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会穿越的佣兵 > 第六十四章 我特么河呢?!
    飘在空中的陈斌,听着耳边呼啸的风声,还有那大地上闪烁的炮火...

    仿佛世界都只剩下了自己一人。

    出舱门时,陈斌是闭着眼睛跳的。因为陈斌自己也说不准,自己一旦看到外面的恐怖景象,自己会不会被吓破胆...

    这和待在舱内不同,毕竟舱内...虽说不顶用,但金属的舱壁多少比空无一物要更能给人安全感。哪怕这个安全感是虚假的!

    就在陈斌跳伞前不到一分钟,他们所在的飞机终究还是被一发高射子弹命中。一名倒霉的伞兵被留在了飞机上,能不能活,陈斌也不知道。

    因为,作为最后一个登机的一号位。陈斌第一个从机舱内跳了出来,出舱时划过那仿佛近在咫尺的运输机尾翼,差点没将陈斌直接吓尿...

    就和那M24 SWS一样,美军的设计师绝对都是一群脑子有陨石坑的货色!

    这该死的运输机舱门居然是在左侧后方的机腹上,一出舱门,马上就能看到飞机的尾翼...

    要是空速大一点,气流急一点,陈斌严重怀疑会不会出现那种伞兵一出舱,就直接被飞机尾翼腰斩的画面...

    好在幸运的是,陈斌直到脱离了飞机飞行高度后,这才出现了强烈的侧风。而这股风,又似乎将陈斌吹得远离了战场许多...

    在空中飘了有一会了,别说有人注意到陈斌了。陈斌自己都感觉到耳边的枪炮声都小了许多,这特么...

    自己难道有主角光环了?!

    “啊...卧槽?!”

    然而就在下一瞬,陈斌发现自己错得有点离谱了。

    望着铺面而来的密林,由于要保护狙击步枪,陈斌还没法保护脸部。只能偏过头,防止眼睛被树枝划伤,然后就直接冲入密林,最后带着一脸血痕被光荣地吊在了一颗歪脖子树上...

    日了狗了!

    跳伞挂树上,这事陈斌听说过。可这新奇的体验,还真是第一次,顾不得脸上的疼痛,陈斌抽出绑在手臂上的伞兵刀割断绳索,接着抱着树干慢慢滑到地上...

    将狙击步枪的背带一拉,将步枪甩到身后的同时,陈斌抽出手枪。警惕地看着四周,这里似乎是一座农庄?

    陈斌小心翼翼地走到密林外围,看着眼前的一片方块状整齐的田地,心里悄悄松了口气。

    虽然在敌占区哪里都不安全,但这个位置总归比密林中好得多。视界开阔,两边都能跑...

    停下脚步,陈斌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装备,确认没有遗漏后,这才开始判断自己眼下的处境。杜弗河附近的地图,按照要求是每名伞兵都要牢记的。尤其是关于集结区的位置,可陈斌眼下却越想越不对劲...

    按照任务规划,第82空降师的集结区在杜弗河西部,靠近瑟堡的方向。他们集结后将会进攻位于杜弗河西的圣梅尔小镇,而自己所在的101空降师集结区则在杜弗河东,进攻卡朗坦方向的德国守军,然后就地铸成两道防线阻击瑟堡方向的德军援军。

    可以发现,无论是找82师,还是101师,最重要的地标信息就是杜弗河!只要找到杜弗河,在根据月亮所处的方位确定方向,基本上都能找到集结区。

    那么问题来了,河呢?!

    我特么地图上辣么大一条河呢?!

    别说四顾心茫然了,陈斌回忆了一下,似乎从自己飘在空中的时候就没有看到过河流。这尼玛?!领航员是干什么吃的?!

    这特么给我丢哪里去了?!

    就靠自己附近这一块农田,一小块密林,根本无法作为有效的地标信息来判断自己所处的位置啊。

    陈斌懵逼地从口袋里拿出一个用于敌我识别的小哨子吊在脖子上。接着叹了口气,收拾好装备,抬起头看了看月光...

    认命般地向着东方走去,至于能不能遇见部队,那真是鬼才知道了...

    小心翼翼地走在漆黑的田野上,陈斌抱着狙击步枪走走停停。这一路上,越走越诡异,敌人、自己人,统统见不到...

    道路、桥梁等关键的人为地标建筑,也没有遇见。要不是耳边还能听到连绵不绝地枪炮声,陈斌都要怀疑是不是这个任务世界出bug了...

    “呼噜噜~”

    嗯?!

    莫约走了一个多小时后,陈斌忽然听到一阵汽车引擎的声音。

    有车,就意味着有道路!

    辨认着声音响起的方向,陈斌抱着枪一头扎进自己左侧的密林中,向着刚刚响起汽车引擎的声音快步跑去...

    一颗颗树木在明亮的月光下拉出一道道黑色的阴影,让密林显得有些鬼影重重。哪怕作为一名鉴定的唯物主义者,陈斌都有点瘆得慌,虽然这份恐惧很多都是来自群居动物在独自行动时的本能恐慌。

    很快,陈斌眼前的树木越来越稀疏,密林的边缘快要到了!

    陈斌放慢脚步,猫着腰,小心翼翼地借助不知道是灌木还是草丛的掩护慢慢地向前摸去。只要找到道路,顺着道路走下去,别管走到哪,总归能看到一些聚居区。

    有聚居区就代表有人,无论是敌人,还是自己人!有目标总比自己漫无目标地乱晃要好!

    “嘿,老兄!”

    “谁?!”

    忽然响起的声音,吓得陈斌顿时一抽。下意识地丢开狙击步枪,抽出大腿袋上的手枪,半举到胸前的高度...

    而陈斌不知道的是,当开口的人听到陈斌口里的“who”时,同样松了口气。

    “我在这!”

    “电闪?”

    听到英文的招呼,陈斌放松了些,但也不敢完全放松。迈步的同时,陈斌嘴里喊出口令,如果对方对不上,陈斌立马调头就跑...

    虽然被近身的狙击手并不像游戏中的法师一样脆弱,但好歹也是一个远程攻击职业,能安全的解决对手,干嘛要玩猪突?!

    “雷鸣!老兄,放松放松!”

    “你干嘛不出来?哪个单位的?”

    口令正确!

    陈斌再次放松些的同时,也不禁疑惑。既然对方先发现了自己,还能确定是自己人的身份,那他为什么还不露面?

    正所谓事出反常必有妖,陈斌双眼死死地盯着声音发出的方向,手中的手枪一直不曾放下。

    莫非他被德军先抓住了?然后当成诱饵勾引自己上钩?

    “我...我动不了,快点,伙计,快过来帮帮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