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会穿越的佣兵 > 第七十九章 新的E连?
    “鲁兹?”

    “什么事?”

    “我们还要走多远?!”

    结束短暂的休息后,一行人漫步在卡朗唐镇外的沼泽地中。陈斌一边忍受着脚下已经湿透的靴子,一边静静地听着战友们的对话。

    阿利中士的话,也是陈斌想问的问题。时间已经下午四点了,而距离到达目标中的高地似乎还遥遥无期....

    “我也不知道,听指挥什么时候喊停吧。”

    “我们要走到高地,就是前面那个高地!”

    等负责通讯的鲁兹说完话,立马有人接了一句废话。高地谁都知道,可问题是还要多远啊?!

    “好吧,天才,那能不能请你告诉我,为什么E连是唯一一个不是在打前锋就是像现在这样暴露在战线最前方的连?!”

    果然,本就不耐烦的阿利顿时被这句话点燃了心中的不满。

    “要你随时提高警惕的连队!”

    “放屁,你知道那不是我的意思!别喊那个口号!”

    阿利不满的声音越来越大,吊在队伍后方的陈斌听得更加清晰...

    “我的意思是,我们从来都没有在中间出发过!我们是团里九个连队中的第五个连队,从A连到I连,你们想一下,这是为什...”

    阿利的抱怨到此为止,因为枪声响了...

    在听到枪响的一瞬间,作为“提高警惕”的连队,E连的士兵们迅速反应过来,借助沼泽边树木的掩护开始组织反击。

    然而这注定只是一场徒劳...

    快步冲到身边的树干后,陈斌发现开火的德军最少距离他们一百五十米以上。单纯凭借机械瞄准,在这个距离上,根本无法做到有效的杀伤,更何况他们这边有树木和堤破的掩护...

    同样,面对对面早已挖好战壕,严阵以待的德军,陈斌等人也暂时拿对面没辙。

    乒乒乓乓地来回浪费几轮子弹后,双方就这么僵持下来。嗯,从某些角度上来讲,对面德军的行为,变相满足了阿利中士的愿望。

    他们不用继续前进了!

    于是乎,陈斌等人也放下手里的武器...然后拿起铁铲!

    挖战壕!

    一场遭遇战忽然就转变成阵地战,这多少让陈斌觉得有点不适。尤其是当夜幕降临后,躲在潮湿的战壕里,某些无辜路过的“可爱小生物”们都不说了,下午他们可是趟着沼泽地过来的啊!

    而沼泽地边的土壤湿度可想而知,厚重的靴子在此刻反而成了累赘。陈斌不止一次地有一种把靴子和湿漉漉的袜子脱了,好让脚丫子出来透透气的冲动...

    可想想那些“可爱小生物”,以及对面德军随时可能发动的进攻...

    “真是操蛋!这阵地多呆两天,我肯定会得脚气!”

    “你可歇会吧,还不累啊?上午打卡朗唐,下午挖战壕...晚上还要上哨...法克,对面那群狗日的在那嚎个屁啊!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和陈斌窝在一个坑里的李普愤愤不平地骂道。显然,对面德军的歌声并不优美。而在战壕中的时间,总是格外的漫长...

    说话不能大声,再说都相处几年了,该聊得都聊过了;吃东西抽烟,灯火管制了解一下?这里又没有遮光的场所,在漆黑的夜幕中,一团香烟的火光绝对会让你招来一种名为“子弹”的飞蛾...

    睡觉,就成了在战壕里最能打发的时间的事情。但,前提是,你得睡得着...

    “嘿,这么早你能睡的着吗?现在估计还不到九点钟!”

    “那能怎么办?不睡觉你还想开party?再请几个热辣的法国小妞陪你跳支舞?”

    “聊聊天吧!阿利下午说的话,你还记得吗?”

    “他一天到晚嘴巴都停不下来,你说的是哪一句?”

    一听陈斌口里有了新的话题,李普也转过身子。就像陈斌说的那样,这么早,他其实也睡不着...

    “就是关于我们连,为什么总是打先锋的事情。他不说我还没注意过,从布里克区炸火炮开始,我们好像就没有踏踏实实地修整过...总是歇不了一两个小时就得向下一个地区前进!”

    “要是D日,或者D+2,D+3日我还能理解,那时候部队不多嘛。按理说,现在集合起来的人也不少了,为什么我们还是那样?就像今天,上午刚打完卡朗唐,没休息一个小时,我们又得去这个狗屁高地...”

    陈斌的问题让李普有点为难,这种事情显然不是他一个士官能知道的。但大概的可能性,李普却能猜到....

    “你想听真话,还是假话?”

    “假话就是,我们是精英!最困难的任务当然要交给精英完成!”

    李普发誓,如果换成另外一个列兵,哪怕是上等兵问自己,自己都绝对不会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可陈斌这个列兵不一样...

    “真话,或者说,我真实的想法是...你还记得当初我们逼走索伯的事情吗?”

    “逼走索伯?你是说这是索伯的报复?!”

    李普的话让陈斌瞬间回忆起了当初在英国训练时发生的事情。明明就是不久前的事,可现在想想,却好像过去了好久...

    “哼,他能报复个屁,人都去当教官了。我的想法是,当初我们干的事,让团部,甚至师部那边不满了,毕竟E连可是一个士官们能集体抗命的连队...”

    “你是说,是辛克上校针对我们?”

    陈斌悚然一惊...

    仔细想想,还真有可能。

    在号称“士官的军队”,美军中,一个连队的士官集体抗命,几乎就等同于这个连队集体抗命了。而违抗命令,这是什么?是军事叛乱!

    这么严重的事情,当初仅仅是调离几名士官,然后降级了事,现在想想,似乎确实有点说不过去...

    处罚太轻了!

    “说有多针对也谈不上,但你要说没有,我估计也不可能。”

    李普叹了口气,语气有些怅然地说道。

    “任务摆在那,E连不去做,也会有A连,有D连,甚至是I连去做!既然总要有连队去执行的,那为什么不能是E连?”

    “完成任务,皆大欢喜!完不成,或者,等我们这一批士官都死在战场上,或者退出了前线...E连将会有新的士官,E连将会变成一个新的,听话的,正常的连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