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快穿之满级大佬又杀疯了 > 039章:在怨灵学校里做鬼王2
    尸体一经发现,几人立刻紧张起来。

    她们不敢让外人发现,只好先去找了值班老师。

    当晚值班的老师正好是盼着冥音早死的数学老师,杨清。

    他没有通知冥音的家人,只是和来报信的舍友一起,把尸体抬出去,扔到了离学校不远的火葬场。

    并且告诉火葬场的工作人员:

    “直接烧了就好了,不用留骨灰。”

    说完,就着急忙慌的带人回了学校。

    宿舍长张丽丽做事心虚,轻声问:

    “老师,我们这么做不会有问题吗?毕竟白冥音还有家人啊”

    杨清反驳:

    “没问题,白冥音亲妈死了,爸又娶了个后妈。

    老爸常年在外做生意,家里只有一个后妈和一个妹妹,谁管她的死活。

    到时候学期末她没回家,她家人要是不追究,我们就不管;

    她家人要是追究起来,我们就说她已经回去了,在路上出的事学校概不负责。

    这不就完了?”

    舍友们纷纷欢呼起来。

    张丽丽也笑了:

    “还是老师聪明。那我们保送大学的事?”

    杨清拍了拍张丽丽的背,最后手滑到了她的p股上,嘻嘻笑道:

    “老师答应你的事还能食言吗?等着被保送吧。”

    张丽丽被摸的浑身不自在,连忙向前走了两步,假笑道:

    “谢谢老师。”

    杨清很明显有点扫兴。

    他握了握空荡荡的手道:

    “没事了,都快回去睡吧。”

    … …

    等人走后,火葬场全部下班。

    冥音看着四下无人,才缓缓睁开眼,若无其事的走回学校。

    好了,计划通过。

    她的报复,要开始了。

    … …

    杨清回到值班室,已经是凌晨2:00。

    白冥音死了,他终于了了一块心病,正准备好好睡一觉。

    忽然,桌上的八音盒自己开始吟唱——

    叮咚

    我有一个秘密

    悄悄告诉你

    欢迎你来到天堂入口

    杨清被吵醒,起身愤然关掉八音盒,嘴里胡乱嘟囔了一句:

    “最近这八音盒质量越来越差了,用几回就坏,明天就换了你,不然影响我泡小姑娘!”

    说完,就又躺回床上安睡。

    其实,冥音已经不是他碰的第一个女学生了。

    他知道高三学习任务紧,学校又没有强制熄灯的规定。

    有学生在教室学到夜里一两点是常有的事。

    尤其是那种一心只知道学习的乖乖女。

    等他们从教室回来落单的时候,只要八音盒一开,这些小姑娘就会吓得躲到他值班室里。

    到时候,还不是任他为所欲为?

    这么想着,杨清又睡不着了。

    他侧躺着观察窗外,想看看今晚能不能再找一个女学生让他快活快活。

    不想,刚翻过身,又听见八音盒响了起来:

    听啊

    谁在哭泣

    看啊

    谁在窃窃私语

    ……

    杨清一生气,又起来去关八音盒。

    一秒后,八音盒又自己打开:

    窗外有双眼睛

    它在时刻注视着你~

    杨清心底有些发毛。

    想直接把八音盒摔碎。

    谁知,一抬眼,就看见窗户上映出一张苍白的脸。

    白皙的肤色,赤色的瞳孔。

    满眼杀意的注视着他。

    正是被他扔进火葬场的白冥音。

    杨清呼吸一滞,瞳孔猝然张大。

    尖叫着往后退了两步。

    后退过程中碰到了地上的凳子。

    啪嗒!

    摔在地上。

    他想跑,但是腿软的过分,怎么也站不起来。

    此时,值班室的大门轻轻打开。

    冥音慢慢走进来,眼含笑意:

    “老师,你怎么了?不认识我了吗?”

    杨清吓得大小便失禁,浑身抖成了筛子,尖叫道:

    “你别过来,我警告你你别过来!”

    “老师,你怎么了?”

    冥音在他面前蹲下,冰凉的指尖抚过他的脸颊:

    “老师,那天我给你送作业的时候,你可不是这么说的。

    你说你喜欢我很久了,让我再靠你近一点。

    怎么才过几天就忘了呢?”

    杨清已经被吓得失去了所有理智。

    这个世界上,最可怕的不是鬼。

    而是看见你刚刚杀死的人,变成鬼,带着微笑的找你索命。

    杨清浑身颤抖,不顾一切的想逃跑,奈何被冥音死死捏住了脖子。

    冥音手上魔力运转,直接把他的灵魂从身体里拽了出来。

    撕裂灵魂的痛苦让杨清的面目狰狞不已。

    灵魂提取出来后,冥音一甩手把杨清扔到地上。

    用魑魅装灵魂的小笼子把他的灵魂关起来。

    然后,让他对上了满屋子的恶灵。

    这时,杨清才发现,自己屋子里几乎站满了鬼。

    她们个个穿着校服,面色惨白,死状凄惨,眼巴巴盯着他,恨不得把他千刀万剐。

    冥音则提着小笼子在桌边坐下,轻笑道:

    “老师,你看看这些鬼,眼熟吗?

    这些都是因为你而自杀的学生。”

    她指向其中一个双马尾女孩:

    “那个,是被你强暴后怀孕,走投无路,跳楼自杀的女学生。”

    说完,又指向另一个:“那个女孩患有先天性心脏病,被你用工具玩的,在床上就断了气。”

    “还有剩下的十几个人,他们可都等着撕碎老师呢。”

    杨清瑟瑟发抖的缩在笼子里,怯生生的看着冥音:

    “冥音,老师错了,老师再也不干坏事了,求求你把老师扔回阴曹地府,别让他们……”

    但是,这祈求丝毫不起作用。

    冥音已经打开了笼子,宛如王者,对其他虎视眈眈的亡魂下命令:

    “女孩儿们,亮出你们的利爪,撕碎你们的敌人吧。”

    话音未落,十几个冤魂立刻冲进了笼子里。

    在杨清无穷无尽的哀嚎中,将他撕的魂飞魄散。

    天亮之前,冥音把这些怒气平息的冤魂送回了地府。

    然后,趁着舍友还在睡觉,悄悄回了宿舍,又一次将自己挂在了电风扇上。

    上铺的张丽丽一醒来,就看见冥音一脸死相的对着她。

    当即尖叫出声。

    其他舍友被震醒,看见这一幕,也都吓得够呛。

    她们颤颤巍巍的站起来,怀疑自己的记忆出了问题:

    “我们昨天不是把她送到火葬场了吗?怎么还在这儿?”

    “我不知道啊,她不会在这儿挂了一晚上吧?”

    “这也太可怕了!我们快去告诉杨老师!”张丽丽爬下来,穿上鞋,慌忙奔出宿舍。

    十五分钟后,精神恍惚的跑了回来:

    “杨老师,死了。”

    这时候,几个舍友已经合力把冥音抬了下来,围着她石化在原地。

    她们无助的看向张丽丽:

    “舍长,怎么办啊?”

    张丽丽扶着门框稍稍站稳,道:

    “先保密,等天黑咱们再把她抬到火葬场,这次,一定要看着她被烧死。”

    “好。”

    在舍友们一致的赞同声中,一道声音忽然格外突兀的响起:

    “舍长,这不道德吧?

    你们把我关进笼子里就算了,还要把我送到火葬场。

    还真是铁了心想要我死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