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会穿越的佣兵 > 第三十九章 陈斌,打人啦!
    付费内容,陈斌发誓自己不想再看第二次...

    本以为是观摩一场爱情动作大片,或者是生理科普片,结果硬生生变成了恐怖片...

    画面回到五分钟前,只见姜锦关门房门后,居然掏出了一个托盘。而托盘里无一例外,均是那种看上去就不是给人用的注射器。

    那如同三流恐怖片中,疯狂护士长用的杀人道具般,快赶上自己小臂粗的注射器,看得陈斌眼角直抽。而高等,更是直接从病床上吓醒...

    不装了,不装了!

    再装就真要死了...

    而真正确定了高等没事,只是装伤后,陈斌留在卫生队的任务也结束了。当下脚底抹油,提桶跑路...

    少妇,还是学医的少妇,果然不是自己这种小处男能驾驭住的!

    “高...高等他没事吧?”

    “没事,确定是装的了,连长!”

    等回到地爆一连的宿舍后,陈斌先去了趟连队办公室,找崔连长汇报了一下情况,也算报个平安。接着,这才慢悠悠地回到宿舍。

    虽说陈斌不怕五公里这种已经可以说是小儿科的体能训练了,但从客观上讲,因为高等装病的事,自己还真逃掉了一次体能训练...

    这玩意就和上学逃课似的,人家挨整,我划水!突出的就是一个快乐!

    “诶,保家?怎么就你一个人去打水了?”

    心情还不错的陈斌在走廊上碰到了双手提着四个水壶的赵保家,笑着打了个招呼。

    面对这个爱笑的憨憨,陈斌也很有好感。

    人们常说,在部队能待下去的只有三种人。

    一,是狠人!强人!

    这种人军事训练,尤其是体能等科目,成绩好得批爆,武德惊人。平时自然没什么人敢惹,甚至有时候比武还得靠他们出力!

    二,是聪明人!

    这种人通常成绩不算好,只能说平平无奇。但这帮人很会来事,非常善于处理人际关系,总能在战友们和领导们中间混得如鱼得水!

    这三嘛,就是赵保家这样的老好人。

    他们成绩不突出,也不会来事。可几乎苦活,累活都是他们在做,而且做得任劳任怨,就如同一头勤恳的老黄牛。

    再混蛋的人,都很难对这种人产生恶感。

    “嘿嘿,俺不累!他们训练累了,俺就寻思让他们歇会,俺不累,俺去打就好了。”

    见到陈斌,赵保家脸上立马绽放出那个憨厚到有点冒傻气的灿烂笑容,在陈斌强行夺过他手中的两个水壶后,笑意更甚。

    “陈斌!”

    “嗯?怎么了?”

    “高等,那个高等他木事吧?俺刚刚都看到他吐了好多好多血...”

    “没事!他是装的,甭担心他!好着呢!”

    看着赵保家一脸的担忧,陈斌笑着安慰道。同时在走回宿舍的路上,陈斌慢慢向赵保家说起刚刚自己经历的恐怖一幕,逗得赵保家嘿嘿直笑。

    和谐的一幕,一直持续到宿舍门口。

    刚一走到宿舍附近,陈斌就听见里面传来一个趾高气昂的吆喝声。

    “水哪?水来了没有?!”

    和陈斌的皱眉不同,听到秦雄的喝声。赵保家就仿佛老鼠见了猫一般,身体立竿见影地出现了一丝蜷缩。

    嘴里一边喊着“来了,来了”,一边快步提着水壶冲进宿舍。

    “打个水这么磨叽?”

    等到陈斌不急不慢地提着两个水壶走进宿舍时,耳边听到的就是这么一句话。而与之对应的,则是张晓菲口中的“辛苦”道谢。

    两相比较之下,陈斌脸色立马黑了下来。

    陈斌自认为自己没有克里斯那么圣母,或者爱当啥子“牧羊犬”,但看着秦雄那副样子,陈斌心头就有些来气。

    而看到陈斌手里提着两个水壶,同时脸色冷峻的样子。秦雄也闭上了叫嚣的嘴,虽然听几个同乡猜测,陈斌这个原蛟龙突击队的老兵跑到这来,八成是在特种部队干不下去了,才被淘汰的。

    但到底也是个老兵,怎么想也不如赵保家好欺负。在不明底细的情况下,秦雄不想和陈斌正面冲突...

    这嘴巴是闭上了,可秦雄手上也没闲着。

    一把扒开桌边准备接水的张晓菲和楚男,抄起两个水瓶就放到自己的床铺底下。可这还没完,提了两壶水后,秦雄还不满足...

    刚刚放下水壶,立马起身,再次从楚男手中夺过一个水壶,这才心满意足地坐到自己的小马扎上,打算好好品尝一下自己“胜利”的果实...

    “咳咳咳...”

    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幕,楚男几人都没了喝水的心思。小胳膊小腿的楚男更是一阵干咳,试图提醒一下秦雄注意自己的行为。

    然而,丝毫没有效果。赵保家更是楞在桌边,不知所措...

    “诶,怎么着?吃独食啊?”

    面对秦雄的宿舍霸权,只有张晓菲这个富二代直白地张口指责。

    “咋地啊?吃独食你不让啊?”

    “我不让!”

    看着被秦雄扭过头喝骂吓住的张晓菲,陈斌觉得自己看戏也看够了。这一班人具体的情况,也大概了解了。

    果然和自己之前的猜测一般无二。

    老子长这么大还没有见过这么嚣张的人呢?!

    再说了,这特么一共就四瓶水。你一个秦雄占了三瓶,自己要是去和楚男他们分一瓶,岂不是说自己怕了他了?

    咱可是新训阶段就敢把下士长揍得头破血流的人啊!

    这要让了,那不是很没面子?

    “走!去厕所!”

    不顾一班人傻眼的目光,陈斌走到秦雄身边。一把抓住对方的手臂,那根看上去粗壮,可以捏一千来下握力环的手臂在陈斌的钳制下,仿佛被一根钢钳夹住...

    秦雄想要发力挣脱,却发现自己居然丝毫撼动不了陈斌那看上去普普通通的手掌...

    沃妮马?!

    谁特么告诉老子,这是被特种部队淘汰,在特种部队混不下去的人啊?!

    然而,现在已经没有时间给秦雄想这个问题了...

    厕所这种藏污纳垢的地方,向来是解决纠纷,处理麻烦,促进战友之间和睦相处的风水宝地。秦雄哪里不知道被陈斌拖到厕所后,会是什么下场...

    听着耳边张晓菲那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欢呼,看着走廊上别的班战士们那一副好奇宝宝的目光,秦雄已经顾不上丢脸不丢脸了...

    “救命啊!来人啊!”

    “陈斌,打人了!”

    “杀人啦啊!”

    -------------------------------------------------------------------------------------------------

    PS:下午禁言了一位网络兵王,说明一下情况。

    首先,这是小说,不是权威报告,用不着您看一句话花费七分钟以上的时间去查资料反驳我。

    其次,别拿自媒体科普当真理。当然,这不是说那些科普up们都是虚有其表,有很多还是非常不错的。

    就拿防弹衣的问题来说,这就和抛开剂量谈毒性一样。不考虑距离,不考虑防弹衣性质,不考虑防弹衣的分级,不考虑弹种,直接武断地说,防弹衣挡住子弹后,百分之百不会造成震荡类伤势,就是纯粹的耍流氓。

    俺之前卖江西长城的防弹衣时,看公安部出具的检测报告中都不敢这么写啊...咳咳咳...

    加上有些问题需要考虑实际,比如战术呼号,代号问题。那是针对特种作战行动中的,在大兵团作战中,不会给每个士兵都起一个代号,同样,一般情况下,指挥也不会精确到单兵。

    可当出现需要对单兵进行指挥的特殊情况时,你不喊名字,又没有代号,难道在无线电中喊“那个兵”吗?

    唉,算了,写军事小说开始,我就碰到了不少这种网络兵王。真的头疼...

    再次强调一下,我特么不是写权威报告,看个小说,我尽最大的可能去写的合理,写的专业一点,已经可以了好不?

    不要说有些专业业务俺不懂,就是真懂的,你能写吗?写小说呢,还是写教程呢?

    写个爆炸物,我是不是还要把具体的简易爆炸物制作方式,配方都写出来,完了赶明哪里炸了,警察一问,你哪来的配方?

    然后人家说,我看小说学的...就是丁丁那个狗作者的...

    好家伙,我还要命不要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