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侯爷家的当家俏主母 > 第227章:
    秦翼澜突然跑了过来,“姨娘,能不能别闹了,瑶儿还在睡觉,你要吵醒她了!”

    “你!你这个畜生!就是你这个畜生!绑架我们母女俩,逼迫思怀委身于你!你到底是不是人啊!”

    索门塔亚看见秦翼澜就把他当成了谁,上前和他打了起来。

    秦翼澜处处忍让,可这女人武功也挺利索,招架的有些吃力。

    秦翼澜看见不远处走来的心远,气恼大叫,“快把你娘给我挪开!”

    心远忙追过去,“娘,别闹了,你儿子没死!我不就在这儿嘛?”

    “滚开——我没你这么大的儿子!”

    索门伊忙上前,拍拍胸口,“娘!我在这儿呢!”

    索门塔亚气呼呼的大骂,“我生的是儿子!不是姑娘!你们休要欺骗我!”

    她又拼命朝秦翼澜厮杀过去。

    姚瑶急忙下床穿衣,推开屋子,见秦翼澜四处躲藏不敢还手的狼狈模样,心头一揪,撇头看见子墨在旁看好戏,狠狠踢了他一脚,“去!认娘去!”

    子墨惊恐的指着自己鼻子问,“我?”

    “对!只有你符合这个年龄,快去——”

    “哦、哦哦!”

    子墨赶紧上前嘶喊,“娘!别打了!我是你儿子!你儿子我在这儿呢,好好的,没死!”

    索门塔亚定住身子,扭头看向子墨,心头一颤,立马抽嗒嗒的飞过去,抱了他满怀。

    “我的好儿子!我就知道你没死!乖儿子!娘亲终于找到你了!”

    可怕的失心疯,总算消停了下来。

    子墨尴尬极了,他朝姚瑶看了看,期待她能从这疯狂的女人怀里把他解救出来。

    可师娘这没心没肺的东西,就只顾着跑去师父身边,给他擦汗帮他整理衣服,担忧的问,“侯爷没伤着吧?”

    “还行。”秦翼澜凑耳细语一句,“就是昨夜累着了,今日打架有些力不从心呢。”

    姚瑶脸色一红,气得抬脚就踩。“你闭嘴!我小姨怎么没把你打死?我就不该出来劝架——”

    “师父!师娘——”子墨恶狠狠的呼喊,“快来帮帮我啊!”

    姚瑶懒洋洋的撇了他一眼,“你是大夫,人家有失心疯。你得帮忙治!”

    “啥?”

    索门塔亚摸着子墨的脑门,怜惜道,“瞧这孩子瘦的,走,娘带你去吃鸡腿——”

    “……”

    “你从小最爱吃鸡腿了。娘亲自给你做酱香鸡腿!”

    “……”

    索门伊美滋滋的跟过去,“娘,我也要吃鸡腿。”

    “嗯,一起去。”

    三人往小厨房里走去,心远双手合十,笑着应,“阿弥陀佛。佛祖保佑!”

    姚瑶上前询问,“心远小师傅。”

    心远回头应,“夫人有何吩咐?”

    “关于小姨失踪的孩子,你可有什么线索和内幕?”

    心远沉思片刻后道,“我不是很清楚,但零星知道一些事情。”

    “师傅请说。”

    “当年皇上挟持了我娘和他的孩子,用来胁迫你母亲。和他……”

    姚瑶惊恐瞪眼,“你确定这是事实?”

    “是事实。多少个夜晚,娘亲嘶喊要杀了那个狗皇帝,叫他别碰她妹妹!有没有得手另当别论。而且事情不止于此。那狗皇帝害死了你母亲后,也玷污了我娘亲。我的妹妹她……”

    姚瑶无语捂嘴,“不——这——”

    “我妹妹就是皇上的女儿!”

    “……”

    姚瑶听见这消息后,差点憋晕过去。

    “我不清楚娘亲的儿子是谁的种,但我妹妹,扎扎实实就是个公主。”

    姚瑶屏住呼吸,艰难背过身子。

    “这算什么?那个狗皇帝……”

    如果他真干了这么多坏事,那狗皇帝确实死一百次都是死有余辜!

    想想大皇子的品行,再想想他爹。

    嗯,有其父必有其子是吧?

    凌总管突然跑过来,扯了姚瑶耳语道,“夫人,老夫人她……”

    “又和爹爹吵架了?”

    “不,老爷出府了,不在家。夫人和冷宫那位娘娘结拜了。说什么要建一个刺杀者联盟。”

    “……”姚瑶脑子一懵,“她昨夜酒还没醒?”

    “呵呵……”总管尴尬笑笑,“老夫人叫我过来喊心远师傅过去,叫他也去结拜。老夫人说,心远小师傅武功高,能帮她们一臂之力。”

    姚瑶叹息道,“你还帮她传话?少跟她胡闹。心远是不会去的!”

    倏溜一下,身旁的小和尚已经消失不见。

    姚瑶惊讶望了望,“心远人呢?”

    “他刚偷听咱俩谈话,估计结拜去了吧?”

    哎——

    姚瑶挪了一步,脸瞬间扭曲起来。

    好痛——

    那混蛋,昨夜还哄她说不痛不痛!果然男人的话一点也不能信!

    回头想喊梦桃扶她,可一转头,看见肥肥胖胖的梦桃,吓得立马刹住了嘴。

    这丫头怀孕还没显怀,怎么就把自己吃成了球?之前忙着没在意到她,看她怀孕出门办事从来不带她,没想到竟然把她养成猪一样。

    想想还是算了,走几步还是能走的。

    挪去主院大门外,遥遥就听见娘亲激动的声音,“哈哈,好!有心远小老弟加入,相信咱们的刺杀联盟一定能够壮大起来。到时候,只要我儿子登基成皇帝,你们二位就是开朝元老!”

    “……”姚瑶内心万分的无语中。

    心远这孩子,怎么也跟着她们一起瞎胡闹呢?

    心远应声道,“之前我一直怀着要刺杀皇上的心情,还想着,不要连累侯府,都不敢入侯府,不敢和侯爷扯关系,没想到,公主殿下竟然和小僧志同道合!阿弥陀佛——”

    姚瑶一拍额头!

    那小子是不是忘记自己是个和尚啊?

    他怎么一天到晚就想着开杀戒呢?

    出家人慈悲为怀,他的悲悯之心被狗吃了不成?嘴里喊着打打杀杀,完事儿后还给你来句阿弥陀佛。

    哈!这是想笑死她吗?

    红岭富香冷冰冰的插嘴一句,“我不管你们如何,我只要皇上老儿的尸首!我是要和他合葬的!”

    “没问题!江山给我儿,尸首给你!心远,你负责报仇雪恨,随便你怎么砍,想砍多少刀都行。只要把留个全尸就好了对吧!”

    “嗯。”

    “咳咳咳……”姚瑶没憋住,捂着嘴咳了起来。

    一步步挪进苑子,唤了句,“娘……”

    话音突然戛然而止,因为她看见,苑子里除了婆婆,红岭富香,心远小师傅之外,竟然还有个男人。

    那男人穿着他们侯府的管家衣服,和仆从们一块儿站着,腰板挺得直直的!

    他——

    他——

    是皇上!

    宇文侗月本尊!

    微服私访来她侯府串门来了!

    一不小心就撞见了拜把子的场面,守在后面看她们豪言壮语分他的尸!

    姚瑶连咳嗽都被哽在了喉咙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