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长女如珠 > 第92章 试探
    皇后侄女欲言又止,旁边几位贵女倒是笑了,坊间皆言镇国公家三位公子不喜欢女人,如今这般年纪还不成婚,更没有与谁订婚,这岂不是坐实了外面的谣言。

    “成婚有成婚的好,孤身有孤身的妙。可不就是没人管了。”周九龄笑盈盈开口,惹得皇后侄女皱起眉,下意识看向周九龄。

    “你算什么东西?也敢和我这样说话?”

    “我是什么姑娘自然知道。我笑是因为诸位都是世家贵女,居然个个不懂规矩?”周九龄摇头,深表遗憾,“在场的诸位不过是凭借父辈之位,却没有一个封号。偏玉郡主是出生以来便被皇上亲封的郡主,你们来了以后只顾着争奇斗艳、相互攀比。却没一个人对玉郡主行礼,这是故意无视皇上亲封?”周九龄一番话说得左相孙女和皇后侄女脸色骤变,她们平时便嫉妒玉郡主,一个不学无术的姑娘,不过是凭着公主护佑,才有了封号。凭什么被人折服。

    跟随她们的贵女们之前不过存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心态,如今被周九龄这般点出不对,一个个顿时不情不愿对玉郡主行礼。

    周九龄摇头,“我才学了几天的规矩,很多规矩不是很清楚,也不知你们这礼行的是否正确。”

    “听说皇后娘娘身边的嬷嬷十分厉害,不如郡主待会去询问询问?”周九龄侧目看向玉郡主。

    玉郡主平素不喜欢皇后,自然不会去中宫行礼,经过周九龄这般提醒,顿时醒悟。

    “说的也对,好歹是本郡主的舅妈,今儿舅妈生辰,我若是不去拜见也不合礼数。”玉郡主眼睛余光扫视皇后侄女一眼,凭着皇后娘家唯一姑娘,她当真惯坏了。不论对谁皆是这般表情,偏偏没人说什么。还不是看在皇后的面子,玉郡主也是皇上侄女,可不惯着皇后侄女的脾气。

    皇后侄女心底有气,她什么时候对玉郡主行过礼,如今若不是被礼数压着,她恨不得撕烂周九龄的嘴,叫她再胡说八道。

    皇后侄女忍住气,对着玉郡主行了个全礼。

    周九龄恍然大悟,“原来对郡主行礼,是这般大礼。我还以为见到郡主都不用行礼呢。”

    皇后侄女被奚落,脸色越发难看,嘴上却不说话。待会遇到皇上,看自己如何抓住周九龄的把柄!玉郡主强忍住笑,没想到周九龄损起来也够坏的,“四姑娘若是不说,我都忘记了自己有封号,也是要被行礼的。”玉郡主言下之意,可不就是说自己多年来未曾被这几个姑娘行礼。

    皇后侄女脸色越发难看,玉郡主虽然平素不靠谱,好歹也是皇亲国戚,可是自己呢?

    就是一个外姓的亲戚,称皇上为姑父,可人家皇上把人当回事?

    就好像皇后私底下对玉郡主也没多亲厚一般。

    周九龄稍微扫视一眼,便看出端倪,之前和左相孙女一起的姑娘,还有和皇后侄女一起的姑娘,分明就是拉帮结派,背地里如此,皇上难道看不出来。也就玉郡主表面不屑和人为伍,实际上也担心被皇上抓住把柄。以免公主受到牵连。

    “你这姑娘既然知道规矩,怎的不对皇后侄女行礼?”皇后侄女身后一个姑娘很是不服气,以前她跟着皇后侄女,可是从来不对玉郡主行礼,这事还被她当做炫耀的资本,四处和小伙伴说。如今居然被一个庶女欺负了,这口气哪里咽的下去。

    周九龄“惊呆”了,“我说你是傻还是痴呆?皇后侄女?可是什么封号,还是有什么建树?”

    “规矩?规矩可不就是对自己位份高的才行礼,她非天非地非父母,我平时对她行礼?”

    “还是……”周九龄轻笑,“皇后给了她什么封号?”

    皇后侄女吓了一跳,急忙瞪刚才说话的姑娘一眼,这说的都是什么话?皇后能给什么封号?朝前的封号皆是皇上给的。皇后哪里有资格?若是被人抓住把柄,皇后在后宫也不太好过。

    “我看你自己规矩也没学的太好,刚才她不是说了,皇后身边的嬷嬷很会教规矩。”周九龄睨视那姑娘一眼,吓得姑娘连连后退,她也是因为巴结上皇后侄女,才被家里高看一眼,今儿被带来参加宫宴,若是被人告到皇后面前,被家里长辈知道了,以后哪里还有好日子过。

    “姑娘还未嫁人,何须这般咄咄逼人。”皇后侄女冷笑,暗地里警告周九龄。你一个未出阁的姑娘,若是名声不好以后还能嫁的出去?何况能来参加宫宴,肯定被家里看重,若是名声毁了,以后日子也不好过。

    周九龄笑了,“看来姑娘是不认识我。我是跟着玉郡主来的,何况我已经定亲,不需要担心嫁不出去。姑娘有这个功夫,还不如多想想自己。”

    周九龄扫视皇后侄女一眼,“你喜欢钱多?”

    皇后侄女上来便提起镇国公家三位公子至今未婚,然后说一些不明不白的话叫人误会,因爱生恨也不是没可能。

    皇后侄女脸色骤变,“你胡说什么?我怎么可能喜欢钱多?”皇后暗地里和她说过无数次,以后她是要进太子府的,怎么可能和其他人有关系。虽然钱多很优秀,那些和皇后侄女皆没关系。她也喜欢钱多,可是镇国府现在水深火热,功高盖主一着不慎就会被皇上盯上。说不定被抄家或者直接……皇后侄女是个聪明的,可不会与镇国府扯上关系。

    “我一直很喜欢表哥。”皇后侄女脸色瑥怒,“你不要胡说八道!”

    “原来你喜欢太子哥哥?”玉郡主恍然大悟,继而高深莫测瞧着皇后侄女,“难怪你总是往后宫跑。原来是想见到太子哥哥,我还以为你是特地跑来探望舅母的呢。”皇后侄女一梗,心底暗暗憋气,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玉郡主今儿好似不好欺负了。这话说出来,好像在说她就是奔着太子来的。之前皇后侄女一直说过来看皇后。

    “莫非你小时候就开始喜欢太子哥哥了?我记得你小时候经常过来啊。”玉郡主仰起头笑的天真,“看来我以前真是误会你了,我还以为你是过来探望皇后的呢。皇后离开娘家在后宫生活,也是辛苦了。”一个孩子整天到后宫探望姑姑,任谁都不会怀疑,小孩子能懂什么呢。如今被玉郡主说出来,反而显得皇后侄女心思不纯。

    “不是的……”皇后侄女脸色有些难看,急忙想要解释。

    “难怪你一直想去居正读书。原来是因为喜欢太子哥哥,想和他一起读书啊。”玉郡主恍然大悟。之前大家皆说皇后侄女好学,一度成为大家的榜样。现在看来就是为了太子么。大家的眼神逐渐变化,不再是崇拜。

    皇后侄女急了,“你胡说什么呢?我喜欢表哥可是我也是过来探望舅母。难道喜欢表哥就不能特地过来探望舅母了么?”皇后侄女越说越乱,逐渐开始语无伦次,不知该如何解释。

    “现在还解释什么?”左相孙女轻笑,对皇后侄女不屑一顾,平常自称“才女”还到处传播名声,其实什么本事都没有,左右会弹琴作曲唱歌而已。若是说起跳舞?似乎舞跳的也不怎么好。怎么就担得起“才女”这个名声。还不是皇后为了以后她能进入太子府做打算。

    “我若是没有记错。太子殿下似乎已经有了几个侍妾?”左相孙女狐疑,“姐姐当真要嫁给太子?”皇后侄女一梗,心知她是什么意思,太子殿下以后是要做皇上的,后宫佳丽三千定然不少,到时候皇后侄女能在什么位置?若是能嫁给太子,便是家族荣耀,也是由不得她自己了。

    “这位姑娘是谁啊?”左相孙女微微眯起眼睛,她之前就瞧见钱仓身后的玉芳,也好奇钱家什么时候有姑娘了。莫非是说亲的姑娘?

    “这位是玉将军孙女。”钱仓面不改色,左相孙女瞬间反应过来,玉将军?可是前些日子捷报传来时阵亡的那位将军?左相孙女若有所思,难怪这姑娘能住在镇国府,原来有这层关系在。

    “姐姐。宫宴快开始了,我们过去吧。”左相孙女斜斜扫视皇后侄女一眼。

    两位贵女地位高,没人敢得罪,自然各怀心思跟在身后。

    “你倒是跑哪里去了!”沈首辅瞧见周九龄,脸色都变了,之前他过来还担心周九龄寻不到地方,万一冲撞了贵人可麻烦,如今看到周九龄和玉郡主一起过来,才稍稍放心。

    “玉郡主说花园景不错,便一起去了。”周九龄坦然,看的沈首辅堵得慌,她倒是轻描淡写,却不知道别人早就着急了。

    “以后不要乱跑,后宫花园也是你能去的?万一遇到贵妃,你又不懂规矩,还不是惹祸。”沈首辅惊出一身冷汗,皇后还好说,母仪天下,自然心胸开阔。可是后宫那位真贵妃可不好相处。据说真贵妃还是姑娘时,心悦少年将军钱悦舞,后来不知什么原因,在选秀时被真家推入后宫,居然还被选上了。

    自此以后真贵妃性格古怪,不知说了什么便会被罚。

    “我知道。不是有玉郡主么。”周九龄很是不耐烦。

    沈首辅笑了,到底还是孩子,心智再成熟很多事也不懂。

    “就是因为你跟随玉郡主才麻烦。万一冲撞了宫内贵人,贵人惩罚不了玉郡主也只能拿你出气了。”沈首辅冷哼,“你且给我好好坐着,不能再出什么幺蛾子。”

    周九龄且笑不语,沈首辅的胆小果然是刻在骨头里。

    沈首辅正要再教训几句,便有宫人唱“皇上驾到”沈首辅马上起身,低头不语。

    周九龄眼睛余光偷偷扫视,皇上比前世见的要年轻。前世见到似乎是齐王篡位,那时周九龄被封为皇后,也见过当今皇上一眼,那时颓废,头发花白,没现在这般意气风发。说起来到底是一母同胞,能做皇上的,肯定不能心慈手软。

    “众爱卿坐。”皇上微笑,“慈爱”盯着身边的皇后,好一副“帝后情深”的场面。

    “今儿是皇后生辰,每年这个时候皇后定然思念家人,也会感觉寂寞。朕没什么好送的礼物,只能举办此宫宴,让皇后开心一些,也能在今儿见到家人。”

    皇后脸上端着笑,心里早把皇上骂了无数次“你装什么帝后情深?谁不知道你举办所谓的宫宴,根本就是为了演戏给大臣们看,让娘家知道皇上重视”说到底还是为了自己。皇后内心叹了口气“每年都要陪皇上演戏,简直累死了”!

    皇上随意扫视一眼,“沈首辅今儿怎的把姑娘带来了?”他记得沈首辅以前都是独身一人,今儿倒是稀奇的很。

    沈首辅讪笑,“这位是臣家四姑娘,才认回不久,在京城也不熟悉。反而是到了婚嫁年纪。”

    “臣寻思着宫宴这般场面她也没见过,免得以后嫁人显得小家子气。”

    皇上“恍然大悟”这是带着闺女过来寻婿呢?

    皇上“高深莫测”笑,“朕瞧着镇国公二公子钱多就不错,就是年纪大了一些,不知沈首辅感觉如何?”

    沈首辅浑身一僵,下意识抬起头看向皇上,这算什么话?是在试探自己的衷心么?

    如今朝廷三分。镇国公,皇后和左相。

    站错了队,对谁都不好。

    “爱卿不同意?”皇上面上含笑,内心嗜血。

    “不敢。只是四姑娘是府内姨娘所出,乃是庶女。上不了台面,哪里配得上镇国公二公子……”

    皇上哈哈大笑,继而抬起手点着沈首辅,“你这野心倒是大。既然是庶女,你还想要四姑娘做正室不成?我瞧着钱多不错,今年也要参加考试,未来入仕,必定不会只有一房妻子。”

    沈首辅惊出一身冷汗,他一心想要周九龄嫁个好人家,能为沈家铺路,一时嘴快,居然没想到皇上的指婚也能叫周九龄做妾室。

    沈首辅讪笑,“小女哪里配得上钱二公子?折煞小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