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会穿越的佣兵 > 第七十三章 共同的委屈
    “压低身子!赶紧跑回来!”

    “火力掩护!”

    来自陈斌的大喝声,宛如晴天霹雳般。震醒了马拉琪,震醒了懵逼中的美军士兵,同样,也震醒了对面的德军...

    不喊也不行,真把对面的德军当成瞎子?!等他们发现马拉琪没有医疗兵专有的红十字臂章,也没有对伤员展开救治而率先开枪的话,马拉琪可以说必死无疑!

    刹时间,马拉琪脚下子弹乱飞,泥土被打得飞溅。

    真特么,有病!

    被脚下忽然炸起的泥点吓得一激灵,陈斌也管不着马拉琪那边的情况了。伴随着自己这一嗓子,三号炮阵地内的德军也发现了这个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自己阵地边的士兵。

    在发现陈斌的一瞬间,他们心头的疑惑解开了!

    难怪军官会倒地呢,难怪对面的兄弟会对自己开火呢...原来就是你小子把太君引到这来的?!

    都说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陈斌这都不是酣睡了,简直就是在自己的床边叫小姐,还特么一次叫了两,还不给自己分一个!这行为,嫂能忍,叔叔也不能忍啊!

    连给对面的战友打手势消除误会的心都没了,三号炮阵地内的德军抄起家伙,迎着友军的炮火,对着陈斌躲藏的灌木丛就是一阵齐射...

    说起来,竟然有那么一丝莫名其妙的悲壮哈?!

    顺着草地急速向后滚动的陈斌,此时真是一头雾水。自己这是吃他们家大米了?!

    这火力覆盖明显就是高射炮打蚊子,杀鸡用牛刀啊!

    自己不就是吼了一嗓子提醒马拉琪赶紧跑,不就是干掉了三号炮的一名军官嘛,至于吗?!一个阵地的枪口都转到自己这了...

    原本那簇灌木更是被密集的子弹打得分崩离析,满地的枯枝烂叶宣告着它曾经来过、在过...

    陈斌感觉自己很委屈,战场上死的排级军官少了吗?至于吗?!

    然而人类的心酸成因或许多种多样,但结果却总是一致的...

    在陈斌感到委屈的同时,三号炮阵地内的德军更委屈,打炮打得好好的,莫名其妙听说阵地被一伙美军偷袭了。还没等他们反应过来,组织人手去支援兄弟阵地呢,对面的战友居然调转枪口对着自己一阵扫射...

    一头雾水的三号阵地德军正准备给对面的兄弟打手势,示意这边是自己人呢,结果手刚抬起来,还没摇两下,人没了...

    这特么叫什么事啊?!

    本来听说海滩那边的兄弟人脑子打成了狗脑子,自己是炮兵,是技术兵种!在这布里克区,吃着火锅唱着歌,优哉游哉地没事放两炮,小日子过得那叫一个安逸。

    结果转眼间,德军打自己,美军也打自己,三号阵地中的德军在陈斌没有出现前,简直要怀疑人生为何如此艰难了!

    好不容易发现了罪魁祸首,这要是不给你弄死,难泄心头之恨啊!

    两名脾气暴躁的德军,更是压根不管二号阵地中的美军捅腚眼的可能,直接越出战壕,向着陈斌追来。

    而刚刚依靠滚动躲开第一轮齐射的陈斌,还没来得及起身,便在滚动中瞥见曾经自己躲藏的灌木处出现了两名端着枪的德军士兵...

    再看看身边...一片空白...

    完了!吾命休矣!

    “砰砰砰~”

    听到枪响,陈斌闭上眼睛。身体继续滚动...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

    你只管大力!剩下交给奇迹!

    在发现周围没有掩体时,陈斌就做好了“大力”的准备。该滚继续滚,剩下就祈祷对面的枪法不准吧...

    诶?为什么我停下了?!

    疑惑地睁开眼...

    “嘿,你这是在擦地吗?伙计!”

    面孔陌生,但衣着熟悉!

    望着那只踩在自己身上的脚,这个将自己逼停的元凶。一股劫后余生的庆幸涌上心头...

    我就说嘛,营部的史黛尔少校怎么会就让十五个人去攻打人家一个连呢?!这支援,太特码的及时了!

    “艹!那个阵地里的德军疯了,明明温特斯他们就在隔壁,居然全在打我!”

    叫骂一声,发泄了一下刚刚心里的恐慌和郁闷后,陈斌站起身子,看向对面这群姗姗来迟的援军。

    “中尉,你们是D连的吗?”

    “是的,海斯特说你们需要弹药,我们带来了!走吧,我们去支援E连!”

    有了D连的这群人掩护,陈斌也顺势将掉落在一旁的狙击步枪捡起,接着跟在D连众人的身后冲进三号阵地中,和温特斯的E连汇合。

    “温特斯!你们需要的弹药!”

    “马拉琪!弹药!让每个人多拿点!”

    接过D连史毕尔中尉丢来的弹药包,温特斯脸上一喜,接着转过身准备将弹药包丢给战友们补充弹药。然后,温特斯就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陈!你特么在做什么?”

    “妈的,就你们这帮吊人是吧!太几把艹了!有病吧,屁股后面的人都不管,就摁要怼着老子打!”

    正在对着一具德军尸体鞭尸的陈斌嘴里骂骂咧咧,在枪林弹雨中压根没听到温特斯叫自己。直到拿过弹药的马拉琪拍了拍陈斌的肩膀,陈斌这才发现温特斯正看着自己..

    这特么就有点小尴尬了...

    鞭尸可不地道,但有一说一,那一轮集火差点没将陈斌直接送走,这离谱的区别对待,还不兴咱发泄发泄?!

    “中尉,什么事?”

    发完心中的无名邪火,陈斌猫着腰跑到温特斯身边。然而,还不等温特斯答话,D连的史毕尔中尉再次开口了。

    “可以让D连试试去攻下一门炮吗?”

    “你说了算!”

    听到史毕尔中尉主动抢活,温特斯有些奇怪的同时,也不会拒绝。可令温特斯和陈斌都没想到的是,这史毕尔中尉简直虎得过分...

    一听温特斯不介意D连进攻第四门炮。当即一声大吼,带着D连的士兵们就冲入了通向四号阵地的战壕...

    更加过分的是,进入战壕还没五秒钟,似乎是嫌弃战壕内行动太慢。史毕尔中尉居然直接从战壕里跳了出来,踩在战壕外的沙袋上一路猛冲...

    这一幕看得温特斯和陈斌那是目瞪狗呆,就连姗姗来迟的巴克也是一脸惊叹...

    “天啊,那就是史毕尔?他们为什么要离开战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