爱卿也注意到了,今日朝堂上多了一人。

    今日朕寅时上朝,就看见寒王妃在击鼓鸣冤。

    所以,上朝之前,朕想请各位先听听,冥音的冤屈。”

    一见父皇让楚冥音先开口,向英寒慌了。

    他紧紧盯着冥音,用唇语狠狠威胁:

    “昨日我受伤之事,你要是敢透露半点,就别想活过明天!”

    冥音看见了他的唇语。

    转头,对他温柔一笑。

    向英寒见她还算乖顺,便稍稍放下心。

    谁知,下一刻,冥音就弯腰举起奏折,那他的丑闻暴露在文武百官面前:

    “皇上,臣女参寒王不能人道,这许多年不曾碰过臣女,臣女也无所出。

    臣女不能为皇家开枝散叶,自觉对不住皇上。

    故在此,提出于寒王向英寒,和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