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会穿越的佣兵 > 第二十一章 我们的任务
    我们的任务?

    听到耳麦里克里斯这奇奇怪怪的问题,陈斌微微一愣,嘴里下意识地将这句话复述了一遍。

    “没错,我们的任务!抓住或者干掉扎卡维,以及他的核心骨干!”

    克里斯的声音变得有些冷静,甚至听上去都有些冷酷,丝毫不像之前那样,总有点德州牛仔那种在啤酒馆里打扑克般玩世不恭的味道。

    “楼下那个拿电钻的屠夫,真名叫弗努什!是扎卡维的首席副官!”

    “早上我们找到的大鱼,那个酋长,就是那个小男孩的父亲。他知道屠夫的行踪...你知道这个消息值多少钱吗?”

    “十万!整整十万美元!就为这么一个消息!”

    克里斯自问自答地快速诉说着,同时,楼下的屠夫...不,应该说是弗努什也从小男孩的腿上拔出电钻,徒留一个鲜红的血洞...

    男孩的哀嚎声弱了许多,可能是失血导致的力竭,也可能是那痛彻心扉的疼痛让他再也顾不上哀嚎...

    “听着,陈!现在,他就在你面前!没有遮蔽物,没有掩体,没有逃跑的空间!”

    “只要你扣下扳机,我们的任务就完成了大半!”

    “你也能因此获得总统先生亲自为你带上的荣誉勋章...”

    “陈!”

    克里斯的话,说到这里陡然停下了。因为借助围挡缝隙的观察,他看到,那个屠夫手里刚刚抬起的电钻又一次放下,而这一次,钻头对准的地方是...

    男孩的脑袋!

    而眼前这一幕,陈斌也同样看在眼里。

    是啊,自己等人的任务是寻找扎卡维及其副手的踪迹,并抓捕或者击杀他们!

    陈斌对克里斯口中的荣誉勋章没有多少兴趣。这倒不是陈斌怀疑这份功劳无法获得勋章,而是,这玩意自己拿着没什么用...

    从现场威胁分级上来说,手拿电钻的屠夫甚至不如他身边一个喽啰的威胁高。正常情况下,这样的傻呗狙击手真的是连看都懒得看上一眼...

    可架不住这家伙的战略价值实在高得离谱!

    要知道,扎卡维的身份是伊拉克基地组织的负责人,而不是费卢杰地区基地组织的负责人!这在本质上有质的区别!

    而同样的,作为伊拉克基地组织负责人的副手,头号狗腿子!这个电钻傻呗就是此刻反抗军中的二号人物!

    哪怕美军进驻了费卢杰,哪怕美军以摧枯拉朽之势几乎打废了这个地方,但如此级别的人物,目前还没有明确的被击杀记录。

    一旦自己干掉这个傻呗,作为拔得头筹的典型,一枚荣誉勋章算得了什么?

    不过这都不是最重要的...

    军人的天职就是服从命令,这一点无论在哪国军队都是共通的。

    现实世界中两年的军旅生涯,再加上任务世界里美军的三年多,一共五年的军旅生涯早已让陈斌将“服从命令”这四个字融入本能。

    如果没有克里斯的提醒还好,陈斌可以用战场威胁分级来说服自己放过这个傻呗电钻男,优先找到那名狙击手。

    而在克里斯将这一点挑明以后,陈斌陷入了自我挣扎...

    就在陈斌挣扎时,街道上的屠夫似乎找准了位置。高悬地手臂慢慢放低...

    他并不着急直接杀死男孩。

    杀死男孩并不是他的目的,他的目的是为了威慑这一地区其余的平民。告诫他们,这就是吃里爬外的下场...

    所以他的动作很慢,以便于给其余人施加足够的心理压力。可令他没有想到的是,被他施加心理压力的人中,多了一个奇奇怪怪的家伙...

    “在战争或是非战争时期,将会有一类特种士兵准备听令国家指挥,而一个平凡的人将会以不平凡的想法成功。他在逆境中锻炼,他与美国杰出的特种部队同一边,为美国、为美国人民服务,并且捍卫他们的生命!”

    “而我就是那一个人!”

    “我的三栖特战佩章是荣誉和传承的象征。来自前辈的英雄们的赋予,让我深植信心去誓死...”

    “法克,马克,闭上你的鸟嘴!”

    老子对为美国服务没有丝毫的兴趣!

    陈斌真是头都大了...

    他差一点都忘了,此刻在战场上,除了自己和克里斯外,还有马克这么一个海豹突击队的队员从头到尾目睹着这一切...

    更要命的是,这家伙在加入海军前,特么上的是神学院!!

    这丫的把那所谓的“海豹信条”当圣经念,这谁顶得住啊?!

    正如本领强到能大闹天宫的孙猴子都架不住唐僧念经,要问平时陈斌在队里最怕谁,那毫无疑问就是这个神学院出身却不去当随军牧师的马克...

    简直有毒!

    一切都发生的极快,似乎这些神神叨叨的家伙们都有一张快嘴。马克一顿叭叭叭的功夫,屠夫手里的电钻也才刚刚碰到男孩的头皮...

    透过Leupold Mk.4 LR/T M3 10×40mm的瞄准镜,陈斌看到了那个孩子的眼神...

    陈斌发誓,自己这辈子都忘不了那个眼神。

    本该充满天真烂漫的眼神中,忽然变得平静。双眼虚焦,静静地看着眼前那并不算美好的景象...经过阳光照射在眼球上的反射,陈斌似乎在那双眼睛里看到了对生的渴望,对世界的眷恋,对亲人的不舍,以及...

    一丝对于痛苦的解脱...

    “砰~”

    一声突兀地枪响,令屠夫威吓的嘶吼戛然而止。那骚包的皮风衣在他的身体倒下时也不能让他显得更有风度...

    迟迟没有等到死亡降临的男孩,双眼中也显得很是迷茫,似乎在想,为什么这一下不疼了?

    男孩的父亲,那个什么酋长也顿时停下了自己的脚步,就连几名本来准备射杀酋长的恐怖分子也惊愕地回过头看着那已经趴窝的首领...

    哪里来的狙击手?!美军的狙击手不是已经被牵制住了吗?!

    不对,狙击手!!!

    明白了发生什么的一瞬间,几名恐怖分子立马从惊愕中回神。接着狠狠地扣下扳机,将所有的怒火发泄在刚刚迎来希望曙光的酋长身上。

    接着转过身...

    “砰~”

    伴随着一名恐怖分子倒地闷响的,是又一声突兀的轰鸣。

    而此时此刻,陈斌的心理真的只想骂人...

    “艹他么的,老子就不该听克里斯的鬼话!服从尼玛的命令啊!”

    “这特么哪个煞笔设计师整的玩意,连消音器都装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