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这个王妃又凶又狂又护崽 > 第一百五十一章 该成为淮安王妃的人不是她
    他的眼眸太过深沉浩瀚,让人无法探究,反而有一种随时会溺毙的感觉。

    此时叶浅浅的心都乱了,哪里有心力与江淮锦对峙?

    她偏头躲开他的视线:“王爷心思深沉,是哪里是我能猜到的?”

    “你心里已经有答案了吧?”

    叶浅浅抿了抿唇,突然笑了:“方才王爷就提醒我了,让一个人说出实情有很多方式,而我却愚蠢的认为只有威逼利诱两种。所以,王爷就为我展示了第三种,是吗?”

    “鸢尾不会再对你有所保留。”

    听起来江淮锦根本没有回答叶浅浅的问题,却又什么都说了。

    确实是他设计的,叶浅浅觉得心里好似被人重重的砸了一记,算不得疼却有着闷闷的感觉,让她说不出的难受。

    好半晌之后,她才低声说道:“王爷不觉得这样做,太不把人命当回事了吗?如果当时我不在场,鸢尾怎么办?难道她的命,就不是命吗?”

    她其实很清楚,将现代人的想法强加给古代人,是一种无比愚蠢的行为。

    但是她就是忍不住,怎么可以有人如此的不把人命当人命?

    江淮锦的声音依然很是平和:“时间把握的刚刚好,不是吗?”

    叶浅浅抬起头,声音里带着愤怒的意味:“如果王爷处于鸢尾的那种情况,还会觉得时间把握的刚刚好吗?所有人都将她当成了工具,就没有一个人在乎她的死活吗?”

    “会。”

    一个字算不得斩钉截铁,却有着说不出的意味深长。

    他说完之后又深深地看了眼叶浅浅,就转身离开了,留下她一个人站在院子里。

    即使刚刚来到这个时代,知道自己分娩之后被弃尸乱葬岗,她的心里都没有这么乱过,似乎她都有点不明白他方才那个字是什么意思。

    可是她的心里又无比的清楚,他是想说,如果在必要的情况下,他也会对自己下毒。

    就像之前牵涉到三皇子顾瀚海的时候,江淮锦对他自己也是够狠。

    是他们身处的环境让他们迫不得己,还是他们的心计深沉到连自己都算计?

    这样的人,是多么的可怕?

    她的心里有着层层叠叠的问题,让她站在院子中央不知所措。

    “叶大夫,你怎么哭了?”

    直到小桃的声音响起,叶浅浅下意识的抬手摸向自己的脸,才发现入手一片冰凉。

    她怎么哭了?

    她也不知道,只觉得心里堵得难受,又不知道在难受什么。

    抹掉面上的泪水,她没有回答这个问题:“你怎么出来了?鸢尾需要你的照顾。”

    “叶大夫,是鸢尾姐姐让我来找你的,她说有话和你说。”

    是江淮锦是设计起作用了吗?

    叶浅浅没有预想的愉快,反而心里满是忐忑和不安。

    她抿了抿唇,抬脚走进了鸢尾的房间。

    明明这段时间不知道踏入这个房间多少次,却从来没有这样的感觉,让她的内心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好似她是一个贼,偏偏旁人又完全不知晓。

    “大小姐,”鸢尾看到她,就气若游丝的开口,“当年的事情,我必须告诉你,否则我怕是没有机会了。”

    果然江淮锦更了解人性,没有威逼利诱,甚至不需要亲自出面,不过是一招借刀杀人就将所有的问题都解决了。

    她的心里有着说不出的难受,却又无法阻止鸢尾说出真相。

    要知道,那是她这几年日夜追求的存在,而一旦鸢尾将当年的事情说出口,那么就可以将叶菲儿身上的那张画皮撕下来!

    即使不能到公堂之上讨回一个公道,却也能让叶菲儿受到唾骂。

    可是通过这样设计得来的答案,真的是她想要的吗?

    就在她的内心满是焦灼的时候,鸢尾的声音响了起来:“大小姐,你怎么了?是不是今天的事情将你吓到了?你放心,只要你说出自己的身份,就没有人敢动你了。”

    不管方才叶浅浅的内心如何的复杂,这句话确实是引起了她的好奇。

    在她的记忆里,叶家是没有找到她的父母,所以就将她留在了家里。

    怎么算她都是个无父无母的孤女,没有任何的身家背景,怎么到了鸢尾的口中,说出身份就没人敢动了?

    难不成鸢尾知道叶浅浅的身世?

    叶浅浅看着鸢尾,观察着她面上的神色:“鸢尾,你该不是体内尚有余毒没有清除,就开始说胡话了吧?”

    “大小姐,我没有!”鸢尾握住了叶浅浅的手,定定的说道,“该成为淮安王妃的人不是她,而是大小姐你啊!”

    一句话让叶浅浅的面色不断地变化。

    按照当时的发展,如果她肚子里的孩子没有出事,似乎她确实是会成为淮安王妃。

    可是事实就是那个孩子没有了,而叶菲儿已经成为了淮安王妃,还为江淮锦生下了江错错。

    想到精灵可爱的江错错,叶浅浅的心里就说不出的难受。

    那么好的孩子,如果被她折腾的失去母亲,真的不会伤感吗?

    “大小姐,你怎么一点都不激动?”

    叶浅浅看着鸢尾不解的神色,苦笑了一声:“是不是淮安王妃能如何呢?我对高门大户没有兴趣,对江淮锦也没有兴趣。”

    这句话她不知道说了多少次,每次都说的很是坦然,因为那是她内心的真实想法。

    这一次她突然觉得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脑袋里不自觉的闪现出他亲吻她的画面,还有他间接承认给鸢尾下毒的事情……让叶浅浅的心里泛上了一层层的涟漪。

    为了防止被这样的思绪牵引下去,她强行压制了这个念头。

    “我现在想做的,就是让叶菲儿得到应有的惩罚。她当年设计我失身,又将我囚禁,这件事总不能就那么一笔勾销。”

    “这个……”鸢尾思索了一下,轻声说道,“大小姐,当年你待的那个庄子自从你离开之后,叶府的人就没有再去过。如果现在去的话,或许还能发现些许的蛛丝马迹。”

    “蛛丝马迹?”

    “虽说那里地处偏僻,但是周围总是有人居住的。即使大小姐当时再深居浅出,也难免被人看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