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会穿越的佣兵 > 第四十一章 地雷如积木
    陈斌笑嘻嘻地将刚刚发生的事情搪塞了过去,可孙军也不是个傻子。

    联想到陈斌的服役经历,再加上那群新兵们的表现,他哪里不明白陈斌这是替自己整顿了一波新兵蛋子们。

    这事放在某些小心眼的人身上,可能会觉得陈斌在喧宾夺主。可偏偏孙军的脾气还是很好的,甚至还觉得陈斌这样干了,自己也省事省心...

    这小小的插曲就这么过去,然而,还不等陈斌看着有所好转的新战友们露出笑容。幺蛾子,它又来了!

    先是高等装病被戳穿后,自己故意摔折了自己的胳膊赖在卫生队;后是结训大会上,被曝出秦雄擅自在暗地里修改成绩的丑闻。

    “恁啊!恁,烂泥!就是给恁扶到墙上,你都撑不起来啊恁啊!”

    咦?这结巴连长骂人的时候居然没结巴了?!

    站在连队办公室里,陈斌显得很是随意。反正也是来这当“别人家的孩子”的,也不需要自己替谁求情,骂得也不是自己...

    “恁瞅瞅,恁瞅瞅陈斌!都是一....一个班的好兄弟...你瞅瞅人家,那..那才是真...真标兵!”

    “还是恁觉着当标兵改个成绩就...就完了?!”

    “那他是老兵,不公...”

    “恁说啥??”

    一听秦雄的狡辩,崔连长更是来气。而向来“识时务”的秦雄一见这架势,立马认怂...

    “没啥,连长,我错了!我回头给您写一万字的检查!”

    “中!”

    “不是,恁说啥?给我写?!”

    ···

    ···

    暂且不提连队办公室里的鸡飞狗跳,当陈斌带着蔫了吧唧的秦雄从连队办公室里出来后,陈斌深深地看了他两眼,忍不住叹了口气...

    自己经历这么多次新训,唯独就这次,格外精彩。

    先是神仙战友,不说欺软怕硬的秦雄,那个看着有点个性的高等更是到现在连人都看不到。而另一边,工兵团里也四处流传着一个消息。

    前段时间的地震,将这西南边陲之地里,很多遗留的地雷都从地底翻了出来。在山洪的作用下,更是发生了严重的雷场位移。

    在这种地雷严重威胁到了人民群众正常生产生活的情况下,工兵团自然义不容辞地派出了扫雷队伍,逐一清理雷场。

    工兵团的排雷冠军作训参谋陈晨自然也在排雷队伍之列,而三天前,他被炸伤,截肢了...

    这严重的伤残情况,让整个新兵群体里都对地雷二字蒙上了一层心理阴影。而作为直面地雷危险的地爆连新兵,张晓菲几人更是有点惶惶不可终日那味道...

    再看看身边的秦雄...

    人家都是士气可嘉,自己这是啥?!

    那不能说萎靡不振,只能说压根没有士气可言...

    真真是,长叹息以掩涕兮,哀兵生之多艰啊...

    不管陈斌的心里活动是什么样,世界还是照常运转。结束新训后,专业训练也立马跟上,尤其是在这个急需专业排雷人员的时候,几乎是新训前脚结束,后脚就组织了教导队,对这一批各地爆连新兵们集中教学。

    而在这个阶段,陈斌才算真正开始了工兵业务的学习。

    在很多人眼里,或者影视剧里,工兵排雷就是一人拧着一个金属探测器满地晃悠,找到地雷后,挖开土层,给引信插上保险鞘这雷就算处理好了,直接提出来就可以了。

    地雷的引爆方式也是人踩上去,再提起脚以后才会爆炸。而真正的排雷,哪里有这么简单?

    真正的地雷,千变万化。从爆炸空间来说,有地底爆炸的,主要依靠冲击波杀伤的,这种雷现在已经很少见了,杀伤范围太小;有地表爆炸的,以小钢珠等弹丸进行面杀伤的,比如大名鼎鼎的阔剑地雷;还有在空中爆炸的,也就是所谓跳雷。

    而跳雷也是大多数反步兵雷里最常见的一种雷,原因也很简单,跳到空中的雷,杀伤范围更大!通常覆盖面积能达到方圆十米左右...

    并且最关键的是,通常跳雷引爆高度都在一米二左右。这丧尽天良的设定,看得陈斌一阵蛋疼,碰到这种雷宁可被炸死,也不想被炸伤啊!

    至于原因嘛...

    各位可以摸摸自己身上,一米二左右的位置是啥...

    刚刚只是从爆炸空间上来讲,从引爆装置上也有不同的分类。常见的压发,松发,拌发不用太多赘述,除了这些,还有震动传感引信、声音传感引信、无线遥控引信、电力控制引信、磁力传感引信等等各种各样的引爆方式。

    哦,对了,还有一个工兵们的噩梦:防拆除引信!

    更加丧心病狂的是,引信这玩意,是可以联装的!

    就比如最早的跳雷,二战时期德军使用的S型地雷。这种第一代跳雷,就可以安装防拆除、压发以及拌发三种引信,无论是哪种方式被触发,都会导致这玩意跳到半空中,射出那罪恶的小弹丸。

    听着拄着拐杖的陈晨参谋介绍到这,饶是陈斌对爆炸物有所接触和了解,也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气。因为刚刚说了半天,还只是引信的分类。

    想想看,不同种类的地雷可以组成混合雷场;而不同的引信组合,又可以为一款地雷增加多种触发方式,那么如果把不同雷上的引信有机串联,那岂不是可以形成一片极度复杂的连环混合雷场?!

    甚至地雷下方再设诡雷,组合方式堪称千变万化。

    这一枚枚地雷,一枚枚引信就好像一个个积木。积木块都是固定的,可在玩积木高手的手里,那些平平无奇的小方块最终可以组成宏伟的建筑、瑰丽的景观,而在新手手里...可能只能拼出一个看上去像房子的房子吧...

    地雷就是这么一个玩意!在菜鸟的手里,布置出一个标准的雷场,问题不大。可在布雷高手的手里,这些地雷简直能被他们玩成艺术...

    而陈斌,一直以来,最讨厌的就是艺术。

    登峰造极的艺术家往往与疯子只有一线之隔!

    陈斌自认为自己只是一个平常的正常人,连天才、人才都算不上,自然不敢去挑战一下“疯子在左、天才在右”的领域。

    毕竟在那个领域里,对自己来说,就是“天堂在左、地狱在右”了...

    简单地说...

    十死无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