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会穿越的佣兵 > 第五十六章 此时,一个老头悄然路过
    乘坐邮轮出海,在未来绝对是一种很放松,很轻松的消遣。通常只有那些既有钱,又有闲的人才会选择邮轮。

    陈斌曾经也幻想过,等有一天自己有钱以后,也买上一张船票,不疾不徐地坐着邮轮在大海上慢慢漂上那么几个月。

    可惊喜总是来得这么突然!

    突然到了有些秃然的地步...

    陈斌发誓,以后自己打死也不愿意再坐第二次邮轮了。

    起航时,一切正常。

    站在玛利亚号的甲板上,吹着清凉的海风,远远望去。从布鲁克林军港驶出的邮轮刚好会经过自由岛上的自由女神像。

    橙红色的晚霞撒在女神像上,宛如为女神披上了一件鲜艳的披风。伴随着微波荡漾的湛蓝海面,景色超级棒!

    虽说在《美国狙击手》的世界里生活了三年,可陈斌从未来过美国的东海岸。横跨一个国家的旅行,对那时候着急学法语的陈斌来说过于奢侈了些。

    于是乎,前往战区旅途的伊始,陈斌非常满意。

    好烟,好景,应接不暇...晚上的玛利亚号上还为大兵们准备了丰盛的晚宴...

    然而事实证明,一切的美好都是短暂的。

    当晚宴结束后,回到住宿的地方,陈斌差点傻了眼。

    密密麻麻的床铺几乎铺满了整个邮轮的舱底,别说独立房间了,双层床都变成了三层。床铺一个接上一个,一眼望去,对比宿舍,更像是一个密集的工厂。陈斌这些大兵们,就是一个个躺在床铺上等待出货的商品。

    更加闹心的是,这年头可没有什么公众场合禁止吸烟这么回事。在这个民航飞机上都允许抽烟的年代,这个舱室的味道可想而知...

    烟味、汗臭味、体味、还有一些乱七八糟的食品甚至垃圾挥发出来的味道。差点没将陈斌直接送走。

    几乎快丢了半条命,这才抵达英国奥尔德本的陈斌等人连喘口气的功夫都没有。转过头,便再一次投入到更加紧张的训练当中。

    在训练的间隙,陈斌悄悄扫了一眼日历。如今已经是1943年的十月了,距离历史上最残酷的战役之一,诺曼底战役开始,已经不到八个月了。

    在这段时间里,陈斌训练之余,便是想尽各种办法,去折腾枪管。不说提高精度,起码也得将枪管打到最合适的耐久度,方便提高自己在那场战斗中的存活率啊!

    与此同时,演习也渐渐多了起来。营连规模的小打小闹,陈斌不想多说,光是集团军规模的演习都出现了。

    “唉...”

    趴在自己的阵地上,看到温特斯中威抵达预定地点后,给自己打出的安全手势。陈斌叹了口气,接着抄起自己的劣质狙击步枪猫着腰,一路小跑到温特斯身边。

    而温特斯身边的马拉琪更是直接让出自己的位置。

    陈斌在E连二排中的地位,随着演习增多,很快有了质一般的提升。

    哪怕是看陈斌最不爽的葛奈瑞也不得不承认,在战场上,如果有一个枪法如神的狙击手吊在自己身后,是一件无比幸运的事情。

    至于“帮助我们打击关键目标,就是怕死躲在后面”这种屁话,才不是他葛奈瑞说的呢!说过也不承认!

    “索伯又迟到了!”

    “习惯了...”

    一听温特斯那面无表情的话,周围的士兵们,无论是李普中士,还是马拉琪上等兵均是一副习以为常的样子。

    自己等人的连长,迷路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

    甚至陈斌都很好奇,这样一个连地图都不会看的家伙到底是怎么从军校毕业的?

    虽然他们是空降师,可编制是陆军的编制啊。又不是在“犹大”空军,索伯这个犹太人哪怕有关系也不好混吧?!

    等待了快二十分钟后,温特斯当机立断。

    “我们必须得走了!”

    “不等索伯还有一排了吗?”

    “不能等了,这是个T字形交叉口,我们自己解决吧!以双向火力掩护封锁道路,你去右边和一班汇合,叫葛奈瑞和二班向左,我带三班从中线突破。陈,你还是留下来警戒,然后我们掩护你通过。”

    安排完任务,众人立刻行动起来。

    陈斌向后,跑到一处地势稍高的位置,架起自己的狙击步枪。静静地等着二排通过道路。在这种大规模战争中,道路这种交通线绝对是最危险的地区。

    一来,碰到敌军的可能性很高。二来,一旦遇敌,没有掩体便于组织反击不说,连部队分散降低损失都很难做到。

    所以留下自己一个人断后,陈斌也理解。谁让目前,整个E连只有自己可以稳定地保证三百米内的精确打击呢...

    通过瞄准镜看着二排的士兵们以班为单位,有条不紊地通过道路。陈斌颇有些索然无味的感觉。

    大规模战场给陈斌留下的印象就是无聊。那波澜壮阔的战争对单个士兵而言,可能就是在荒野中提心吊胆地奔跑,很可能跑上半天、一天,也不会遇见哪怕一个敌人。

    当真是无聊至极!

    然而就在此时,一名踩着自行车的老头悄然路过。在看到率先通过的一班后,老头立马调转车头,然后遇见二班,再次调头...

    这可疑的举动,让陈斌预压扳机的手指继续往下扣了下去。

    谁知道这老头是不是“敌军”收买的探子呢?反正也是演习,又死不了人。

    于是乎,在这样的指导思想下。连续调头两次,结果还是撞上了温特斯带领的第三班的无辜老头,就在自己张开双手,表示无奈时,直接被一发空包弹掀翻在地...

    而看到眼前这一幕,脸上刚刚露出微笑的温特斯当场陷入呆傻。正打算打个招呼的话临到嘴边顿时变了个调。

    “谢特,陈,你特么在搞什么鬼?!”

    快步冲到老人身边,一把扶起老人,温特斯连忙问道。

    “先生,你还好吗?有没有受伤?”

    “well...看来,我不是被你们抓住了,是被你们击毙了!美国佬,你们成功了!”

    还能开玩笑,看来人没大碍...

    温特斯长出一口气。要是这老头因为陈斌这一下摔伤了,那E连又要多出一堆麻烦事。

    就在温特斯准备道歉时,忽然远处传来一个熟悉的吼声:

    “冲吧,骏马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