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穿越三国之开局一个碗 > 第八十五章:张角攻陷凉州,伟天密谋幽州(中)
    公元187年春。

    伟天彻底平定了长城的局势之后,举军回到了右北平,而太守府内,苗大人早早就在客房等待着伟天的回来了。

    伟天大步迈进房中,看到苗大人的一瞬间脸上就露出了欣喜的笑容喊道:“苗大人!哎呀!许久未见甚是想念啊!”

    “伟将军,下官有礼了。”

    苗大人赶忙站起身子对着伟天重重的鞠了一躬。

    现在的官职,伟天是要比苗阜大一些的,苗阜称下官也十分正常。

    而伟天就喜欢苗阜这样的实诚人,拿钱办事,两边利益关系这么一搭,简直稳固的不得了。

    “伟将军在卢龙击溃鲜卑大军,击杀鲜卑将军的事情早就已经在朝廷传开了,皇上还说要见你呢。”

    “哦?还有这事?”

    伟天坐到了房中的椅子上继续对着苗阜捧道:“还是得仰仗苗大人的功劳啊,要不是苗大人,我伟天还不知道在哪呢。”

    “伟将军说笑了,今时不同往日,伟将军早已是朝廷栋梁之才了。”

    两人犹如在说相声,一搭一喝说了半天伟天才步入了正题,让几个人抬进了一个箱子,苗阜一看到箱子就知道,这箱子里装的是什么了。

    “不瞒大人说啊,这北方鲜卑来犯的事我已经平定了,就算皇上不见我,我也想见皇上啊。”

    不出意外,董卓还有两年就进入京城了,不早点和董卓打好关系,自己怎么能得到更高的官职呢?

    而且伟天还有一个想见的人,曹操。

    这个乱世霸主,为三国同一埋下深厚伏笔的枭雄,伟天不见一面实在是心痒。

    “这个伟天将军放心,伟天将军进京面圣是早晚的事情。”

    苗阜看到箱子,又听到伟天提的要求,顿时就乐了起来,只要伟天还在让自己办事,那么自己得到的好处就绝对不少。

    伟天的大方从上次给钱的时候苗阜就知道了,抛开自己私自拿掉的一些,伟天竟然还单独给了自己一个小箱子。

    那时候苗阜都有些后悔了,自己根本就不用从中间拿,直接等着伟天给自己送钱就行了。

    “苗大人知道一个叫曹孟德的这个人么?”

    刘备现在还不知道在哪猫着,孙权更是才几岁,伟天现在已经见过刘备了,现在就想见一下曹操。

    “曹孟德......”

    苗阜思索了一会,脑海中的一个身影开始重叠道:“有,听说是个宦官之后,现在是朝廷的骑校尉,去年的时候在早朝正好见过一面。”

    嗯,看来曹孟德现在和自己想的一样,也混得一般,才是个骑校尉的名头。

    等到董卓进京城之后,曹操才凭借着自己的花言巧语弄到了更大的官职。

    曹操没有翻脸之前,还是和董卓十分要好的,要不然也不能有机会刺杀董卓啊。

    “皇上现在每天还在西园当中么?”

    “这倒不是了,今年年初凉州被攻下之后,皇上十分生气,早朝上将所有大臣都骂了一遍,去西园的次数也减少了不少。”

    看来历史还没有发生太大的改变,凉州兵败逐渐让这个刘宏从乐园当中走了出来。

    不过药量还不够,刘宏还没有到幡然醒悟的阶段。

    不过可惜,他醒悟之后就死了,还真是因果循环。

    享乐那么多年,好不容易想要做事情的时候,身体却不允许了。

    “伟天将军是准备过段时间就进京城么?”

    “不,明年或者后年吧,这公孙瓒城池我刚刚接手,还有很多事情没有搞定,等我做完了,就上京。”

    幽州这片地方,伟天肯定是要彻底拿下的,为了之后的乱战做准备。

    上京的事情,可以稍微往后放一放,之所以再给苗阜钱,是因为伟天知道。

    估计这两年之内,皇上都没有空再享乐了,那么这鲜卑的女奴运送,也会被搁置。

    伟天要在两年之内,拿下幽州的同时,彻底将幽州的经济搞起来。

    最开始的开始,原本伟天想要取下公孙瓒之后,直接回马枪将范阳拿下,打刘焉一个措手不及。

    但事情的进展越来越复杂,伟天不得已才取消了这个计划,但恰好伟天想起来了张纯,张举这两个人的反叛。

    现在还有时间,伟天的手下多数都是经历过和鲜卑厮杀的人,要论士气和人马强悍,伟天自认为是不虚任何人的。

    刘焉的部队很久没有打过一场硬仗了,这才让张纯和张举钻了空子。

    相比硬仗,在这幽州,没有人比伟天更硬了!

    与此同时的幽州境内。

    渔阳郡外。

    几个身影正围着一个草堆席地而坐,为首的自然就是张纯和张举两兄弟。

    张纯要比张举大两岁,但是哥弟两个从前些年开始目标就十分一致了,尤其是黄巾攻破凉州之后。

    “大哥,干吧,张角都能做,我们也行,趁刘焉没有预料,我们打他一个措手不及!”

    张举的话让在场几人都点头附和,张纯也仅仅思索了一秒,对着张举说道:“我们兄弟两人从开始招募到现在,至少手中也有三万多人,一举拿下渔阳郡不成问题,但我有些担心......”

    一旁的属下对着张举抱拳道:“主公是担心那右北平的伟天吧?”

    “嗯,这伟天突然掌控右北平,又战胜鲜卑此时势头正盛,我怕他一旦和刘焉联合,我们的处境就不好办了。”

    “大哥何时变得这么优柔寡断了,这伟天刚刚和鲜卑战完,势头正盛是当然的,但他的兵马也肯定损失严重,根本无暇顾及我们,大哥放心吧!”

    相比于张纯的冷静,张举就显得有些不经头脑的多。

    “有些道理,但我们三万人,想要攻击掉范阳城不太现实,我觉得我们拿下渔阳郡之后,可以向上动手!幽州上部分的城池虽然有些兵马,但是人数并不是特别多,而且刘焉派看守长城的人马肯定不会轻易调动,倒是我们的好机会。”

    长城可是贯穿整个上半部分三国的版图,而在它之上看守的士兵,自然也不是少数,有了伟天和鲜卑的交战,现在每个地盘只要有包含长城的,都在给长城加固防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