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穿越三国之开局一个碗 > 第八十二章:短暂的宁静之后,变革的开始之前(中)
    “哗啦啦。”

    铁链的抽出的声音从木门上响起,一道阳光瞬间照进房屋内,一个虚弱的身影出现在了若落的面前。

    伟天被几个丫鬟搀扶着坐到了椅子上说道:“走吧。”

    “去哪?”

    若落显然没想到伟天进来的第一句话会是这样,伟天这个人在若落的眼中一直很奇怪。

    感觉伟天是真心实意的时候,伟天却在说谎。

    感觉伟天要杀掉自己以发泄心中的怨气的时候,伟天却让自己走了。

    “哦,看来你还不知道。”

    伟天看着若落的眼神中充满平淡不带有一丝感情道:“前些日子,长城脚下发生了一场战事,你爹,也就是鲜卑的王,慕容世清死了,尸骨都被马蹄踏成粉末了。”

    “所以呢?”

    若落的反应有些超出伟天的预料,看样子被当做交易品的她现在对自己父亲的死亡已经没有什么感觉了。

    若落从床上站起走到了伟天的面前,和伟天对视了一刹那,便跪在了伟天的脚边。

    伟天被若落的动作搞得有些摸不着头脑,只见若落的额头重重的磕在了地板上,原本白皙的额头瞬间出现一道血痕道。

    磕完之后,婉宁仰着脑袋说道:“多谢伟天将军不杀之恩。”

    “呵。”

    伟天对着若落轻笑了一下,他不想杀么?想,在自己被那些郎中动手术的时候,伟天比任何人都想杀了若落。

    但是现在不同了,鲜卑现在全国一片乱,正在选出新的王,而鲜卑的选拔方式,伟天也是了解过一些。

    不出意外,若落的母亲就算难逃一死,也绝对不好过。

    “若落姑娘,不,慕容姑娘,我是个正常人,和你们鲜卑不同,战争固然会死人,但是对于你的生死,我不在乎,但我也不会乱杀无辜。”

    若落是慕容世清的女儿,那么她的全名就应该是慕容若落,这么叫没什么问题。

    伟天将身子稍稍向后靠了一下,让自己的腰腹的伤口舒服一些接着说道:“你现在不管是对我,还是对鲜卑,都没什么用处了,好自为之吧,慕容若落。”

    伟天说罢就示意身旁的侍女将自己扶起来,若落连忙拉住了伟天的胳膊。

    “嘶!”

    突然被外力拉一下,伟天被腹部伤口刺痛,不由自主的喊了一声,若落连忙松手不断的道歉,眼泪都快急出来了道:“对不起,对不起。”

    “你想干什么啊,你不是一直想走么,你现在自由了,想去哪去哪,你们鲜卑翻脸不守信用,我总不能和你们鲜卑一样吧?”

    伟天的手轻轻压住了自己的腹部,身旁的几个丫鬟看向若落的眼光已经是要吃人了。

    几人精心照料一个多月,从来没让伟天疼一下,这刚刚进门这个女人就将伟天伤口弄疼了。

    再加上言语之间几个丫鬟已经听出了若落是个鲜卑人,要知道伟天的伤就是和鲜卑大军交战导致的。

    几个小丫鬟的脸上都有不同程度的怒意。

    “我......我无处可去了。”

    说罢若落的身子像是泄了气的皮球一般瘫坐在了地下。

    自己是一个外族人,待在中原地界一旦被人发现就只有一条死路,而回鲜卑,下场反而会更惨。

    鲜卑只知道大王是为了救自己女儿来到卢龙的,结果十万大军全部被杀,连慕容世清都难以幸免,这个事情说到底,也是若落惹出来的。

    回鲜卑被抓住就是死刑起步。

    伟天也是明白了若落的想法,在死亡的面前,有些人的求生欲望就是这么的浓烈,他们可以不顾任何人的死亡,不顾什么大义小义,只要活下去就好。

    “你无处可去,和我没什么关系,鲜卑翻脸,我也是白养你接近两年了。”

    若落想到了伟天会这么说,她所知道伟天就是一个以利益为主导的人,像是公孙瓒,公孙越,黄巾,一旦用不到就会直接抛弃。

    她自己也不例外,可是现在能让自己活下去的,只有面前的这个男人。

    离开了伟天,若落的死亡就会画上倒计时的日期。

    若落再也绷不住自己的情绪了,伸手抓住了伟天的裤脚祈求道:“我求你了,我什么都能做,我只是想有个活路。”

    “哈哈,哎呦,不是,你干嘛啊。”

    伟天被若落给逗笑了,身上的伤口又不能让他笑的太大声:“你说话你自己相信么?你会干嘛?洗衣服,做饭,砍柴,你啥你都不会啊,你一个鲜卑公主说出来的话,你自己相信么?”

    “我可以学,你给我一次机会,我什么都可以学。”

    伟天略微有些松口的语气,让若落精准的捕捉到了,她不想错失这个活下去的机会。

    虽然说,她是伟天和鲜卑交易的唯一知情者,但是说出去之后就算伟天不杀,别人还是会杀自己。

    不要小看汉人对鲜卑人的敌视,尤其是在近一百年之间,双方的摩擦已经越来越大了。

    以伟天现在的实力和大汉朝局的动荡局势,就算说出去又有多少人会信呢?

    伟天早就是抗击鲜卑的将军了,她说出去不但威胁不到伟天,还会被人认为是鲜卑派过来挑拨离间的。

    的确,若落的感觉是没有错的,伟天确实有些松口了。

    他对若落的执拗心软了一下,但这并不代表若落可以继续在这白吃白喝了:“行,你想留下是吧?”

    伟天转过身说道:“小春啊,她交给你了,你负责给她教会洗衣服,做饭等一些杂事,你们三个也一样,有什么活都可以交给她干,干完之后你们再检查一遍,前提是不允许她出府邸懂了么?”

    小春,是伟天给这四个丫鬟最小的那个赐的名字,小丫头才十六岁整张脸都是幼小的稚嫩,她们几人都是颜宇哲在一些平民百姓家找到的,连个正经的名字都没有。

    春夏秋冬,这是伟天能想到的最简单的名字了,小春,一个名春的姑娘。

    说罢,伟天看向若落再次说道:“这个规矩给我听清楚了,你能活动的范围,只有我住的府邸和院子,不准上街,而且从今天开始你的伙食也和她们一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