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穿越三国之开局一个碗 > 第七十七章:事发突变之后,大军厮杀之间(下)
    关羽一把扶住了摇摇欲坠的伟天,此刻的伟天,腹部有一根长长的箭矢,但并没有穿透身体。

    伟天的整个人已经晕了过去,可现在战场是情况十分紧急,最近的地方就是卢龙城中了。

    想要让伟天进入卢龙城接受治疗,起码要将鲜卑大军击退,要不然根本不可能。

    “大哥,你带三弟快去卢龙城,我带人继续追杀鲜卑!”

    张飞看到伟天中箭的瞬间眼眶就红了起来,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除了伤心,张飞现在的心中更多的就是愤怒!

    说罢,张飞一个跨步骑上了自己的坐骑,将插在泥土里的蛇矛拔了起来,胯下马瞬间窜了出去,张飞那震耳欲聋的怒吼声也响遍了整个卢龙城外!

    一黑脸壮汉快马奔腾在交战大军之中,所到之处皆是一片血海,张飞已经杀入癫狂的状态了。

    而鲜卑则已经失了心气,一个没有士气的军队,人数再多也只是滥竽充数而已。

    关羽撕扯下自己的衣物缠绕在了伟天的身边,他不敢将箭矢拔出,他知道,现在的箭矢一旦从伟天身上抽出,那么血液就会大量的涌出。

    这点常识关羽还是有的,将伟天的伤口用布缠了几圈,关羽单手将伟天横在马上,自己则是坐在伟天的身后,另一只手操控着马匹向卢龙城门口冲了过去。

    关羽身上的气势彻底散发开来,即使手中无任何兵刃,但没有一个士兵敢拦住关羽。

    吓怕了,关羽一直微眯的眼睛终于睁开,滔天的杀气让人不敢直视。

    大军已经展开彻底的攻势了,关羽手下的黑骑军在这平原如鱼得水。

    这天,也渐渐的黑了下去。

    卢龙城中,关押若落的笼子就像是一个垃圾一样,随意的丢在了太守府的院子。

    这样的一个美女,却没有一个人愿意多看她一眼。

    而院子内,不断的有人来回走动,每个士兵都是大汗淋漓,手中捧着的是各种各样的草药。

    屋内,不断的有声传出来。

    “虽然将军的伤口有一部分已经结痂,但还是要将箭头取出,先用刀子割开伤口,再用以草药敷在伤口,方可治疗。”

    “我认为应先以解骨丸方为蜣螂、雄黄、象牙各等分配,研末和匀,炼蜜为丸,外用羊肾脂细嚼贴之。觉痒忍之,极痒箭头渐冒,撼动拔出,即以人尿洗之,贴陀僧膏,可换,伤口自愈。”

    房内至少站了十个大夫,你一言我一句的讨论了起来,而他们身后站着的张飞等人,手中的蛇矛还在向下滴血。

    “有办法就快救啊!耽误我三弟的性命,我拿你们的人头祭旗!”

    张飞的此刻脸上都是鲜血,还没有来的及洗就赶来太守府了,他的声音让几个大夫额头出吓出了细汗,慌忙磕头道:“大人饶命啊,这...这外伤所致,我们也没有把握啊!”

    “二弟!别莽撞!”

    关羽此刻的表情也十分不好,身上有几道轻微的伤口,但都不足以影响行动。

    就在此时,伟天的双眼缓缓的睁开了,他睡梦中隐约听到了身旁几人的声音,只感觉到腹部一股股的疼痛,嘴中干涸无比:“大...”

    微乎其微的声音从伟天的嘴中缓缓传出,颜宇哲第一时间看到了伟天微弱的声音,连忙跑到了伟天的枕边,眼泪不争气的流了下来:“主公!”

    几人听到颜宇哲的声音,连忙围在了伟天的床头,纷纷喊叫了起来。

    “取..取箭。”

    伟天艰难的指了一下自己的肚子,颜宇哲立即反应了过来,拉过刚刚提出割开伤口的郎中:“主公是要割开取箭么?”

    伟天点了点头,嘴巴微张颜宇哲立即凑了过去,整个房间立即保持了安静,只有伟天的细语声传出。

    颜宇哲连忙点着头,站起身子对着几个郎中说道:“取箭,主公说将刀用火烧一下,再取。”

    伟天只感觉自己的视线又开始模糊了,颜宇哲招呼着几人全部出去,只留下了几个郎中拿出了自己药箱当中的刀子在炭火上烧着。

    伟天侧过头,看着炭火燃烧的光芒,只感觉的身子越来越冷。

    老天,这可能是我来到这个世界上受的最大的折磨了。

    能否渡过,全凭天意了。

    房门关上,关羽张飞几人不断的在门外踱步:“妈的,这群鲜卑杂碎,我早晚踏平鲜卑!”

    抛开张飞的怒气,剩下几个人的脸上都带着不同程度的凝重,张飞一拳打在了门口的石墙上,余光看到了笼子中的若落。

    大步的走了过去看着若落吼道:“都是你这妖女!害我三弟生死不明!我现在就杀了你!”

    “翼德!”

    张飞的手掌已经举在空中眼看着要劈下去,若落都已经闭上双眼等待着自己死亡的降临了。

    今日当两军厮杀声响起,若落算是彻底磨灭了最后一丝生的希望,现在的若落更像是一具行尸走肉,人活着,魂没了。

    “算了。”

    关羽冲着张飞摇了摇头,脸上带着恨意看向屋檐上,双眼紧闭道:“天命所致。”

    “啊!!!”

    一道凄惨的喊叫从屋中传出,滚烫的铁刀已经触碰到了伟天的皮肤上,一个银色的箭头正在被郎中缓缓从中取出。

    钻心的疼痛让伟天的意识瞬间清醒了过来,他现在是真的想死,不想再参与这些纷争了。

    他开始后悔自己所做的一切,来到三国拿着一个破碗要饭也能度过余生,为什么要头脑一热做出这些事情。

    刺入骨髓的疼痛让伟天难以忍受。

    没有麻药,清醒的意识,刀子划过自己皮肤的触感,伟天双手紧紧的抓住了床沿。

    在自己意识的最后一刻,伟天的脑海闪过一个个身影。

    撕心裂肺的喊叫,伴随着无助的凄凉声再度从房中喊出:“妈!!!”

    一声吼叫,门外的几人背后升起了一阵麻木的感觉,若落早就抱头痛哭了起来。

    这一个夜晚,卢龙城的太守府中,灯火通明,天空中的西北角,有一颗星星逐渐闪起了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