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会穿越的佣兵 > 第六十三章 jump!
    “先生们,罗医官给你们开了晕机药,现在吃一颗,升空三十分钟后再吃一颗!”

    坐在机场的跑道边,陈斌身边就是一架C-47运输机。这也是等下会将他们送到欧洲大陆的大家伙...

    说实话,凌晨才去睡觉,中午才醒的众人。简单吃个午餐,收拾装备就花了好几个小时,按正常作息来说,现在应该是吃午餐的时间...

    结果,午餐变成了晕机药...

    哎,谁让规定要吃呢...

    拿着手里的小药丸,陈斌丢进口里,接着脑袋一抬,将其生吞下去。

    “第二排注意,祝你们好运!”

    “上帝保佑你们,让我们在集结区见!”

    简单地祝福后,温特斯走上前,一一将坐在地上的众人拉起。在登机前,温特斯注视着每一个人的脸庞,并伸手排排他们的肩膀...

    谁也不知道,这些面孔,以后还能否再见...

    “嘿,要不要这么矫情?!”

    看着自己面前的手掌,陈斌笑骂道。但还是伸出手,将其紧紧握住...

    真实的伞兵,往往比一些影视作品中更加残酷。

    为了躲避高空的雷达侦测,以及战斗机拦截,更是为了提高伞兵们的落地速度,实战中的伞降往往高度都低得离谱。

    几乎是卡着开伞的最低高度飞,可这样一来,敌军的防空火力可不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

    飞机被凌空打掉的、在空中被击落的、伞绳意外发生缠绕的、或者空速过大,哪怕开伞了,但由于高度问题,落地成盒的...

    简直不要太多!

    这些非人力所能抗衡的因素,让陈斌也不禁多愁善感起来。本以为自己多少也算一个有实战经验的老兵了,应该能面不改色,可陈斌发现,自己还是那个脆弱的普通人...

    本来,在战争中,也不存在超人...

    “祝你好运!”

    拍拍陈斌的肩膀,温特斯和陈斌一起走向登机的舱门。

    “接一下,伙计!”

    举起那支抱着天鹅绒布的狙击步枪,陈斌先将其递给机舱内的士兵,好巧不巧,接枪的人正是当初问自己的尤金...

    仿佛冥冥之中,自有天意。

    由他来,由他去...

    “你不会打算就一直包着这个绒布空降吧?”

    等到陈斌登上飞机,众人再将最后登机的温特斯拉进机舱后,又是尤金,开口问道。

    “当然不,它的使命已经完成了!接下来,是它的使命!”

    一把摘取绒布,陈斌指着露出峥嵘的狙击步枪...

    简单的对话后,机舱内陷入一片沉寂。不多时,机舱外开始响起螺旋桨引擎启动的声音。两台14汽缸的引擎震动带动整个机体都进入了一种抖动的状态...

    全金属舱体的C-47运输机内,金属碰撞声混合螺旋桨引擎的轰鸣声,响个不停。平白的又使紧张的氛围变得更加紧张...

    不多时,飞机动了...

    作为后登机的人,陈斌的位置更加靠近并未关闭的舱门。

    只见一架又一架C-47运输机,在晚霞的照应下,开始滑向起飞跑道...

    正如尼克松中尉昨天说的那样,今天是晴天,一个艳阳高照的好天气!晚霞的余晖洒在大地上,让正在准备起飞的运输机都仿佛蒙上了一层神圣的金光...

    可这一点都不神圣,也不像辛克·史崔尔上校说的那样伟大。

    “轰~”

    引擎的轰鸣声加大,一股推背感传来...

    飞机起飞了...

    螺旋桨飞机的滑行距离比喷气式飞机要短得多,似乎是眨眼的功夫,陈斌就感觉到了离地的失重感。

    一架,跟着一架...

    运载伞兵们的运输机,以一个后世绝对会触发危险警告的放飞间隔迅速离地。并缓缓地在空中结成一个密集而又庞大的机队...

    从其余十五个以上机场起飞的超过三千架的运输机,以及护航战斗机汇聚一堂。彼此间的间隔近到了,陈斌甚至都能看到隔壁那架飞机上的人...

    地面上,所有人都不自觉地站直了身体。英军的地勤、防空兵,还是美军的留守人员,大家伙高昂着脑袋,目送着这些明知山有虎,却偏向虎山行的猛士们。

    跨越海峡的距离并不算远,可对这个年代的螺旋桨运输机来说,也不算近。

    晚霞时出发不久,天空就变得漆黑。明亮的月光洒在海面上,透过那粼粼波光,陈斌目视到就在他们下方,还有同样规模浩大的海军舰船,正搭载着地面登陆部队向欧洲大陆而去...

    真不愧是人类历史上规模最大的战争之一。

    眼前的所看到的一切,让陈斌目不暇接。以至于都忽略了时间的流失,只是伴随着耳边的轰鸣,静静地等待着。

    如此大规模的战争机器集结,带来的心灵压迫感宛如对陈斌进行了一场心灵洗礼。在初看这一幕时,陈斌感觉自己的心跳仿佛都变得急促...

    而渐渐平息后,陈斌反而一片宁静。

    “检查一下各自的装备,我们马上就要到欧洲了!”

    “注意灯光信号,随时做好跳伞的准备!”

    听着耳边温特斯的声音,陈斌再看看地面上的点点星火,手中再次握紧了步枪...

    和未来坐飞机时看到的灯火不同,在战争状态的灯火管制下,此刻地面的灯火绝对不是代表万家团圆的烛光,而是...

    探照灯的灯光、防空炮开火的火光,还有时不时划过夜空的曳光弹拉出一条条用于指示弹道的死亡光线...

    “轰~”

    “砰~”

    区别于引擎那持续不断的轰鸣声,地面上一声声炮响随着陈斌等人接近,越发的震耳欲聋。还有那高射机枪连绵不绝的声音,原本的宁静忽然间被打破。

    由静到动的转变,仿佛只是刹那...

    幸运的是,代表死亡的光柱一直没有关顾到陈斌所在的飞机。

    “砰~”

    就在陈斌刚刚生出一丝侥幸心理时,就在不远处,一架C-47运输机忽然爆出一团火光,然后呼啸着一头栽了下去...

    “准备!准备!”

    “起立!”

    同样在舱门边的温特斯也看到了这一幕,尽管舱内的灯光信号还是红灯,但温特斯依旧战起身,招呼着士兵们做好随时出舱的准备。

    实战终究不是训练,可以有足够的时间给你犹豫。等到灯光信号亮起绿灯,再做准备,再跳伞,可能你就永远也跳不出去了...

    “one,ok!”

    “two,OK!”

    ···

    “jum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