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快穿之满级大佬又杀疯了 > 032章:真千金掉马后惊艳全球15
    与此同时,冥音发现自己的手机疯狂响了起来。

    微博未读评论瞬间积累到99+。

    她打开微博,发现无数人跑到她的微博评论区下肆意谩骂。

    ——司冥音,傻眼了吧?人家司黎黎已经把《救赎》的原稿发出来了,那画明明就是人家画的,你还故意碰瓷。真不明白你一个霸总为什么非要欺负人家一个小姑娘。

    ——我现在有充分的理由怀疑司冥音就是怨恨司家把她弄丢了,现在想尽办法要整垮司家,真是蛇蝎心肠!

    ——同意楼上,为富不仁,不配为人!

    ——呵,万恶的资本家,真是越来越不给我们这些平民老百姓活路了。

    冥音顺势点开司黎黎的微博,看见她置顶了《救赎》原稿的照片,还配了一段文字:

    画的原稿在我这里,想必其他我也不用多说,清者自清。

    这个世上并不是有钱就能说了算的,我始终相信公道自在人心。@destiny司冥音。

    一段话,几张图。

    再找点水军。

    瞬间就把冥音连同她的destiny一起推上了风口浪尖。

    冥音翻了翻评论区,发现被刷到上面的骂的最厉害的几条热评全都是水军。

    她打开电脑,随手植入了个水军清除系统,把所有水军的评论隔绝在外。

    这下,评论区变得和谐了很多。

    但是,依然有校友站在司黎黎那边,带头控诉

    ——有钱不能为所欲为,我们要求还司黎黎学姐一个公道。

    当然,也有理智的粉丝在控评。

    冥音转手,对着自己凌乱的房间拍了几张照片,就着照片发布了一条微博:

    家里进贼了,偷走了我的原稿,已联系私家侦探调查,等结果。

    紧接着,又发布了一条微博,公开宣战:

    我愿意在一周后的“开学季校园绘画大赛”上向你挑战,用实力证明我不屑于碰瓷你@黎黎超可爱。

    微博一经发布,立刻有很多死忠粉和业界名流转载评论。

    阿音yyds:永远支持阿音,阿音是最棒的。

    收藏家:阿音画技超棒的,有好几十幅画都在米国热卖,市价总值超过了三万亿米元,才不屑于碰瓷一个小画家。

    醒醒吧张律:司小姐,请问您需要法律援助吗?

    hx杜延生:阿音要去比赛了啊?你们学校太小了,曝光度不够,有点屈才了,不如我把画协的那些老朋友也叫过去给你捧捧场吧。

    这一条评论,是帝国前任画协会长杜延生发的。

    冥音回了句:好啊,欢迎杜伯伯。

    由于社会名流的支持,一时间,#司冥音挑战司黎黎#被刷上了微博热搜。

    紧跟着的几条热搜也都跟此事有关。

    #米国画协成员司冥音被诬碰瓷#

    #假千金为夺家产竟做出这事#

    #国际著名设计师lily挑战无名小辈#

    由于冥音的战书,网上的风向一瞬间发生了翻天的逆转。

    各界名流纷纷购买机票赶往江城,就是为了能近距离观赏冥音现场绘画。

    … …

    早晨6:30。

    司家。

    司黎黎起了个大早,兴致勃勃的去看微博。

    期待看流言发酵一晚上,司冥音被骂的狗血淋头的样子。

    但是,微博上的热搜差点闪瞎她的眼。

    怎么可能?!

    她不可置信的翻着一条条评论和热搜,浑身难受。

    她怎么也没想到,司冥音竟然是米国画协成员,还画过那么多副知名作品。

    她的作品,有一半被选入了江城美术学院的自编课本。

    还有一半以高价售卖给了私人收藏家!

    气死了气死了!

    这个贱人,到底还瞒着她多少。

    到底有多少马甲!

    到底还认识多少大佬!

    司黎黎越看越气,她没别的办法,只好再去找司凌风:

    “二哥,司冥音要挑战我,怎么办啊?我不想应战。

    那贱人这么做,不是故意当着全球名流的面打我的脸吗?”

    院子里,司凌风还没发现自己资料被偷的事,正在悠闲的给花浇水。

    听到司黎黎的哭诉时,手中喷壶怦然落地。

    啪叽!

    砸到了脚上。

    他忍不住皱眉“嘶”了一声。

    而后才拿起手机,翻了翻微博。

    他昨天派私家侦探去偷来了原稿,本来想狠狠的给司冥音一次教训。

    可谁知道她会主动提出挑战?!

    司凌风神色复杂,面色几经变化,但还是咬牙道:

    “没事,不管她怎么说,那幅画的原稿在我们手上,实在不行你就把司冥音告上法庭,二哥帮你打官司,保证司冥音二十年起步!”

    “我看你才是该二十年起步吧?”忽然,一道低沉的声音打断了司凌风的话。

    他心底一颤,回头。

    竟然看见几十个警察围在了自己家门口。

    带头的,正是刘建恒厅长!

    司凌风面色一白,下意识觉得这群人来者不善。

    他顿了顿,熟练的做出个让人如沐春风的假笑:

    “你们这是来做什么?”

    刘建恒拿出冥音给的证据,正色道:

    “司凌风,旧加坡大律师,涉嫌打三百四十场假官司,疯狂敛财500.68亿,证据确凿,现对其实施抓捕!拿下!”

    “是!”

    一声令下,警察立刻破门而入,直接把司凌风压倒,扣上了手铐。

    司黎黎吓得小脸惨白,不敢上前,甚至一句求情的话都不敢说。

    司母着急的从屋里奔出来,连忙阻拦:

    “警察同志,你们一定是误会了,我儿子是律师,是专门为民请命的,怎么会…”

    刘建恒拦住司母,冷声提醒:

    “女士,请不要妨碍我们执行公务。”

    说完,就带人把司凌风拉上了警车。

    司母傻了眼,愣神的坐在院子里好半天,才终于无助的哭起来。

    老三不知道为什么拿了一大笔钱跑去国外了。

    老二被警察带走了。

    老大还在米国。

    司父还在重症监护室。

    这日子,可怎么过啊!

    好好的一个家,怎么说散就散了呢?

    他们到底招惹了什么煞神啊!

    司母抱着司黎黎,无助的求:

    “黎黎,妈妈该怎么办啊?咱们,是不是不该得罪司冥音啊?”

    司黎黎也没了主意。

    她从小是被父母和哥哥们宠着长大的。

    一直以为遇见事,只要哭一哭撒撒娇就都能过去。

    谁知道还能遇见哭不过去的情况。

    为什么要问她?

    她怎么知道该怎么办?

    司黎黎缩在司母怀里呆了好久,终于喃喃出声:

    “妈,咱们把大哥从国外叫回来吧,家里都快过不下去了,得让他回来撑着啊,咱们两个小女人怎么都得过司冥音那个大魔头啊?”

    “好,好,我这就去给你大哥打电话。”

    司母说着,就连忙爬起来走进屋里,拨通了司凌宇的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