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穿越三国之开局一个碗 > 第一百一十三章:余音绕梁,佳人相见(下)
    一旁的若落实在看不下去了,对着貂蝉说道:“你放心吧,将军不是那个意思,安心在这里住着就行了,他还能跑不成啊,这是他家啊。”

    若落的暗示意思已经十分明确了,貂蝉也才发现这个倒茶的丫鬟已经换人了。

    看着貂蝉一颗眼泪都掉下来了,伟天是真的不知道自己到底哪一句话说错了让貂蝉哭了,连忙开口道:“对,没其他的意思,你就安稳在这住吧,我又不跑。”

    伟天见不得人哭,更见不得女人哭,还是在自己面前哭。

    貂蝉拉起衣袖轻轻的擦了一下脸颊上的泪花,心里算是长舒了一口气,能留在伟天的家里,不也是说明她是伟天的家里人么?

    而若落的话也成功吸引了貂蝉的注意,正常来说在大人讲话的时候,丫鬟是不能随意的插嘴的,但是按照伟天的反应来看,若落明显不是一个普通的丫鬟。

    仔细打量一番,貂蝉才发现若落身上散发的那种淡淡的气质,长相也丝毫不逊色,这样的姑娘就算穿着丫鬟的服饰,也不难看出她是个大户人家的姑娘。

    怎么会在伟天的身边当一个丫鬟呢?

    “你先休息吧,我回去确定一下酒馆的位置,明天带你去看看。”

    告别了貂蝉,若落跟在伟天的身后走了出去,留下的只有满脑子疑惑的貂蝉,待自己的丫鬟过来收拾桌上的古筝时,貂蝉才开口问道:“你见过刚刚倒茶的那个丫鬟么?”

    “见过啊,我们今天早晨进府的时候,我看到她正在院子里挑水呢。”

    这么说还真的是个丫鬟,难道是自己多想了?

    貂蝉轻轻晃动了一下自己的脑袋,正要转身回屋的时候,丫鬟再度开口道:“不过挺奇怪的,这府里没什么下人,很多事情都是丫鬟操办的,按道理来说进出府里也很正常,但是这个丫鬟我从早晨到现在还没见过她走出这个府邸一步呢。”

    丫鬟们平常没有什么事,除了干一些杂活儿之后,多数都是休息的状态,休息的时候就会四处转转打量一圈。

    而若落的行为当然也被几个丫鬟尽收眼底。

    “哦?这样么......”

    貂蝉的目光看向了门口的地方。

    门外,伟天正在向自己的房间走着,脑子里越来越奇怪貂蝉的态度,余光看了眼身后的若落,伟天问道:“你觉得貂蝉为什么哭?”

    若落没有说话,她有些佩服伟天,明明打仗的时候,阴谋诡计一套叠一套,怎么看个姑娘的心思都看不出来。

    不过也对,这符合伟天一向的性格。

    “我也不知道,你别问我。”

    若落也有自己的小心思,她当然清楚貂蝉为什么哭,为什么会是这样的态度,不过她不想说,总感觉心里有个地方不舒服。

    “行吧。”

    伟天也放弃了猜测貂蝉心思的想法,接着说道:“你去告诉颜宇哲,在正街的位置找一个二层楼的房子,尽量大一些,给我盘下来。”

    买一家酒馆,对于伟天来说简直是小的不能再小的事情了。

    第二日一早,颜宇哲就派人将房子的地契送了过来,办事效率可见的迅速,而颜宇哲挑选的位置肯定不会差。

    伟天简单的洗漱了一番之后,出门就发现貂蝉已经在院子里等着了。

    伟天赶忙走了上去抱歉道:“不好意思,起晚了。”

    “是我来的早了,和将军没有关系,将军没必要道歉。”

    伟天的日常正在逐步的被貂蝉了解,说来很有意思,貂蝉还没见过哪个大人给一个女人道歉,但伟天的话反而让人十分暖心。

    虽然礼仪上有些不对,但是伟天这样的额相处方式让貂蝉感觉十分新颖有趣。

    “走吧。”

    伟天正要带着貂蝉走出宅院,貂蝉却开口道:“我的丫鬟今日有些不舒服,将军不如把她带上,要是有事也方便一些。”

    貂蝉说的人,自然是早晨刚刚喊起伟天起床的若落。

    伟天看着若落皱了皱眉头,若落的身份特殊,如果被人发现事情肯定不小。

    若落知道伟天的为难,连忙对着貂蝉摆手道:“带小春去吧,后院还有好多事情没有弄完呢。”

    看样子貂蝉的猜测没有错,若落是不能走出这个宅院的,但具体的原因貂蝉还不清楚,每个人都有些好奇心,当然貂蝉也不例外。

    但不管怎么样,若落肯定是因为特殊原因不能走出宅院,貂蝉正要同意若落的话。

    伟天却开口道:“没事,一块走走吧,你也没见过范阳城到底什么样呢。”

    若落在伟天的身边也是四年多了,这几年下来,她从来没有上街过一次,从右北平,到卢龙城,渔阳郡,再到范阳城。

    若落每次都是跟着大军匆匆进城之后,直接进入宅邸开始收拾入住的事情。

    她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见过烟火气了,而伟天的一句话就让若落原地慌神了一下,她当然想出去转一圈。

    但是她知道自己的身份,她不想给伟天添麻烦。

    “我......”

    “怕什么,走吧,这幽州现在我最大。”

    伟天是担心若落的身份被人发现,不过这次若落出门是跟着自己,总不能还有人专门跑到伟天的身边问若落是谁吧?

    这事儿谁问谁死。

    说罢,伟天就转身向着府外走去,貂蝉看着还站在原地的若落轻声道:“走吧。”

    “哦,好,谢谢小姐。”

    若落紧跟着两人的步伐走出了府邸,仿佛是一个新接触事物的孩子,心脏都不争气的急速跳动起来。

    她心里对貂蝉的好感急速提升,要不是貂蝉的话,自己可能永远都出不了府邸的大门。

    每次也只能在院子内向外张望一会儿,又赶忙离开。

    伟天出门当然是有着一群侍卫跟着,但是伟天不喜欢一群人浩浩荡荡的样子,只是让侍卫离得远一些,只要自己在他们的视线当中就行了。

    知道自己是州牧的百姓,还是很少的,那日进城的时候,伟天穿着铠甲,还有头盔,现在一副书生样,根本没有办法将两者联系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