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穿越三国之开局一个碗 > 第六十九章:宫中来人入北平,金银讨好十常侍(上)
    第二日清晨。

    伟天收到了确切的消息,公孙瓒死了,尸体已经运往长城外鲜卑集结的部队了。

    卢龙的战事还在持续,鲜卑的攻击并不顺畅,作为长城后第一座城池,公孙瓒对卢龙城的建造可是下了功夫。

    越过长城鲜卑就已经付出了不少的代价了。

    鲜卑首领看来对若落还是十分重视的,这也变相的证明了,若落在鲜卑当中的地位。

    阎柔已经被伟天调回高阳了,高阳是伟天费尽心力建造的城池,绝对不能出现失误。

    现在右北平,抛开关羽手下了五千黑骑兵甲,还有公孙瓒遗留的四万人,加上被收服的黄巾贼人。

    伟天现在手中能在右北平调动的兵马至少有五万余人。

    军营中,关羽抛开训练时间,还在让士兵打造铁梯,为了之后的攻城战在做准备。

    几天的时间,伟天已经将右北平打理的井井有条了,原公孙瓒和公孙越的府邸也被伟天用士兵看护了起来。

    而朝廷派遣皇甫嵩和张温二人平定凉州叛军这件事也传入了幽州的地界。

    当百姓都绝觉得此时可以放松的时候,伟天却清楚的知道,这两人去凉州,不但没有清剿黄巾贼,反而让黄巾贼日益壮大了起来。

    不出意外,一年之后,凉州就会彻底沦陷,到时候才是真正天下大乱的时候。

    但是伟天总觉得自己遗漏掉了什么关键的信息,有些想不起来了。

    但是他冥冥中能感觉到,即将有一些大事发生,而这个事情会更改幽州现在的势力分布。

    伟天现在能干的,只能不断的增强自己的势力,就算真的发生了什么,也不至于陷于被动。

    五日之后,右北平城门外出现了一辆马车,百名士兵。

    士兵没有阻拦,马车很轻松的就进入了右北平城,不过却一路到了公孙越原本的府邸。

    太守府邸紧闭,门口还有不少的亲兵巡逻。

    马车中传来一道略微疑惑的声音:“这公孙越今日怎不出来迎接?”

    几个士兵走上前冲着太守府邸门口的几个士兵叫嚷道:“哎!你们太守公孙越呢?叫他快快出来迎接!”

    太守府大门打开,伟天闲庭信步的从里面走了出来,对着马车鞠了一躬道:“是张大人派来的人吧,在下在这里等候多时了!”

    十常侍是以张让为首,马车里的人肯定也是张让派来的。

    伟天也只是大胆的猜测,这件事情是十常侍所为,而不是现在皇帝刘宏做的。

    这也是一次赌博,一旦这些人是刘宏派出的,那么伟天这句话显然就有亲近常侍的意思。

    但是伟天还是相信自己的记忆的,十常侍在刘辩上任后彻底掌控后宫和朝政,这绝对不会是一朝一夕干出来的事情。

    最有可能的,就是十常侍在刘宏在位的时候,就已经渐渐的开始笼络党羽了!

    车夫跳下马车,从马车木板上取下了一个小凳子,拉开车帘,一个身着官服的人走了下来。

    这人看起来有些大了,手背上都是皱纹,但是身体还算不错,至少不用拄着拐杖。

    “本官朝中卫尉手下-苗伦。”

    “原来是苗大人!快快请进,在下早已摆设宴席恭候大人来临了。”

    伟天再鞠躬,这个态度倒是让苗大人颇为欣赏,也满意的点点头走了进去。

    卫尉这个词伟天还是知道的,职责是掌管宫中警卫,九卿之一,这人又是他的手下,那么看来不会错,应该是十常侍的人了。

    果然,十常侍从这时候开始已经暗地里开始接触宫中有权势的人了。

    要不然何进能死在宫墙之中么?

    这个卫尉可不是一个简单的人啊。

    一路代入落座,苗大人扫视了四周:“这些人本官去年可没见过,不知你们公孙太守现在何方啊?”

    “哦!你看看,忘记给您说了,我们太守啊,昨天和黄巾打架,没打过战死了。”

    伟天说话表情轻松,仿佛是和自己一点关系没有,看着苗大人还在吃惊,伟天一个响指一打,原本属于公孙越的几个鲜卑女奴就从门外端着酒肉走了上来。

    苗大人显然是有些不太相信的,他可不认识伟天,原本以为是公孙越的手下,这么看来肯定不是了。

    加上伟天对太守府的掌控,苗大人差不多可以确认,伟天已经完全掌控了右北平,怪不得没有看到公孙越的人。

    而鲜卑女奴的上台,显然让苗大人更加惊讶,难道面前的这个小年轻已经知道了女奴的事情?

    “不知你是何人?”

    “哦,在下伟天,封高阳将军,一个小将而已,大人不必太过在意。”

    伟天的话显然让苗大人有些沉默,公孙越死不死其实苗大人是完全不在意的。

    他来只是遵守十常侍的命令,过来押送女奴去往皇宫,但是伟天到底知不知道这件事,还不太确定。

    而伟天显然是明白了苗大人心中所想,举起酒杯面朝苗大人说道:“大人放心,东西已经准备好了,大人先喝些小酒解乏,稍后让士兵去后院取就可以了。”

    此话一出,苗大人的心也放了下来,他最重要的目的还是将女奴运回,这任务要是完不成,十常侍怪罪下来,自己是担不起这个责任的。

    但苗大人也是有自己的想法,伟天这个年轻人,肯定不是简单货色,竟然不动声色的将右北平取了下来。

    而且整个幽州竟然一点消息都没有,犹如鬼魅一般。

    一杯浊酒下肚,伟天放下酒杯微笑道:“大人此次前来能留多久啊?”

    “三日,西园建立之初,本官必须尽快回宫,将东西送上去。”

    西园?

    伟天好像有些印象,是自己原来在历史课本中学过一些,汉代确实有一所西园,只不过伟天没想到这座西园竟然是刘宏建造的。

    看样子这个园子的建造就是为了享乐,不得不说,还是皇帝会过日子啊。

    “不知公孙太守如何战死?为何这城中没有一丝争乱过后的迹象啊?”

    苗大人既然能在卫尉的手下干活,又能得到十常侍的信任,肯定是有一些眼力见的,他可不会相信公孙越真的死在黄巾贼之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