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穿越三国之开局一个碗 > 第六十七章:计杀千里外,布衣红尘中(中)
    邓茂此时也慌了,周围黑压压的骑兵,身上散发着肃杀的气息,让邓茂心里一阵阵的发毛。

    周围拼杀的声音也越来越小,两边的人都不由自主的停下手中的动作,一脸谨慎的扫视着周围的黑甲军队。

    “放下武器!投降不杀!”

    关羽雄厚的声音再度响彻整个城楼,一声破胆可不是吹出来的,黄巾贼人全部放下了武器。

    护城河的木板上,缓缓走出了几个人影,眼尖的邓茂一眼就看到了最中间青年男人身旁站着的周仓。

    “谁叫邓茂?”

    伟天声音不大,却让全场都寂静了下来。

    一个结结巴巴的声音从人群中传来出来:“我...我是..”

    邓茂双手举过头顶,双腿有些打颤的从里面走了出来,到现在为止,他已经知道局势到底是什么样的了。

    自己被周仓给骗了,当了别人的枪头。

    伟天看向邓茂接着问道:“苏仲呢?”

    “大人!小人在这!”

    在伟天等待着苏仲走过来的这一节路程,邓茂也在打量着伟天,他是怎么都没有想到,面前这个看起来连三十都不到的年轻人。

    竟然就是那个高阳的伟天,这种手段,邓茂心服口服。

    自认为招募到两万余众的他,至少能和伟天这种人平起平坐,可是真当自己看到伟天和他的军队之后。

    才发现自己竟然是如此的可笑。

    伟天手中的军队和公孙瓒的比起来,虽然人数并不占优,但是这些人的展露的气势完全完虐公孙瓒那群手下。

    要真的是伟天和自己的动手了,邓茂觉得不出一炷香的时间,就可以分出胜负了。

    直到苏仲跪在了伟天面前不远,伟天才开口道:“你叫苏仲啊?”

    “是,大人,小人叫苏仲。”

    苏仲的头低的不能再低了,现在只要能让他活下去,他什么都愿意干。

    “哦。”

    伟天淡淡的点了点头轻声道:“都拖下去斩了吧。”

    “是!”

    几个亲兵瞬间一左一右,架起两人的胳膊就要向后拖去。

    邓茂和苏仲的一瞬间变得惨白,邓茂更是双腿在地面上不断蹬着:“大人!大人!大人!”

    邓茂双臂用力,竟然挣脱了两个亲兵的胳膊,但他并没有起身,而是用着膝盖交替不断的向伟天挪动过来,嘴里不断的喊着大人。

    “嗡~~~”

    偃月刀的轰鸣瞬间响彻在邓茂的面前,吓得邓茂瞬间停下了身子,身子不断的发抖,顺着偃月刀的刀柄看向了关羽。

    一股杀气瞬间浸透了邓茂的后背,邓茂连忙磕头道:“大人!大人饶命!给小的一次机会吧!”

    伟天脸上没有一丝的情绪波动,视线越过偃月刀看着邓茂问道:“怎么给你机会?”

    话音刚落,一颗人头滚到了邓茂的腿边,正是被亲兵在一旁斩头的苏仲,苏仲的眼睛还没有闭上,但还能看到眼神中那最后一丝的恐惧。

    “啊!”

    邓茂原本跪着的动作,瞬间向一旁斜侧过去,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双手将自己的身子往后挪动了一下颤抖的说道:“大人!小人也不想当黄巾啊!被逼无奈啊!大人给一次机会吧!我愿意为大人鞍前马后啊!大人!”

    邓茂的后背早已被冷汗打湿,地上的泥土都粘合在了邓茂的衣服上,显得十分狼狈。

    “哦,行,你就跟在这位将军手下吧。”

    顺着伟天的指向,正是手持青龙偃月刀的关羽,关羽眼神充满了不屑,但毕竟是三弟的话,也不得不听。

    邓茂还没反应过来,伟天就已经转身回到了城池,邓茂这才知道自己捡回了一条小命,对着伟天的背影不断的磕头致谢道:“谢大人不杀之恩!”

    打扫战场,整理军队,这些事情交给张飞和关羽就可以了。

    伟天回到城中,走进了太守府邸,这原本是公孙越的府邸,上次来这里还是昨天...

    伟天走进太守府,带着几个亲兵走到了关押鲜卑奴婢的地方:“把门打开。”

    阳光照射屋内,几个铁质的牢笼出现在了房中,这里的鲜卑女奴每隔一段时间就会被卖掉。

    而这一批,显然是上个月刚刚抓来的。

    “报!大人,有一辆马车正在前往右北平!”

    马车?

    伟天转过头看着几个士兵皱起眉头:“什么样的马车?”

    “探子说是红木的马车,上面刻有花纹,还有数百名士兵守护。”

    皇宫!

    伟天瞬间想到了关键的地方,此时刚刚开春,不出意外,十常侍那帮家伙应该来公孙越这里要女奴了。

    伟天看着房中关押的女奴,深深的叹了一口气,重新将房门关了起来。

    他本想放了这群女奴,但是现在不行了,要是没有这群女奴,他也没有办法交差了。

    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皇宫人来的时间实在太过凑巧了。

    “还有多远到?”

    “以他们的行进时间来看,不出五天的时间,就抵达了。”

    “行,去通知关羽他们,下午回院子,再找几个人把这里给我看好了。”

    “是。”

    右北平又恢复了往日的喧哗,没人知道右北平发生了什么,只不过城楼上的伟字旗还是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

    简单的道理,这右北平,换主了!

    这和百姓没什么关系,他们想要的只是活下去,具体城池在谁的手中,其实他们并不关心。

    伟天没有想要住在太守府的心思,在他看来,自己住的那个院子就相当不错,在右北平也是顶尖的房子了。

    而且住习惯了,也没有想要再换地方的心思,这个太守府叫人看着就行了。

    直到深夜。

    关羽和张飞才走了进来:“三弟,宇哲,军营今天太忙了,实在腾不出手来。”

    两人的脸上都洋溢着笑容,突然手中多了四万余人,整治可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

    但还好两人的经验已经足够了,不用伟天再说一次。

    “正好,今天阎柔也来了,我给你们说一些小事情,坐。”

    阎柔是伟天从去年就通知了的,早晨从后方围住黄巾贼和公孙瓒手下士兵的那一批军队,正是阎柔从高阳带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