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穿越三国之开局一个碗 > 第一百二十五章:戾气灼人胆,剑刃出财权(下)
    “很好,在场的世家子弟对经商或多或少都有了解,想走的,现在就可以走了,这个门踏出去之后,你们就和普通百姓没什么两样,但是想留下来帮我的,我也十分愿意。”

    此话一出,各个世家子弟算是明白了,为什么包淮提前一步会出来,这是人家聪明啊。

    包淮早就看透了这场宴席的关键点,也就是说,先机已经被包淮占了。

    几个世家已经开始小声议论了起来,纷纷探讨起伟天话的真实性,一举将幽州的世家全部控制,这真的可能么?

    伟天的目光回到了包淮的身上,对着唐华玲招了招手,唐华玲立即心领神会跑到了包淮的身边跪了下来。

    伟天看着两人说道:“从今天开始,这幽州的所有经济,我都要了解的一清二楚,但凡有一点意外,我就拿你们开刀,明白么?”

    “明白。”

    “起来吧。”

    伟天指着李宇哲接着说道:“你们的事情,就交给他负责了,给你们说一下,他是我的军师,颜放,字宇哲。”

    两人这才知道,这个一直站在一旁干小厉活儿的竟然是伟天的军师,而颜宇哲也没有想到伟天会直接用军师这个词汇介绍自己。

    谋士,和军师,是两个概念,也就是从今天开始,颜宇哲正式要统领伟天手下所有的谋士了。

    “拜见军师。”

    两人恭恭敬敬的对着颜宇哲行了一礼,颜宇哲也是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对着二人说道:“幽州所有世家掌控的财源很快就会传来,还希望你们二人能鼎力相助。”

    颜宇哲说的当然是客套话,伟天唱红脸,那他颜宇哲就要唱白脸,这么几年下来,两人默契程度早就很高了,根本就不用提前交流计划。

    “你们讨论好了没有?”

    伟天等的有些不耐烦了,看着还在讨论的世家脸色有些不好。

    有些人还在犹豫不决,但有些人已经抱拳表示自己愿意给伟天效力了,伟天摆了摆手对着颜宇哲说道:“剩下的交给你了,这个资源怎么分,你来就行了。”

    伟天说完之后便转身向着后院走去。

    自此,幽州的这个天彻底变了,几乎是一夜之间,突然间各个世家的府邸突然空无一人,无数的新商人不断的在幽州开始涌现了出来。

    百姓也开始纳闷了起来,这时常以欺压为名的世家,怎么突然间消失不见了。

    幽州各个城池每天都有大量的马车,也不知拉着的是什么,纷纷开始向范阳城驶去。

    而整个幽州也开始了一项统计,人口普查,每个人都需要在当地的衙门进行登记记录。

    很快,一条新政策颁布了下来,原本世家和官员手中的地,全部重新分配给家家户户。百姓均可为商,可自行买卖货物,。

    有多大肚子,吃多少米,百姓原本的生活只有那么一两条路,打猎为生,种地,基本上就这两条了。

    种地还是给世家种,完了每个月领取能活的口粮。

    现在呢?

    自己的粮食抛开税收以外,还能用买卖,自己愿意种地,就可以将自己的地租给别人。

    也就是说,突然把百姓的地位提到了和世家一样的地位。

    超乎颜宇哲的想象,这幽州反对的声音竟然越来越小,百姓纷纷开始叫好,不少百姓都开始攀比谁家的田地收成高。

    颜宇哲这才发现,百姓的力量,远远比这些世家要高的多。

    “老李头!听说了么,我们这要办学堂了,我都准备把我家那小子送进去了。”

    “真的假的?咱们不单能分地还能让孩子上学么?会不会特别贵啊?”

    “人家范阳城早就开始实施了,不贵,比税收还便宜呢,不相信谁,你也不能不相信伟州牧啊!”

    “也对,也对,那我赶快回去把这消息通知给家里人,你帮先浇一会儿地啊!”

    突入起来的变化,先是不相信,知道这些百姓看到了事情真的发展起来了,而一首首夸赞伟天童谣也开始在幽州传播起来。

    幽州州牧,天人伟天!

    而此时的范阳城内,州牧府红绸遍地,到处都是来往的下人不断的忙碌着,一大早州牧府门口的马车就没有断过。

    整个州牧府的院子都摆满了大大小小的圆桌,连平日不喜多色的张飞,今日竟然也穿上了一身锦衣。

    今日,是伟天大喜的日子。

    按理来说,娶妾,是不用搞多大的排场的,虽然貂蝉多次拒绝,但还是劝不过伟天的执拗。

    我伟天娶妻,当然是明媒正娶,八抬大轿把你抬进来,怎么可能草草了事。

    貂蝉无父母,伟天在这个世界也无父母。

    二人的婚事主持自然是由关羽张飞二人。

    身着喜红色长袍的伟天正在大厅当中指挥着不断送进来的礼品,不用看就知道,伟天脸上的喜悦是藏不住的。

    自己人生第一次结婚,还是这种古风式的,试问谁不激动啊。

    诺大的州牧府的房梁上都缠绕上了红色的轻纱,颜宇哲这两天为了布置这州牧府可没少下功夫,因为他知道伟天对待这件事的认真。

    “主公,时候差不多了,该出发了。”

    貂蝉一直就住在伟天的府邸,总不能不上红轿直接在屋里等着吧?

    所以颜宇哲想到了一个方法,让貂蝉坐上红轿之后,在范阳城中街绕一圈,也算是弥补了这一截的流程。

    此时的后院。

    貂蝉正坐在一面铜镜前,任由若落对着自己的头发布置,今日的貂蝉算是她自从被伟天救下之后,穿着最华丽的一天了。

    飘廖裙纱裹紧绸缎,显出玲珑剔透的诱人身姿。抹胸蓝蝶外衣遮挡白皙肌肤,原本不用多加装饰就已经倾国倾城的貂蝉,今日更是从头到尾透露出更加妩媚的气质。

    貂蝉伸出玉手,拿起了桌案上其中一个圆盒问道:“若落,我用这个胭脂行么?”

    “行啊,你这么好看,用什么都好看。”

    若落接过胭脂半跪在了貂蝉的身边准备给貂蝉涂抹,而貂蝉的身子却有些轻微的抖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