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会穿越的佣兵 > 第二章 通过甄选与系统觉醒
    “长官好!你...”

    回过头,看着从刚刚那间会议室中追出来的华裔军人,陈斌立马站定问好。相同的肤色,总能让人在这黑白黄交织的地方感觉更加亲近...

    “这批志愿者里只有你一个华人,我在里面的任务已经结束了。对了,我叫章良贤,你也可以叫我费尔....”

    章良贤一边说着,一边对着陈斌招招手,示意其跟上自己。

    对报名兵团的志愿者们来说,在总部甄选中心的日子格外无聊。在通过智力、体能等测试后,大部分的时间都需要到广场上集合,等待兵团长官、老兵们的命令,进行一些诸如打扫卫生之类的行动。

    显然,章良贤也是兵团老兵里的一员。看到章良贤叫陈斌,原本负责管理陈斌这群志愿者的一名老兵也没有多事,冲着两人点点头,就算默许章良贤将陈斌叫走。

    “你运气不错,国内快过年了,基本上没有多少志愿者这个时候过来报名。你要晚两个月来,就你今天说的那些话,基本上留不下来....”

    带着陈斌走到一处无人的角落,章良贤从兜里摸出一包香烟。等陈斌表示自己不需要以后,径直点燃,接着就开口数落道。

    “章哥,我那些话怎么了,那就是我来这的目的啊。难道诚实...”

    “你还是太年轻了,你觉得这兵团是什么好地方?或者说,我刚刚说你幸运,因为这一批志愿者里只有你一个华人你以为是为什么?”

    嗯?

    听着章良贤的话,陈斌思考起来。

    只有自己一个华人,意味着竞争压力减小?可华人没有,但其它族裔的志愿者可不在少数,按理来说,这竞争也同样....

    “因为平衡,这里说得好听,加入兵团即为兵团而战,宣誓也不是对法国宣誓。可只要是脑子正常的人都能看出来,兵团里的高级军官全是法国人。但兵员却全是外籍,你觉得他们不需要做平衡吗?”

    “咱们华人虽然在兵团里也有不少,但在战斗连队的人数还是比较少,大部分还是我这种做后勤工作的。你在国内当过兵,有基础,又缺钱,想要挣更多的钱...自然还是战斗连队更合适,野外训练补助啊,海外部署补助等等...”

    章良贤的话说得很直接,陈斌也不是愚蠢之人。为了更好的保证对兵团的掌控力度,兵团高层这些法国人自然不会允许某一个团,同一族裔的外籍士兵过多,那样的话,同族老兵的号召力甚至能强过法国派来的军官。

    又由于华裔士兵大多喜欢挑选一些后勤岗位,导致战斗连队华裔数量稀少。自己既当过兵,又需要钱,还是对外籍兵团来说比较少数的华裔,这不正好是补充到战斗连队最合适的志愿者嘛?!

    至于自己刚刚那番据理力争的话,可能在那帮法国佬看来,就是年少好忽悠的典型...准确来说,应该是洗脑...

    “好了,我也就私下跟你聊聊,毕竟老乡嘛。这些事你也不用想太多,和咱们没关系。我当初加入兵团就是为了国籍,原来和老乡们来法国淘金,没有国籍做什么事都麻烦。你和我不一样,你就是来挣钱的,那你就好好挣钱就行了,记住,不要把这里当成国内...”

    章良贤手中的香烟燃烧得很快,说到这,几乎只剩下了一个烟屁股...

    “来这里的人,什么样的人都有。有和国内差不多的战友之情,也少不了一些烂人,逃兵等等。所以再没有确定对方是个什么样的人之前,少说多做!行了,你回去吧,我这边也有些事要忙,以后有空回来的时候,咱们再聚!”

    “是!谢谢!”

    告别章良贤后,陈斌的生活又一次恢复到了之前的状态。打扫卫生,搬东西,出出公差,时不时还会被一些老兵们整一整...

    比如一名老兵掐着表,走到远处,限时叫志愿者们过去集合,再跑到另外一个地点,限时集合等等...

    时间很快来到周四,所有志愿者们如同往日一样在广场上集合。只是和以往不同,这次集合在广场上的志愿者们均是一脸严肃又带着些许忐忑的表情,因为今天是出结果的日子!

    在今天下午被喊道名字的人,就意味着通过了初步甄选,正式成为一名Rouge,可以脱去那身蓝色的志愿者运动服,真正换上迷彩了!

    不多时,一名法国军官夹着一份文件夹走到众人面前。对志愿者们的反应,军官习以为常,也不墨迹,直接翻开手中的文件夹开始唱名。

    “佩顿!”

    “到!”

    一名看上去皮肤有些偏黄的男子应声出列,陈斌认识这人。准确地说,当初报名时,这哥们就是和自己一样在巴黎征兵站报名的,前后脚的关系,似乎是来自罗马尼亚?

    “威斯克!”

    “到!”

    “麦克莱恩!”

    “到!”

    ···

    ···

    一个个名字响起,被唱到名字的人喜形于色。很快,陈斌听到了自己的名字,准确地说,自己在兵团的假名:理查德!

    早年的外籍兵团对兵员成分并没有太过严格的要求。什么偷渡客、逃犯等等乱七八糟的人都能加入,只要你是个人,并且愿意为法国战斗,外籍兵团就会对其敞开大门。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下,假名应运而生...

    到了今天,兵团对应征者的来源要求变得严格,最起码一个合法且有效的护照是必须的。但取一个假名的传统却被保留了下来。甚至说起来更加搞笑的是,当初签订合约时用的名字,都是签的假名...

    也就是说,这合约实际上并没有什么法律效益。

    话题有些扯远了,被念到名字的陈斌一行人几乎没有停歇地被那名法国军官带到一间看上去好像是理发室一般的房间,集体理发!

    陈斌本就退役不久,头发也不长。很快剃成一个精神的寸头后,一行人再度转场,领取个人物资与被装。

    当陈斌学着周围其余人换上迷彩服后,脑海里忽然“叮咚”一响!

    “诸天士兵教学系统已加载!”

    “新生入学场景已加载,请选择合适时间进入!”

    “倒计时:23:59: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