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落蕊 > 第77章 父亲入狱了
    打过了年,林二姑娘的那个望徒成凤的师父就逼她坐堂,把一些病情不甚严重的病人推给她。

    她知道师父是在给她机会,所谓实践出真知嘛,总得上手才能成为真正的大夫。

    所以她不抵触,再忙再累,有时间她还是会过来。

    这天,她正在妙春堂尝试着给一位病人开方。

    芳香匆匆赶来,满脸的焦急,抓起她的胳膊就往外扯。

    “姑娘,快走,太太让你赶紧回去。”

    落蕊不及多问,回头冲师父喊了一声,便脚下不停地跟着芳香往外跑。

    “芳香姐姐,出什么事了?母亲怎么这么急着让我回去?”她边跑边问。

    “老爷被下狱了,太太急得什么样的,”芳香眼泪直在眼眶里打转,“姑娘赶紧回去,这会只有你能安抚住太太了。”

    “父亲为什么被下狱?”落蕊也是一惊。

    真是天上飞来横祸啊!母亲怀孕,怎能抵得住如此惊吓?

    “现在还不知道,跟着老爷去衙门的长顺大哥回来禀报,说老爷被衙门里的官差送到牢里了。

    老爷只跟他说,他没犯律法,让太太别急,不会有事的。太太已经让柳公子和大公子去打探消息了。”

    芳香急急地把情况说给落蕊听,她也不再多问,跳上马车,连声催促车夫快走。

    一进听雪阁,在屋里急得团团转的方氏就迎了上来。

    “蕊儿,你父亲被下狱了。”

    “娘,我知道了。您别急,父亲为官清正廉明,他不会有事的。”落蕊扶方氏坐在榻上,轻声道:“您身子要紧,为了父亲,为了肚子里的弟弟,您一定要保重身子。”

    “芳草姐姐,把我平日给母亲开的安胎药抓一副来煎上。”她回头吩咐道。

    “母亲,静云哥哥和大哥不是去打探消息了吗?先等他们回来,问问情况再说。”她握住母亲的手臂,轻轻揉按着。

    落蕊沉静从容的神色,带着令人安定的力量,方氏焦躁忧虑的心情慢慢平静下来。

    过了一会,柳静云回来了,却不见与他同去的林月清。

    “义母,月清被留下了,衙门里说义父与他牵扯院试‘舞弊案’,这会应该也被送入牢里了。”

    “‘院试舞弊’?什么‘院试舞弊’?我的清儿啊……”

    听说林月清也被入狱,堂下站着的孙姨娘裂开大嘴号啕起来。

    方氏紧紧抓住落蕊手臂的手,又是重重一收。

    “闭嘴!要哭滚出去哭去!”

    感受到母亲又紧张起来的心,落蕊心烦意乱,气恼地吼了一声。

    死婆娘,不够添乱的!

    “静云哥哥,你细说说,到底怎么回事?”

    “今早,有人往知府衙门里递了一本书,里面夹着一封信,说书是林家大公子林月清的,是义父亲自点评过的。

    里面某页上有义父亲笔所写‘考题’二字,所对应的正是此次院试的题目。写信人以此为证,检举义父偷偷给月清透露了考题。”

    “这是诬陷!父亲若要给大哥透露考题,何须留下给人口舌的字迹,直接说与大哥知道不就行了?”落蕊气愤地道。

    “话是这样说,可是那书上的‘考题’二字与义父的笔迹别无二差,义父百口莫辩,难以为自己开脱。”柳静云沉声道。

    “书?什么书?”

    被落蕊一嗓子吼得止住了号啕,却仍在小声抽泣的孙姨娘,竖着耳朵听柳静云和落蕊说了半天话,此时忽然插嘴问了一句。

    “《大学》,院试考试书目之一。”

    “《大学》……”

    柳静云轻飘飘的一句话扫过,孙姨娘低语了一声。

    霎然间,竟连抽泣也停了,迷蒙的泪眼中闪过一丝明显的慌乱。

    林落蕊明亮的眼眸直直地盯着她,将她的慌张神色完完全全收入眼中。

    又是这个蠢货惹的祸吗?她心中生起疑窦。

    她恨不得立刻把她揪过来问问,但现在显然不是问这个的时候。

    “静云哥哥,你看现在该怎么办?”落蕊稳了稳心神,轻声问柳静云。

    母亲焦急万分,她心里更万分焦急。但是在母亲面前,她一定要稳住。

    装不出云淡风轻,但至少不能惊慌失措。

    她担心的不仅仅是大牢里的父亲,更是身怀有孕的母亲。

    “义父是大明府知州,府里无权审问他,得是按察使或者朝廷特派钦差来审,这上面的关系,蕊儿……”

    “我知道,我会给临风写信,求他在京中斡旋。再给祖父写封信,让他联系故交旧友,看看能不能使上劲。”

    “静云哥哥,为今之计,重要的是先去探望父亲,问出详情,我们才有应对之策。”

    “嗯,我去问。”柳静云道。

    “等会我与你一起去。”落蕊道。

    她抬眼瞥向大管家陈峻山,沉声道:“陈叔,如今家中有事,正是易生乱子的时候。

    劳您带人看守好府中门户,不要让人随意出入,不能我们府内先生起事端。

    另外,若有任何事发生,只管去梅园报与我知道,不要来搅扰我母亲。”

    “是,遵二姑娘吩咐。”大管家恭谨地答道。

    落蕊好生安慰过母亲,又冷冷地瞥了孙姨娘一眼,转身随柳静云一起去了大牢。

    “蕊儿,你母亲怎么样?”

    林文昌一见到落蕊来,急忙迎上前,双手用力抓着牢房的铁栏杆,满面焦急。

    落蕊的眼圈“唰”地红了,眼泪险些淌下来。

    在府里,她强撑着不敢流露出一丝担忧。

    然而看到父亲,感受到父亲对母亲的挂念,她便再也忍不住了。

    “父亲,我娘她很好,您放心。”她小声道。

    “好孩子,我知道你一直是最能扛住事的。这一次你也要扛住了,照顾好家里,更要照顾好你母亲。”

    林文昌想起身怀六甲的发妻便情难自抑,落蕊几欲流泪的通红的眼眸,更让他心伤不已。

    “义父,还是赶紧跟我们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吧,我和落蕊才好确定下一步该做什么?”柳静云低声催促道。

    落蕊亦按捺住悲伤的情绪,抬起头,轻声询问:

    “父亲可有猜测,此事究竟是谁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