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会穿越的佣兵 > 第五章 科罗拉多基地的老爹与面瘫小子
    “wellwell~”

    听到克里斯的话,中心工作人员啧啧有声地砸巴两下嘴,同时将目光投向两人的成绩单。

    在军事职业中心的墙壁上,陈斌看到了关于ASVAB考试的具体介绍以及规则。不得不说,老美在这一块着实挺会玩的...

    由于美国实行的是募兵制,当兵就像找工作,还要签合同。那么也和商业公司一样,应聘者加入后,还需要有一个人事定岗的过程,这一过程便是军队职业倾向性测试。

    首先,鬼佬们将军队中的岗位进行了分类,在大类上主要分为神职类、战斗类、电子类、野战炮兵类等等几个大类别,每一不同类别下会有许多不同的职位。

    比如在神职类岗位中,就有如随军牧师这样的岗位。而每一不同类别的选择条件,则是结合刚刚做的ASVAB考试成绩来进行筛选。

    如神职类岗位,则更看重计算推理与数学知识这部分的得分,真是鬼知道牧师为什么要精通数学...

    不过陈斌倒是在中心给出的军队职业介绍中,找到了自己的目标。位于战斗类岗位中的,特种部队候补,MOS(军队职业代码)18X。

    这感觉颇有点像国内高考后填报志愿,根据考生选择的科目,结合成绩,填报专业,连招生代码(也就是MOS)都有!

    “OK,恭喜二位。你们的成绩都过了35分,可以加入海军。至于你们想要参加海豹突击队的训练,原则上我们不能拒绝,不过克里斯,你需要签署一份免责声明,你的年纪太大了。接下来,你们就可以去科罗拉多的海军特战中心接受甄别测试了,通过的话,你们就可以参加海豹突击队的训练,祝你们好运!”

    看过两人的ASVAB考试成绩合格后,工作人员又补充道。

    “那么二位的军队职业我就暂时定为特种部队候补了,等下也会按照该MOS来签订合同了,你们没有意见吧?”

    “没有!”

    陈斌和克里斯两人异口同声地答道。

    从岗位名称上就不难发现,定岗为特种部队候补的薪资待遇,肯定没有类似于18E特种部队通信士官、18D特种部队医疗士官之类的岗位高。但谁让目前这两人都不在乎这一点呢?

    对陈斌而言,他来这只是为了完成系统任务,等系统任务结束,自己就要回归现实。这里的人和事对他而言,与NPC没什么两样...这钱就是给得再多,估计也带不回去...

    而克里斯,算了,这绿帽男同样没啥好说的。毕竟美军就是再抠门,也不至于给大兵们发的薪资比农夫还低....

    只是,这种感觉真的越来越奇怪了!

    找到工作的感觉远远大过报名参军的感觉,这让陈斌有些浑身不适。在完成合同签署等文字性工作后,当晚,陈斌和克里斯二人就在附近的汽车旅馆住了一夜,第二天一早,两人来到科罗拉多海军特战中心。

    和国内的特种部队选拔不太一样,海豹突击队的甄别测试给陈斌的感觉就好像国外大学和国内大学的区别似的。实行的是宽进严出的模式。

    在报名资格方面,只要通过了ASVAB考试并且选择了海军作为服役方向的士兵都可以报名。接着进行甄别测试,甄别测试同样简单。

    500码的游泳,12分30秒内完成;2分钟内至少做42下伏地挺身和50下仰卧起坐;11分钟内跑两公里;双眼视力不低于20/20也就是国内的1.0,算是标准视力要求再加上一个不低于6次的引体向上,并且中间还可以允许参训者悬吊在单杠上,并且不限时间,只要你能完成6次引体向上就算通过!

    一开始听到这种要求时,陈斌一度怀疑自己的耳朵出现了幻听。大名鼎鼎的海豹突击队就这要求?就这?!

    当两人双双通过甄别测试后,海豹突击队逐渐露出了它那略显神秘的面纱...

    训练伊始,陈斌感觉还好。每天的训练强度也不算太高,另外经常会有些教官来给他们讲述海豹突击队的历史,训练要求,信念信条,等等乱七八糟的东西。

    考虑到陈斌和克里斯两人都是初入军营的新兵蛋子,海豹突击队还十分贴心地将他们和另外几名没有从军经历的新兵集中在一块,教导一些基础的队列、内务等公共科目。这一过程,也颠覆了陈斌以往对于美军的印象。

    在影视剧中的美国大兵经常是一副嚼着口香糖,叼着香烟的懒散形象。可实际上,他们的内务要求同样严格,甚至是繁琐,有病!

    什么军服什么时候能穿,不同的配饰应该如何佩戴等等乱七八糟的内容浪费了陈斌不少时间去学习与记忆。如果说这些都能理解,那皮鞋必须擦得能反光这一点,就让陈斌完全无法理解了。

    指定有什么大病!

    这一阶段大概持续了五个星期,接着训练强度陡然增加...

    跑步,障碍跑,游泳等等体能科目开始将陈斌等人的时间塞得满满当当。最让陈斌无法忍受的是,训练过程中总有那么一帮无良教官用他们那毫无笑点的美式幽默在耳边不停逼逼赖赖...

    “见鬼,你真特么老?!你多大了?”

    就比如现在,在海军特战中心的空地上。正努力地在高压水枪冲击下,做着端腹抬腿动作的陈斌就听到耳边传来一声夸张的,好似rap地喝骂。

    “报告!三十!”

    被骂的人是克里斯,老实说,这一个多月下来,克里斯的年纪在这基地中早就不是什么秘密了。陈斌不相信这个叫做罗尔的教官不知道。

    “哦尼谢特,三十!你都够给这里一半的孩子当爹了!”

    又是这句话,陈斌面无表情地继续着自己的动作。连一丝怜悯的目光都懒得投向身边倒霉的绿帽男,这句话这一周自己都听了不下三次了...

    简直堪比那句“门口卖冰棍的老太太都跑得比你们快”!

    “嘿!面瘫小子!你是不是出生的时候脸被妈妈的屁股撞坏了?!脑袋转过来!”

    得,轮到自己了...

    由于不了解美国文化,完全get不到这帮人笑点的陈斌在科罗拉多基地和克里斯一样出名。面瘫的华裔小子就是说他了!

    强忍着不适,陈斌眯着眼睛,将避开水流的脑袋重新回正。

    “报告!长官!我是看到你的脸就被传染了不会笑的疾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