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会穿越的佣兵 > 第六十五章 结束痛苦与明确计划
    “你先说说,你是哪个单位的?”

    听到那声音的催促,陈斌也没动。

    命只有一条,虽然在这个世界死亡,自己也不会真的死。但任务失败的惩罚,陈斌可不想领教。谨慎地躲在一颗树后,陈斌很快有了主意。

    “82师505团的,我们团长是埃克罗上校,师长是李奇薇将军。伙计,这下你该相信了吧?”

    82师的?!

    陈斌眉头一皱,情况似乎有些超过了自己的预料。

    这特么偏航偏的也太远了吧?!

    82师的集结区说是杜弗河西,可具体的集结点,以及他们的任务目标,圣梅尔艾格里斯镇,和自己101师的目标卡朗坦不说隔着十万八千里。

    最起码也隔着十几公里的直线距离,这特么就离谱!难怪老子辣么大一条河不见了呢?!

    “老兄,啊~我是真...扛不住了,快来...给我个痛快吧!”

    就在陈斌思考时,密林中的声音再次开口催促道。

    经过几次试探,陈斌也渐渐相信了对方。慢慢地举着手枪,绕过阻挡的树木,陈斌并不着急直接露头...

    他看到了那人,确实是美军的军装。但臂章在树木的阴影下,看不太清楚...

    只见那人靠坐在一颗大树的树干边,双腿伸向前方,满头都是汗水。手边也没有武器...再仔细观察了一下他的两旁,确定没有所谓德军守株待兔后,陈斌这才战起身子,走了过去...

    “你这个家伙,也太谨慎了!哎,不过这也是件好事,幸运的...你是101师的?”

    看到陈斌终于肯露出身形,靠在树旁的家伙忍不住吐槽道。

    “还特么是个列兵?!”

    “犯了点事,给撸的!”

    走近了些,陈斌看到了那人身上的军衔,一个中士。

    “你是怎么了?受伤了?”

    “对,运气太好,落地时撞到一块石头上了。腿折了,嘶...我感觉我应该出了好多血,可惜我的腿袋掉了...”

    中士靠在树上,指着自己身下那摊黑色的不明液体自嘲地说道。

    什么不明液体,明明就是血!

    看着中士那不正常弯曲的腿,还有一截已经戳破小腿肚后方皮肉的白骨,陈斌这下算是明白了他为什么不能动。或者说,他能从降落的地方爬到这里,就已经很猛了...

    那所谓的黑色液体,也是在树木阴影下映黑的血!

    能活到现在,说明没有伤到动脉。但看看这满地的血,估计也是没多久可活了...

    “别看了,伙计!毫发无伤落地,就是最大的幸运!不管你是列兵也好,还是什么也罢,101师的幸运小子!能不能帮我个忙?给我个痛快的,然后帮我把这个带回去...”

    中士的脸在月光下显得有些淡然。或许,冥冥之中,他已经看到了死亡即将降临...

    “帮你送到505团吗?”

    接过对方从口袋里摸出来的一封信,陈斌不用看都能猜到这一封早已写好的遗书。面对中士的处境,两人都没有试图抢救的想法。

    战争的残酷便是如此,哪怕中士的伤很严重,但在正常环境下绝对不至于要命。可在这战场,尤其是敌后战场上...

    这样的伤势,只能等死!

    “不尝试一下吗?固定止血,躲起来,大不了回去后截...”

    “没用的,血流得太多。这地方可没有人能给我输血,如果没有这么大的出血量,我应该还有救...帮我把这个带回去,送去505团也好,或者带回国内寄给纽约盖兹维尔金马伦街道的泰勒都可以...”

    牵强地笑了笑,中士又从口袋里摸出一个打火机...

    “这个小玩意送你了!我用不到他了,还有我背包里的物资,对你有用的都拿去吧,然后,给我来一枪...”

    摩挲着手中刚刚接过的一封信,和一个翻盖式打火机。陈斌有些不忍...

    杀人,自己做过,可杀队友...哪怕是对方自己要求的,也确实是眼下无法拯救的...

    “来吧,还犹豫什么呢!哦,对了,先让我来一根..算了,这时候抽烟会连累到你...诺,你的了!”

    伴随着一包拆开的香烟,掉落在自己脚边。陈斌抽出自己的手枪...

    想了想,又将手枪重新插回枪套。

    “嘿!你还在犹豫什么?你这个墨迹的小子!”

    “你的腿已经这样了,总不能见到天使的时候,脸上还带着一个窟窿吧?把你的军牌给我!”

    叹了口气,陈斌走到中士身边。

    听到陈斌要自己的士兵铭牌,中士也知道,陈斌已经做好了决定。因为只有在记录阵亡名单时,负责记录的士兵才会摘下尸体上的铭牌...

    “拿好了,我叫朗达,朗达·道尔中士。”

    “陈斌,很高兴认识你!”

    “哦~我也是,很高兴...”

    朗达·道尔中士的话说到一半,便没了声息。在其最放松的时候,陈斌扭断了他的脖子...

    这一来源于后世的杀人技巧,第一位体验者居然自己在这个世界的战友。不得不说,陈斌的心情有些复杂...

    为数不多的安慰是,这种借助头颅反向动力产生的应力性骨折创伤,在颈椎断裂的同时划破神经,可以达到瞬间死亡的效果。

    也算是减少了对方面对枪口的恐惧,以及不必要的疼痛。

    最后还能让对方走得体面些...

    拿上对方的士兵铭牌,那封信还有一个打火机,陈斌一边在心里安慰着自己,一边调转方向,沿着道路旁的草丛向西走去。

    任务结束,恐怕自己就会离开这个世界,也没有机会去美国本土给他寄信。而且,他的铭牌,还要交给505团负责记录阵亡将士名单的人...

    既然答应对方,就要做到承诺。

    尽管先去82师的集结区会耽误自己的时间,但陈斌算算时间,十多公里的路,如果快一点,哪怕会绕路,两个小时的时间,也够自己赶回去了。

    甚至看看眼下这偏得不能再偏的落地点,可想而知其他人估计也比自己好不到哪里去...

    在缺乏地标信息的情况下,这名八十二师的中士,还有那段道路,倒是给自己指了一条明路。

    顺着道路,找到82师的集结区,完成对方的交代,并证实方位,再赶回101师,参与战斗!

    有了计划,陈斌的动作也加快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