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快穿之满级大佬又杀疯了 > 006章:疯批女王爷凭实力谋朝篡位6
    冥音不顾一切的蛮横气势,让戚千歌都忍不住双手发颤。

    戚冥音,她平时不是最循规蹈矩,即便被诬陷了也不会在证据不足的情况下给人定罪!

    怎么忽然变得这么强横!

    甚至是…

    疯魔……

    刚刚的对话众臣也听见了,若是参绥安王杀人,也挑不出任何错处。

    宫殿内,一时静的落针可闻。

    半晌,戚千歌才反应过来,稍稍坐正:

    “禁卫军把尸体处理了,众臣有本启奏,无事退朝。”

    “皇上,臣有本启奏。”由于体内毒素,冥音的声音略显虚弱。

    不大的声音,反而多了几分病弱感,听的人心尖打颤。

    众臣又一次警惕的盯上冥音。

    绥安王此次来者不善,这一开口,不知道又有谁要被降罪或者当场刺死了!

    百官人人自危,忍不住握紧了双拳。

    戚千歌道:“何事?”

    “臣要参太医商誉,一年前给臣下蛊,控制臣去行刺母皇。”

    控…控制?!

    绥安王什么意思?

    她说她一年前她行刺先皇,是被商誉控制的?

    这怎么可能?!

    听到这一点,戚千歌的脸色明显变了:“你有何证据?”

    “臣手中有商誉以血写就的认罪书,和商誉因为懊悔,自己割下来的那只给臣下蛊的手。”

    说着,冥音轻轻松手,把手里的四方盒子砸在了地上。

    本就不结实的盒子摔得四分五裂 一只莹白如玉的手从里面砸出来,溅到了天女脚下的台阶。

    看那只手时,戚千歌一直不变的脸色霎时白了一层。

    这手上的戒指,还是她送给商誉的。

    商誉昨日忽然没了音信,竟是要认罪?!

    冥音在众人擂鼓般的心跳声中,拿出商誉的认罪书,让负责推轮椅的戚七递上去交给戚千歌。

    而后,脸不红心不跳的扯谎:

    “昨日,商誉去臣府上陈述了自己的罪名,自觉一年前给臣下蛊实在对不住臣,说完之后便拔剑自断一手。

    臣实在是没拦住,只能把他的手和认罪书带过来,供皇姐处置…”

    冥音恹恹的说着,声音无波,听不出悲喜。

    但中气不足的声线,怎么听怎么委屈。

    握着那份商誉的认罪书,戚千歌的心跳快到无以复加!

    商誉现在“死无对证”,认罪书现在就在她手里。

    戚冥音——真的可以洗脱罪名。

    这算什么……

    她多年的谋划,算什么?!

    戚千歌恨的牙根痒痒。

    她真想把这认罪书摔到地上,厉声质问戚冥音这个贱人:“商誉的手是不是你砍的?!”

    但是,她不能!

    身为一代帝王。

    她要时刻注意着自己“仁君”的形象。

    于是,只好咬牙切齿的为冥音翻了案。

    戚千歌暗想——

    幸亏这一年,她还在戚冥音的王府放了许多侍郎侍君,一边监视她的行为,一边给她下毒。

    到如今,只能期待那些人能早点杀死戚冥音,给她带来点好消息。

    一场大朝会结束,众臣都有些恍惚。

    有一些老臣甚至得互相搀扶着才能走出议政殿。

    绥安王回来了。

    朝堂,真的要变天了。

    更有一些老臣寸步不离的围在冥音身边,小心翼翼却又不敢开口。

    因为她们的儿子也在绥安王府。

    自从绥安王出去自立王府,为了毒害她,戚千歌没少明里暗里往她府里塞男子。

    并且,不断教唆这些男子给她下毒。

    她们这群老臣本来还盼着自己的儿子能毒死绥安王,在女帝面前为家族争光。

    但是,今天,她们真正见识了绥安王的弑杀成性,生怕自己的儿子再待在绥安王府落得个死无全尸的下场。

    于是,只能卑躬屈膝的跟着冥音,期待她能“大发慈悲”把自己的儿子给休了。

    名节不名节的不重要,重要的是先要保住性命!终于,在走到轿子前时,冥音开了口:

    “本王知道你们想要休书,这样吧,限量四份,谁愿意把本王抬回王府,就给谁如何?”

    明显羞辱性的话,却给众官员留下了希望。

    她们立刻应下,争先恐后去给冥音抬轿子。

    于是,京城百姓看见了百年难得一遇的奇景——

    镇北候,工部尚书,兖州刺史,内阁首辅一起给绥安王抬轿。

    冥音乐的享受,也乐的羞辱她们。

    这些人不是朝廷的老臣,都是戚千歌继位之后新换的她的心腹。

    所以让她们丢人,冥音一点都不心疼,甚至十分乐在其中。

    到了绥安王府,冥音被放了下来,赏了休书给这四人,让她们带着自己的儿子离开。

    这是这群跋扈惯了的老臣第一次把休书当成宝贝,连连谢恩,揉着酸疼的肩膀,拉着自己的儿子连忙回了家。

    花厅里,很快只剩下冥音一个人。

    她看着手底下的休书,愣愣出神。

    刚刚放走的那四个是胆子最小的,没敢帮戚千歌害过原主的。

    但是剩下的人,没有一个没给原主下过毒。

    原主虽然没宠幸过任何一个男子,但是,这群渣子就像苍蝇一样——

    无关痛痒,但看着就是碍眼。

    冥音揉了揉太阳穴,思考着去哪儿找一副苍蝇拍,把他们一起收拾了。

    终于,她想到了原主家的药房。

    原主从十岁就上战场与敌人厮杀,受伤是常有的事。

    所以,特意找了三个御医在府里建了一间药房。

    药房里不仅有救命的药,也有杀人的毒。

    不过,原主为人正直,令人把所有剧毒都藏了起来,放在一个红木匣子里,以防伤到人。

    但是,冥音不正直。

    敌人的尖叫和鲜血,是她和她的魑魅,最好的滋养品。

    她让戚七把那藏毒的匣子取来,又找了白绫,剪刀,冰杵等等工具,一件一件的摆在桌子上,仿佛作坊里的商品,琳琅满目。

    可若真有这么一间作坊,名字大概也得叫“我活腻了”或者“我赶着去投胎”。

    将这些致命的东西一件件摆好,冥音才告诉戚七:

    “去把府里所有的侍君侍郎都找过来,本王有礼物送给他们。”

    说话时,她双眼闪光,似乎遇到了什么难得的趣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