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穿越三国之开局一个碗 > 第八十一章:短暂的宁静之后,变革的开始之前(上)
    六日之后。

    没人知道长城的脚下发生了什么,只看到尸横遍野,鲜血染红了幽州边境上的每一块砖瓦,有些住在长城边缘的老人后来回忆说。

    那天晚上处处传来的惨叫声,连山上的虎豹都不敢靠近,断手断脚随处可见。

    他曾站在山顶远远观瞧,到处燃烧的火把之下,只见到一青衣长须,一黑脸大汉仿佛是两个杀神一般,骑着高头大马,所到之处犹如地狱。

    后世记载公元186年秋末。

    鲜卑大举来犯越过长城进攻卢龙城,镇西将军伟天手握四万幽州精骑,与十万鲜卑战于卢龙城外,伟天重伤于卢龙,击退鲜卑被称为以少打多的经典战役。

    又一月,长城脚下,号称武圣关羽携带一千精骑绕过徐无山截杀鲜卑后路,配合二弟张飞悉数尽杀鲜卑剩余之人,鲜卑大王慕容世清战死,身体被马蹄踏碎被泥土掩埋,幽州长城回归伟天之手,自此之后,鲜卑再无来犯......

    卢龙城太守府。

    落叶飘下,院中小屋的木门缓缓打开,一身着白衣的男子被几个丫鬟搀扶到了院中石椅,男子面容消瘦,脸色微微有些发白。

    张飞大步走进了小院当中,手中提着几个还在吱吱乱叫的野鸡,走到了伟天的面前说道:“三弟!俺给你抓来了几只山鸡,今晚咱吃些鸡汤。”

    伟天现在的身形,和三年前在涿郡一模一样,又变成了那种瘦瘦弱弱的形象。

    没办法,一天只能吃些米粥或者鱼汤,肉类什么根本就没办法吃下去,这人能不瘦么?

    伟天冲着张飞乐呵了一下回道:“行,你给厨房做吧,大哥呢?”

    张飞将手中山鸡交给了几个下人,坐到了伟天的身边说道:“大哥在军队呢,正在挑选合适一些的统领,我们这次折损太多了。”

    “嗯......”

    伟天点点头,这次和鲜卑的一战,自己在高阳的那些老底子多数都已经战死了,现在部队多数都是刚刚加入的新人,自然要忙碌一些。

    不过这次和鲜卑的一战,也给伟天带来了意想不到的好处。

    原本提起幽州,百姓们自然想到的是刘焉,公孙瓒。

    而现在,不单单幽州,整个三国的上半块版图的百姓谁不知道幽州有一个英勇抵抗外族的伟天?

    镇西将军的名头,早就在这大汉的天下传播开来了。

    现在不单单是前来投奔伟天当兵的人越来越多,竟然还有不少幽州的文才前来投靠,单凭这一战,伟天的前途豁然明朗。

    有一些可惜的是,这些文人之中伟天没有找到那些自己记忆当中的大才,只能全部交给颜宇哲来统领了。

    手下的军队有关羽带领,还有不少的将士,至于发展的一些事情由颜宇哲带领,这生活也再次步入了正轨。

    “二哥,你给大哥说一声,别什么事情都自己操劳了,高览张郃二人十分不错,有些事情交给他们俩也可以的。”

    “放心吧,二哥也十分看中这二人,没想到这二人竟然还熟读兵法,和二哥十分谈的来啊。”

    伟天早就知道,张飞和关羽最大的区别就是张飞只能当将,而关羽却是可以当帅的。

    能打仗当然是一个良将,但是能统领手下的良将,就是一个好帅。

    关羽正在向这方面发展,已经开始提前进入那个坐镇荆襄的美髯公迈出步伐了。

    伟天拍了拍张飞的肩膀笑道:“行了,你先忙去吧,晚上到我这来吃鸡肉。”

    “行了,那你坐一会儿就赶快进屋,外面太凉了,穿厚点。”

    说罢,张飞站起身子又匆匆忙忙的跑了出去,军士的训练还有许多,他也耽误不得。

    这也就是张飞,一般人说不出这个话来,这要是别人这么说,伟天指定会起一层鸡皮疙瘩,但张飞就是这样,有什么说什么。

    虽然口头可能表达的不清楚,但是心中的关心都是在动作语言中流露出来的。

    张飞的话也提醒了几个丫鬟,匆匆跑到了里屋将一件厚厚的皮毛的大衣拿了出来,伟天看到这衣服脸色都不好了。

    这是去年冬天最冷的时候自己穿的,这才秋天,确定不会热死么?

    “算了,我回屋就行了。”

    伟天拒绝了几个丫鬟的好意,几个丫鬟走上前扶着伟天的胳膊,在她们眼中,伟天这个大人,和其他的大人不太一样。

    别人家的大人,对丫鬟总是冷言冷语的,说起话来也是一副高高在上,用着命令的口气说话。

    而照顾伟天这一个半月以来,几个丫鬟也算是和伟天混熟了,伟天偶尔还能讲一些笑话逗的几个丫鬟毫无形象的大笑。

    丫鬟一边扶起伟天一边问道:“将军,那个后院关着的女人是谁啊,一天一句话不说,门口还站着两个侍卫,要不是看到她吃饭,还以为是个死人呢。”

    “女人?”

    伟天疑惑了一下,丫鬟点点头说道:“是啊,昨夜去后院打水时,差点把我吓一跳,那个女人的房间为什么还装着铁栏啊?”

    若落!

    自己怎么把这人给彻底忘记在脑后了,和鲜卑大军的交战之后,伟天还以为若落和那些人一起战死了,颜宇哲他们也再没有提及,所以也就也没有多问。

    没想到若落还在城中,谁又给她安了个铁笼子?

    “带我去见她。”

    “是。”

    几个丫鬟扶着伟天一步步走到了后院,伟天一眼就看到窗户边的铁栏,和右北平的那所房间一模一样,估计是颜宇哲干的事情。

    颜宇哲只是不知道如何处理,本来是准备等待伟天伤好一些了,然后再将这件事说出来的,没想到几个丫鬟先一步说了。

    看到伟天的到来,几个侍卫连忙对伟天行礼道:“大人!”

    “嗯,把门打开。”

    伟天没有废话,几个侍卫也拿出了腰间的钥匙,开始解锁木门上的铁链,开锁的声音显然是吸引到了若落。

    她呆呆的坐在床上看着门口,她希望今天走进来的人是自己想看见的那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