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会穿越的佣兵 > 第六十二章 战争前夕的宁静
    “三天份的口粮、巧克力棒、提神糖、咖啡粉、砂糖跟火柴!”

    “罗盘、刺刀、土工器具、弹药、防毒面具、预备弹药...”

    “注意啦!如果你们还没有签大兵人寿保险单,现在去总部行政连找伊凡斯中士,可别让你们的家人白白损失一万美金!”

    尤波泰瑞机场的南边,一段似乎原本是滑行道的道路上,陈斌正和其余伞兵战友们一块在上面清点着自己将会带到战场上的物资。

    看着自己面前快要堆成山的物资,陈斌脑海里忽然冒出一句经典台词。

    “咱老李就没打过这么富裕的仗...”

    假如让李云龙看到这美军的单兵物资,恐怕直接惊喜到晕厥。人手一把.45的M1911就不说,同时期的国内军队,哪怕是国军,基层军官能不能人人配上手枪都另说呢...

    其余的物资更是丰富到了离谱的程度,尤其是香烟!

    除了每一盒口粮里自带的四支香烟外,更是额外发放了两包。而后来,陈斌也搞清楚了为啥自己觉得这个烟格外好抽...

    因为加料...

    战争时期的配发香烟,里面往往会添加一些大麻之类的东西。在控制好剂量的前提下,这些玩意可以帮助大兵们更快的镇定下来。甚至在一些极端条件下,顶替止痛药的作用。

    不过想想,如果把这个烟抽习惯了,以后可能会出现的戒断反应。陈斌犹豫了一下后,还是将这些香烟塞进包里,平时是不敢再抽了...

    这会抽得有多香,等回归现实后就有多惨!

    毕竟这些玩意在现实世界中,那可是妥妥的毒品啊,哪怕在国外,除了荷兰这种开放到内裤都丢了的地方外,几乎都是限制级吸食品...

    “都收拾好了吗?”

    正在陈斌一边胡思乱想,一边收拾自己装备的时候,温特斯中尉忽然悄咪咪地出现在陈斌身边。

    “差不多了,不过这个腿袋,我用不惯。武器我自己抱着跳下去吧...”

    这里又是一个陈斌曾经没想到的地方,在这年头,美军跳伞居然习惯是把武器装在腿袋里,吊在腿上往下跳...

    和后期有专用枪衣保护,放置的方法完全不同。

    陈斌思来想去,总感觉这玩意不靠谱。

    毕竟吊在腿上,万一空中出什么问题,武器都没法取出来。尤其是自己那劣质的狙击步枪,恐怕也经不起这么折腾...

    要是落地环节出现什么意外,腿袋先触地,导致狙击步枪的瞄准镜基座出现了松动,或者万一撞树上了什么的,战场上可没有给自己重新校枪的机会。到时候,自己之前制作的弹道表将全部沦为废纸!

    “你确定要这样做吗?”

    “确定,M1903有个好处,能装背带。我到时候套在脖子上,挂在胸前跳就好了,固定伞也不需要我操作什么...”

    收拾好自己的东西,陈斌将多余的腿袋塞到温特斯怀里。

    “这玩意,还是留给有需要的人吧!”

    “你跟我们一块跳吧?我跟密汉说一下,我想了想,有你在,我能安心一点!”

    接过腿袋,温特斯显得有些不好意思...

    C-47运输机的标准载员虽然有28人,但根据伞降需要,以及航程限制。每架运输机,按标准只会搭载12-15人,并不会满员装载。

    这个人数,刚好是一个班组的人数,而作为二排的近乎于流离人士的陈斌。自然和连部那些差不多状况的行政军士等人算在了一块,乘坐同一架飞机。

    现在温特斯找来,明显是在演习中被陈斌养刁了胃口。习惯了身后有人掩护,忽然没有了,总感觉没有安全感。

    “拜托,能不能不要说得这么gay里gay气?!”

    无奈地翻了个白眼,陈斌也不拒绝这一点。能和温特斯这个熟悉的人一块踏上征程,对陈斌而言,也会更加安心。

    D日就要来了,无论老兵,还是新兵,在这一刻就没有说能够不紧张的。所有的坦然,都只是装的...

    “E连注意了!”

    “海峡对岸一片雾气!所以,今晚不跳了!登录行动延后!”

    就在两人谈妥,准备进入待命状态时,密汉连长的声音也同时响起。

    登录行动延后,战士们也不需要继续待命。

    仿佛被航班延误耽误出行的旅游团一般,众人在晚上又被安排到一间放映室内看看电影。大战前的宁静,又多了一晚...

    和冰淇淋一样,在这个年代奢侈的事情,对陈斌来说丝毫没有吸引力。黑白电影看不习惯的陈斌走出营帐,只见尼克松中尉和温特斯不知何时已经在营帐外了...

    “嘿,你的军士来了!陈,要来点吗?”

    尼克松看着陈斌,脸上笑着摇了摇自己手中的酒壶。

    “谢谢,我想我需要它!”

    在这个没有室内禁烟政策的年代,电影放映室内的空气并不好闻。时刻勾引着陈斌也学他们一样,点上一支,可陈斌不敢,而这略显压抑的氛围,搭配上昏暗的夜空...

    陈斌又实实在在的需要一点东西来麻痹自己的大脑。

    “嘶~爽!”

    1869年的威士忌,入口的刺激感格外强烈。醇厚的酒香遗留在唇齿间,经久不散...

    毫无疑问,如果放到后世,这几口酒也价值不菲...

    “天要晴了!”

    刚刚将酒壶还给尼克松中尉,陈斌就听到尼克松忽然来了这没头没脑的一句话。似乎是转瞬间,陈斌又明白了...

    “明天就要跳了吗?”

    “大概率是的,适合大规模空降的窗口期可不多。你看天空,如果到明天中午还是这样,那我们明晚就可以在法国见了!”

    三人边走边聊,尽管两名中尉加一个列兵的组合看起来有点奇怪。但大战将临,看到这一切的宪兵们明智地选择了忽略。

    没有人愿意在此时上前问询...

    “好了,让我们想想开心的事情!刚刚我们聊到,等战争结束,温特斯和我回芝加哥,陈,到时候你也一起来吧?我不会亏待你的!”

    “你可以相信他的话,这家伙的老爹是个富豪!”

    “呵呵,好啊!到时候咱们一块去芝加哥!”

    “那就一言为定!对了,说起来,咱们连就有一个芝加哥人...”

    “谁啊?哦...他啊...”

    “想想看,伙计们,咱们在那个芝加哥人手里成功熬过了712天呢!真是值得庆祝的事情,陈,再来两口?”

    “你比温特斯这个没趣的家伙有趣多了,有机会咱们喝两杯!”

    “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