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穿越三国之开局一个碗 > 第九十章:叛军自起渔阳郡,刘焉自傲失四城(上)
    秦始皇陵要是好挖掘,也不会一直等到后世才被那些专家挖掘,而且还没挖完。

    颜宇哲是越来越看不懂自家的这个主公了,天下大事好像都在他的掌握当中,这天下谁知道秦始皇陵在哪?

    没有人。

    但是伟天就是能这样轻描淡写的说出来。

    突然,伟天的鼻子嗅了嗅,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味道涌进了伟天的鼻子,虽然极其的细微,但是伟天还是感觉到了。

    伟天顿时双眼看着深坑的下方,睁大对着身边的士兵喊道:“全部上来!捂住口鼻!不要大口呼吸!”

    说罢,伟天抽出佩剑割下了自己衣服上的一块宽布缠在了自己的脸,周围的人不知道伟天为什么突然激动了起来。

    但也是慌忙的割下自己的衣物缠绕在脸上,关羽跑到了伟天的身边问道:“怎么了,三弟?”

    伟天看着一个接一个上来的士兵眼神凝重道:“水银。”

    “卧槽你吗!”

    伟天头一次感觉到这么生气,他的视线内,周围的墙壁开始逐渐渗出一些银色的液体,逐渐开始向下流动。

    颜宇哲也跑到了伟天的身边向下看去,伟天再度解释道:“那些银色的液体,也就是你们口中丹砂,这种东西吸食过度会死人的。”

    自己还是想的太简单了,这种级别的墓室,怎么可能没有防护手段?

    还好自己是从上方直接进入墓室的,如果从墓门直接进入,这周围的墙壁里的水银肯定会全部喷出。

    伟天起身看着周围数十箱子的金银,对着士兵说道:“把坑埋了!”

    伟天上一刻还在想哪天挖一下秦始皇陵,现在这个想法直接被伟天打消了。

    他也是看到水银之后才想起来,秦始皇陵的水银至少有一百多吨。

    还挖呢,挖个毛线!

    古代的皇上总是想着练什么长生不死的药,那些所谓的术士在练丹药的时候必不可少的东西就是水银。

    迷信害死人。

    这种盗墓的事情还是交给曹操吧,自己再从曹操那抢过来不就行了,干嘛非要自己动手干这么危险的事情呢。

    埋坑要比挖坑快多了,什么都不用想就是向坑里扔土就行了。

    但还好,多数的金银已经被伟天搬上来了,就这些东西足够大军活个两三年不是问题了。

    而挖出的银子上刻有的字符,能确定下来这确实是一个大燕的墓室,只不过到现在为止还不知道这个墓室的主人是谁。

    士兵直接将棺材也扔进了坑中,毕竟这东西也不能带回去用不是。

    两个时辰的时间,大军才将这个深坑填平,伟天也是松了一口气对着颜宇哲说道:“这事情以后再也不干了。”

    伟天是真的被这些水银给震撼到了,自己原来最多见过的水银也只有温度计上的那一点点。

    这成批的看见实在是有些恐怖了,跟演电视剧一样,直接就从墙壁里冒出来了。

    心有余悸之后,伟天看向了那些金银,毕竟此行还是不虚的,至少收获还算大。

    “走吧。”

    伟天你说了一句,大军休整片刻之后出发回往右北平。

    而此时的另一边。

    幽州范阳城内。

    刘焉已经是狗急跳墙了,张纯两兄弟只用了三天不到的时间直接将渔阳郡攻下来了,自己还没来的及加派人手,就已经损失了一座城池。

    “走了一个公孙瓒来了一个伟天,这还没干什么呢,又跑出来个张纯!这幽州就这么乱吗!”

    刘焉怒气冲冲的靠在了座椅上,手中拿着的正是刚刚从渔阳郡送来的战报。

    张纯的方法竟然和伟天如出一辙,从渔阳郡内部打通关系,整个渔阳郡除了太守之外,大多数都被张纯两兄弟买通了。

    手下的幕僚孙瑾上前一步抱拳说道:“大人何须动怒,张纯无非叛贼尔,何不交好伟天先将张纯清理,再借机将伟天手中的城池再悉数夺回?”

    刘焉现在只感觉自己这个幽州牧当得实在是太憋屈了,就这么大个幽州。

    竟然到处都不受自己的指派,黄巾起事也就算了,先是公孙瓒不听命令,又是伟天,现在一个平民百姓竟然也起兵造反了。

    整个幽州到处都是势力,人家旁边的冀州怎么就安安稳稳只处理黄巾就行了。

    唯独这幽州,一个接一个的往外冒头。

    刘焉现在脑子里就只有两个字,心累。

    “我就怕伟天也是这样想的,万一最后是人家将我们城池全部拿走呢?”

    刘焉手里的战报已经捏成了一团,孙瑾听着刘焉的话也是犹豫了一下回道:“是属下唐突了。”

    “要是将伟天拉进来,到时候危险的肯定是我们,眼下只能我们自己动手清剿这伙反贼了,伟天无名,不可能对我们突然动手的。”

    刘焉思来想去,还是决定不寻求伟天的帮助,毕竟自己一个幽州牧,手里可以调动的兵马至少也有七八万人,怎么能被一个反贼束缚住了手脚?

    想到这,刘焉坐直了身子开始在桌案上写着命令,并对孙瑾说道:“调动幽州所有的兵马前来范阳,我要一举清除张纯这伙叛贼!”

    刘焉的命令一出,孙瑾就察觉到了不对,赶忙上前抱拳道:“大人,如果全部调动,其他城池肯定会空虚,万一张纯他们不和我们正面打,去偷袭城池,不就危险了么?”

    “我是幽州牧!你按照我的命令行事就行了!一伙小小的叛贼如果我清剿不掉,岂不是让天下人耻笑?!”

    刘焉的态度十分坚决,孙瑾也不好再过多说些什么,但是他有所预感,和张纯这一战,肯定不会在十几天就结束。

    按照刘焉所想,张纯就算反叛,手中的兵马装备肯定不齐,自己手中可都是精兵强将。

    养兵千日用兵一时,要是连几万人的张纯都没办法,那他这个幽州牧做的还有什么意义?

    刘焉的眼神有些凶狠,凉州战乱,朝廷肯定不会派兵给自己镇压反贼,张纯倒是挑了一个好时机。

    但是没关系,正好要告诉这幽州的百姓,谁才是幽州真正当家做主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