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会穿越的佣兵 > 第十一章 冷血的陈斌
    陈斌敢发誓,在自己对战场,对自己第一枪的千万种幻想里,绝对没有如今这一幕。

    第一个倒在自己枪下的不是什么凶神恶煞的敌军士兵,也不是什么包着黑色头巾的恐怖分子,而是一名女人!

    不过在这一点上,克里斯或许比自己还要惨一点。因为他的第一枪,给了一个孩子...

    这糟糕的体验难免让陈斌和克里斯的意志有些消沉。这是源自于长期教育下养成的价值观上的冲突,对他们而言。

    杀人,杀死一名凶神恶煞的敌人是他们应该做的工作,心里别说负罪感了,甚至都能兴奋地在晚上回营区和战友们吹嘘一下自己那一枪的风采。

    然而,女人和孩子...显然有些打击到了两人的三观...

    不过面对这一问题,陈斌接受的速度就比克里斯要快得多。甚至在夜幕来临时,陈斌还能反过来安慰克里斯。

    “嘿,伙计。这没什么大不了的,你要知道,如果你不杀他,那么他就会杀死陆战队士兵...你只是做了你应该做的事情!”

    坐在床边,陈斌难得没有继续翻动自己那本法语课本。对头床铺的比格斯也放下了手中的漫画,将目光投向克里斯。

    “陈说得对!克里斯,在这该死的地方,只有两种人。不是女人和男人,而是自己人与敌人!与其想着是你杀了那个孩子,还不如换个角度想想,你今天的一枪,保护了十名陆战队士兵的生命!你是英雄!”

    “妈的,我还真有点羡慕你们两。这几天我和罗尔带着那帮马润搜楼,除了一些舍不得放弃住宅,要钱不要命的家伙外,连个开枪的机会都没遇见!你们就已经开过苞了...”

    “好了好了,你们两别说了。我又不是小孩子,这点道理我还是能明白的。我只是在保护陆战队罢了,这是我的工作,如果他不接过那枚手榴弹,我自然不会开枪...”

    正如克里斯所说的那样,作为一名三十多岁的正常中年人,情绪调节能力还是在线的。脸上浮现着微笑,似乎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只是克里斯的这番表现在陈斌看来,颇有些自我催眠的味道。

    将向小男孩开枪的心理负罪感强行转为保护士兵们的荣誉感。陈斌不好说这样的举措对不对,自己又不是心理医生什么的,哪怕隐约感觉这样做不太对,但陈斌也不好说什么。

    可陈斌不想说话,不代表话题不会自己找上门来...

    “说到孩子,陈似乎才是我们中年纪最小的吧?22岁,在加州也就是个大学刚毕业的孩子,现在就已经是中士了,还...陈,你没事吧?我看你好像都没有什么情绪变化?你该不会有什么暴力倾向吧?”

    “你们一定是特么在开玩笑?!”

    顺手抄起床边的臭袜子,对准一脸逗比样的比格斯就扔了过去。

    “我只是感觉和我没什么关系罢了。无论是女人,还是孩子,他们拿着武器攻击我方士兵,就是我的目标。目标,明白吗?”

    “就是,我也不认识他们,我也不在乎我的目标到底是人是鬼,我只要知道,我射出的子弹能解决他们就可以了。就好像是打游戏?你要杀死哪几个NPC敌人就能通关,你杀死他们的时候,只会想着自己的任务还差几个目标,你会觉得被你角色杀死的NPC可怜吗?”

    玩闹归玩闹,陈斌还是认真思考了一下自己的想法,接着就照实说了出来。

    “法克,你特么可真是个冷血的怪物!”

    一场军营版的夜间茶话会以比格斯回敬过来的臭袜子而宣告结束。比格斯口中的冷血,陈斌不敢苟同。

    要论陈斌对自己的评价,或许...精致的利己主义者更加贴切?

    在自己十八岁,准确地说十七岁进入部队以前,自己所做的一切几乎都是为了自己的欲望。读书时,逃课上网也好,熬夜看小说也罢,几乎从未想过有一天,需要自己出人头地,走出贫困的农村老家,赚取更高的薪资从而改善家里的生活。

    自己过得舒服,才是最重要的!

    一直到进入部队,在集体荣誉感的洗脑之下,陈斌才慢慢有所改变。正所谓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别说明知道这就是和自己没有什么关联的任务世界,哪怕是在现实世界里。

    陈斌觉得自己碰到同样的情况,也依旧会做出和现在一模一样的选择。

    反正,被杀死的人和自己也没关系不是?反而自己杀了他们,还能获得不少的好处。

    和古代一样,砍掉敌人的脑袋领赏钱是没有了。但自己的战绩增加却是实打实的,这玩意让自己升职加薪,不就等于变相领了赏钱吗?!

    至于这个任务世界里的升职加薪有什么作用,那就真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学学语言,休假的时候出去可劲浪,可劲走曾经想走的路,看自己曾经想看的景...

    干啥不好?

    一夜无话,第二天的工作继续。

    陆战一师的士兵们并没有被昨天的袭击吓到,他们按照城市搜索队形,有条不紊地继续向着下一街区行进。

    而陈斌也早早地带着莫加罗部署在距离此前那个狙击点八百米外的另一处建筑物楼顶。几天的接触配合下来,无论是两人之间的配合,还是和其余狙击小组之间的配合都愈发显得熟门熟路了起来。

    甚至靠在楼顶的围墙边,莫加罗还变戏法似的从口袋里摸出了一个老式的按键游戏机津津有味地玩着。

    “嘿,士兵!你是不是有点太放肆了?”

    “勤务工作期间,当着长官的面玩游戏机,还不知道孝敬给长官先玩,你回...”

    对这种只能玩玩俄罗斯方块,了不起多个马里奥或者魂斗罗的游戏机,陈斌还真提不起多少兴趣。嘴里的喝骂更多是一种调侃式的玩笑,以及一些心理上的寻找平衡。

    开玩笑嘛不是?!

    老子堂堂海豹三队的中士都在这苦逼地扒着望远镜警戒,你一个二等兵在自己边上玩得不亦乐乎?不骂他两句,吓唬吓唬这新兵蛋子,陈斌感觉自己亏得底裤都要当了...

    然而还不等陈斌把话说完,一阵突兀的,完全没由来的心悸感忽然涌上心头。浑身的汗毛从脚到头,似乎都在瞬间如针一般竖了起来...

    身体也情不自禁地忽然一颤...

    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