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会穿越的佣兵 > 第五十四章 向陈道歉
    “看吧,你的计划泡汤了,中尉!”

    从运输给养的卡车上扛起一筐蔬菜,陈斌走到温特斯身边时,颇感有趣地打了个招呼。

    自己设想过好几种逃避晋升的方法,比如主动犯点事然后受罚降级...

    在美军军法中,非军事司法处罚补充条例第15条里明确规定了非军事司法的处罚方式。可对士官而言,通常O-3级别的连级指挥官只有权力降低E-4及以下士兵的军衔。

    而中士,则是E-5,本以为就这样泡汤了,人也做好了认命的打算,跟着温特斯走上台前。结果可好,连长搞不定的事,团长能搞定!

    “可能吧,等下忙活完咱们再说。”

    温特斯拿着笔一边记录给养入库的数量,一边淡定地回道。那滴溜溜乱转的小眼睛,在陈斌看来,指定又在计划什么新的方案。

    说起来,陈斌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叫做迪克·温特斯的中尉就仿佛盯上自己了一样。饶是自己当着他的面打架斗殴,他都没有放弃任命自己为二排军士的想法。

    不过,有时候想想,这种有人关心的感觉还是不错的。尤其是在这么一个充满歧视和恶意的军营里,二战时期的美军中,对有色人种的恶意远不是后世可以比拟的。

    甚至在很多时候,陈斌都想干脆放弃这个任务算了,咱不受这鸟气...

    可如果自己放弃这个任务,那三个教学世界,自己就考核失败两个了。这也太给穿越众们丢人了吧?!

    于是乎,陈斌穿上围裙,忍了!

    在伙房干活,对陈斌来说无所谓。毕竟国内有去炊事班帮厨的传统,曾经陈斌也经常做这个活,可以说毫无心理负担。

    在干活之余,陈斌还悄咪咪地观察了一下厨师们做饭的动作,要是能学两手西餐做法似乎也不错?到时候从兵团退役后,用服役期后面积攒的钱,开一家西餐厅,加上自己的法国经历...

    甭管这东西咋样,噱头那是足足的!什么“师承法国名厨啊”,什么“游历各国,加入不同风味”啊...

    嗯...有前途!有钱途啊!

    然而,陈斌有些失望了。所谓意面,这玩意和盖浇面有啥区别?面条煮热,酱汁烧好后往上一倒,搞定...

    牛排更是在陈斌看来没什么技术含量,预装好牛排往上一丢,烤好以后,还是酱汁往上一倒。简单粗暴...

    “陈,明天我们的伙房之旅就结束了。”

    一如往日一样,一大早就开始搬给养的陈斌在路过温特斯身边时,后者忽然开口说道。

    “嗯,我知道了。”

    “想好如何和兄弟们相处了吗?经过上次的事情后,他们应该不太会再惹你了,听马拉琪说,葛奈瑞的眼眶到现在淤青都没有消散。”

    温特斯一边叫住一名路过的士兵,命令其接过陈斌手中的活,一边拉着陈斌说道。

    “我们在这也有两周了,我想我那天的做法可能确实有些操之过急了。我想以后,我会多给你制造一下表现自己的机会,多帮助他们,一如那天索伯惩罚戈登时,大家伙一块跟上跑的那50里!”

    “我想这么来几次后,他们会心悦诚服地接纳你的。你觉得呢?或者这两周,你有想到别的方法吗?”

    这两周...自己一直在看怎么做西餐...

    这话,陈斌当然是不能说的。不过温特斯的说法,陈斌也认可。

    所谓同甘共苦,感同身受。当一人被罚时,其余人一起跟上,那种团队凝聚力简直是蹭蹭往上飚。那一天,陈斌也跟上了。

    或许自己这几个月能过得还算安逸外,也有这部分的原因在。可道理是这么个道理,温特斯说得也没错,但或许是小孩子脾气犯了...

    凭啥要自己努力,获得这帮白人的认可?

    都是两个胳膊顶着个脑袋,这帮屌人是哪里来的优越感?明明成绩还不如老子!

    要是好好说话,陈斌也不介意在训练中指点一下,帮助一下他们。至于自己上赶着去帮人,求认可...

    这种事,陈斌觉得自己接受不了。

    “算了,中尉。顺其自然吧,再说了,我现在都降到下士了,就当普通一兵也很好,我也没有觉得中士的军衔有多么重要。”

    说完,陈斌揽住温特斯的肩膀。

    “走吧,回去吧。中尉,你是个好人,放心,你需要帮助的时候,我肯定会帮你!”

    这也就是温特斯,被陈斌揽住肩膀也不责怪。反而心里有种很奇怪的喜悦感...

    自己被称为好人的话,温特斯听过不少。可陈斌这个完全不认可其他人的家伙居然认可自己,这分量感觉就不太一样...

    勾肩搭背地回到宿舍,刚一进门,陈斌和温特斯就察觉到了宿舍内气氛上的凝固。士兵们停下了交谈,停下了自己手上的动作,默默地看着门外那两个身影。

    从他们的眼神中,陈斌读出了尴尬、读出了喜悦、甚至读出了..畏惧?!

    喜悦不用说,自然是因为温特斯中尉的回归。作为E连公认的好人,温特斯在士兵们心目中的地位比连长索伯还要高!

    至于尴尬,陈斌猜测应该是当初自己和葛奈瑞冲突时,士兵们全部拉偏架导致的。陈斌可不会忘记,那时候二排有多少拳脚落在了自己身上...

    畏惧,那还用说吗?!

    咱们特么一个排的人都拉不住你,还是让你给葛奈瑞揍成了那副德行。此人“武德惊人”,害怕...

    “咳咳,葛奈瑞!你没什么想说的吗?”

    相顾无言的尴尬局面下,温特斯一声轻咳,打破沉默。

    “我说什么?”

    “上次的事情还没有结束呢,你需要为自己的不当言论向陈道歉!”

    “兄弟们,咱们来到军营,就是兄弟。到了战场上,只有你身边的这些人可以帮你,你也只能指望他们!纠结过去,没有任何的意义!”

    “你的敌人不会因为你是白人,还是黄种人,或者黑人而网开一面。敌人的子弹也不会区分你们的信仰,给予你们不同的伤害。”

    “我们来自五湖四海,我们每个人的教育、信仰都不一样,可那又如何?我们还是团结在了一起,既然你们能接受犹太人,能接受天主教徒,为何不能接受陈?”

    “葛奈瑞,你需要为自己的行为,向陈道歉!这是我的命令,也是E连的底线!如果你不能做到,那我只能请你离开E连,最少也是,离开二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