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快穿之满级大佬又杀疯了 > 021章:真千金掉马后惊艳全球4
    片刻后,酒店大厅荡起悠扬的音乐。

    司父简单的发完言,便是子女们轮流送礼。

    由于司家老大和老二常年在国外,所以,礼物是托人寄回来的。

    分别是一颗宝石和一身西装。

    司凌晨送了一支钢笔,司黎黎送了一个剃须刀。

    最后,才轮到冥音。

    由于冥音是第一次出现在司家宴会上,所以,大家都很好奇这个刚找回来的真千金会送什么礼物。

    司凌晨更是兴奋。

    太好了!

    司冥音这个蠢货终于要被人人唾弃了!

    等司冥音被气哭,在江城再也抬不起头的时候,他一定要拿这件事去妹妹面前邀功。

    说不定,妹妹能多叫他几声哥哥!

    想想就很期待。

    冥音拿出黑色礼物盒,走到司父面前,打开。

    里面赫然是司凌晨给的挂钟。

    生日送终!!!

    司父的脸色一瞬间变得煞白,围着的其他人也惊了惊。

    但是,还不等有人数落冥音,那挂钟下的录音笔就开始循环播放冥音昨夜和司凌晨的对话。

    ——三哥,我听乡下的老人说,送礼物不能送钟表,因为送钟和送终是谐音,寓意不好。

    ——在我们城里钟表是表白的意思!

    ——乖乖送出去,懂了吗?

    录音一出,司凌晨脸上血色瞬间褪去,心脏紧跟着提到了嗓子眼:

    “爸!你听我说,这话不是我说的,是司冥音,是这个贱人故意恶心您陷害我!”

    司父不言,面色黑沉。

    冥音笑道:“这明明是三哥你让我给爸准备的礼物,怎么能叫陷害呢?

    而且,我自己明明准备了礼物的。”

    说完,冥音拨通了电话:

    “进来吧,记得把我的礼物带过来。”

    电话挂断。

    不一会儿,一群黑色西装的保镖就走了进来。

    他们脊背挺直,如军人一般训练有素,各个腰里都别着枪。

    为首的言忠走到冥音身边,低头,行了个标准的执事礼。

    把一个纯白色的精致礼盒交到了冥音手上。

    周围众人都被这阵仗吓的动也不敢动。

    司黎黎吞了口唾沫:

    “司冥音!你不知道帝国规定没有持枪证不准拿枪吗?

    光天化日!你想做什么?”

    “送礼啊,这些都是我保镖公司的人,持枪证考核已过十级,允许持枪。

    如果吓到你了,那我在此声明一下,我就是故意的。”

    司黎黎又惊又恐,气的恨不得吐血。

    冥音说完,不顾众人惊悚的眼神打开了礼物盒,拿出了装订好的,《辞海》一般厚的账单:

    “爸,这是我的礼物,你看看。”

    说完,就把账单交给言忠。

    言忠接过账单,几步走到司父面前把东西递给他。

    司父颤抖的接过账单,翻了没几页。

    忽然眼神一直,怦然吐出一大口血!

    司家人慌了,纷纷围在司父身边。

    司凌晨更是痛恨的盯着冥音:

    “你拿了什么给爸看?!

    要是爸被气出个好歹,你tm就是不孝女!丧门星!”

    “账单而已,而且还是三哥你的账单。”

    言忠适时给冥音搬了把椅子。

    冥音慵懒的靠在椅子上,双腿交叠,伸手推了推金丝边眼镜,不紧不慢道:

    “司凌晨,二十一岁。

    在过去的一年里,因为飙车,赌球等原因,共借贷我司七千二百五十六万rmb。

    连本带利,现在一共要还一亿三千万,今天是最后的期限。

    现在国际利率急剧变化。

    如果延期,我司将按照国际利率继续上调利息,下个月,就会滚到两个亿。

    所以我劝你们还是快点还,不然,以司家的财力,可能还不起。”

    司父握着账单的手不断颤抖。

    站起身,狠狠甩了司凌晨一记耳光:

    “我告诉过你多少遍,不要赌不要赌,你怎么就是不听!

    现在公司融资困难,这一亿三千万!你要我怎么还!”

    司凌晨被打的双耳嗡鸣。

    他慌乱的解释:

    “爸,不是的!我……一定是司冥音她装神弄鬼,是她做假账陷害我!

    爸,你想想,她一个乡下来的土包子怎么可能……”

    啪!

    又是一记重重的耳光。

    司父拿着账单,浑身抖的更厉害。

    不止有气愤,更多的,是恐惧!

    他再怎么也想不到,这个以为好欺负的亲女儿,会是destiny公司的总裁!

    要知道,destiny金融公司可是和国际银行有联系的,国际最大的金融公司。

    他举着账单,揪着司凌晨的领子嘶吼:

    “你当谁都有能耐弄到国际银行和destiny的印章吗?你欠了这么多钱,为什么不跟家里说!”

    司凌晨思绪混乱,他精神恍惚的向后退了两步,宛如被夺走灵魂的木偶,木纳的看着冥音,喃喃自语:

    “不可能,司冥音,怎么会和destiny有关系?不可能!”

    “哈哈。”冥音轻笑:

    “当然有关系,destiny是命运的意思,和冥音两个字谐音。

    destiny这个名字,是我取的。”

    司凌晨一屁股坐在地上,眼神呆滞,仿佛看见了末日。

    冥音则拿过言忠的枪,放在手中懒懒的把玩:

    “三哥,后天是你的最后还款期限,如果我没有收到钱,那么就别怪我用点手段了。”

    话音刚落,手中短枪突然一响。

    砰——

    哗啦——

    打碎了司凌晨身后的一瓶红酒。

    鲜红的酒流出来,滴在司凌晨后颈,仿佛鲜血,优美诱人。

    司凌晨一激灵,以为那一枪打中了自己。

    白眼一翻,昏了过去。

    司黎黎缩在司母身后,惊恐的看着冥音,眼中不自觉的往下掉眼泪。

    司父猛咳几声,颤颤巍巍的瘫回自己的位置上,吞了口唾沫才开口。

    声音嘶哑:

    “行了,钱后天会还你的,你赶紧带着你的保镖们离开!

    司家,司家从今以后跟你没有半点关系!”

    “好的,我本来也不想跟司家有关系。”冥音应的坦然:

    “不过,你好像搞错了一件事。

    这家酒店,我控股68%,这里是我的私有财产。

    所以,该离开的是你们。”

    司父没忍住,又吐出一口血。

    终于,在两个护士的搀扶下站了起来,带着一家人,颤颤巍巍的走出了酒店。

    他们一家到底造了什么孽,为什么会惹上这么个煞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