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穿越三国之开局一个碗 > 第六十一章:潜心蛰伏终有日,一朝鸣剑天下知(下)
    但正当两人喝着小酒观赏歌舞的时候,大门推开,一个人影快速跑到了公孙越的身旁。

    看公孙越反应就知道,这个人必然是公孙越的亲信,要不然能招呼都不打直接向着大殿来么?

    那肯定是不会的,而那个亲信在公孙越耳边说了几句后。

    原本还沉浸在歌舞中一脸笑意的公孙越表情突然变得阴沉了下来,皱起眉头喊道:“你们干什么吃的!”

    吼完之后,仿佛又注意到了伟天的存在,对着伟天假笑道:“伟天将军还请先回府,我这有些小事需要处理一下。”

    “没问题。”

    伟天扶着一旁的鲜卑舞女站起身子:“那我就先回去了,公孙太守如果有需要帮忙的,随时找我。”

    “那是自然。”

    说罢,伟天便从向着门外走去,之间公孙越脸上越来越阴暗,手中捏着的酒杯也被他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酒杯碎裂的声音吓得一旁的舞女都跪了下来,公孙越怒吼的声音再度传出:“滚,都给我滚。”

    而走出门外的伟天,已经猜到了公孙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不出意外,鲜卑女奴的运送路程,已经被拿下来了。

    伟天也是赶忙向着自己的院子走去询问,颜宇哲早就在院子的门口等待着了。

    一看到伟天来了就有些激动道:“主公,公孙越的运送路线已经被我们摸清楚了,他们的人在徐无山脚下被我们悉数诛杀!”

    消息得到确认,伟天也终于是松了一口气道:“那就行,现在公孙瓒的排查也已经到了最后的尾声,一旦公孙越出问题,那后果可不小。”

    “主公的意思,公孙瓒会和公孙越翻脸么?”

    “当然,前提是公孙越的事情被公孙瓒知道了,如果他不想被知道,就只有一条路可以走,就是找我。”

    伟天微微一笑,自己捧了公孙越六个月的臭脚,今天总算是要见到成效的时候了!

    现在不是自己急了,而是公孙越急了。

    果然,一直到夜晚,一个鬼鬼祟祟的身影从公孙越的府邸跑了出来,一路来到了伟天的大门口。

    “咚咚咚!咚咚咚!”

    大门打开,正是公孙越的身影。看着几个亲兵连忙说道:“快叫你家将军,我有大事和他商量!”

    而此时的伟天刚刚躺下,幸好还没睡着,听到门口亲兵的喊声,伟天随口应答了一句便不急不慢的穿着衣服。

    而站在门口的公孙越,此时就像是一只热锅上的蚂蚁,不断的在原地转着圈,嘴里还一阵阵的叹息。

    “吱呀~~~”

    房间门打开,伟天迈步从里面的房间走了出来,一眼就看到了急躁的公孙越问道:“公孙太守何事啊?竟然这么着急,我都睡着了。”

    公孙越看到伟天出来,也是放心了不少,对着伟天抱拳鞠躬道:“打扰伟天将军休息实在过意不去,但我有重要的事情和伟天将军商量。”

    “那去正厅吧,这院里冷。”

    伟天带着公孙越来到正厅的屋子,伟天还是一副不紧不慢的样子,让下人端了一壶茶水上来放在了两人的面前。

    伟天提起茶壶给公孙越倒满一杯茶水问道:“说吧公孙太守,我们这关系,有事情我必定倾力相助。”

    “唉!”

    公孙越重重的叹了一口气,将伟天递过来的茶水一口饮下:“伟天将军有所不知啊,我这运送女奴的人,被人截杀了。”

    伟天也表现出一脸不敢相信的模样道:“哦?!还有人敢在右北平的地界上截取公孙太守的手下?!难道是黄巾贼?”

    不瞒你说,就是我做的!

    怎么滴吧!还不是得求我?

    公孙越也是一脸气愤道:“伟天将军说的对,我也觉得十有八九就是邓茂那群黄巾贼人,他们最近也蠢蠢欲动,估计此事肯定和他们脱不了关系!”

    伟天也拿起了面前的茶杯淡淡道:“那公孙太守换一批人不就行了,死几个人又算不得什么。”

    公孙越来之前就想清楚了,现在高阳城中,能帮他的就只有伟天这一个人了。

    也将后果想清楚了,不过六个月相处下来,公孙越还是有些相信伟天的。

    “其实,我运送女奴这件事,是私下的。”

    “啊?”

    伟天皱了皱眉头,身子向公孙越凑了凑道:“公孙瓒将军不知道此事么?!”

    “伟天将军小声一点。”

    公孙越连忙拉住了伟天的胳膊接着说道:“这件事情不是不让我哥知道,而是不能让我哥知道,伟天将军可知这些女奴最终运往的地方是哪么?”

    伟天也配合着公孙越,摇了摇脑袋,表现的一无所知:“不知道啊,难道不是公孙越将军自己贩卖么?”

    看着伟天真诚的表情,公孙瓒的心也渐渐放下来,手指指向了自己的头顶道::“我哪有心情干这个事情,我一方太守怎么不能挣钱,我告诉你,是朝廷要的。”

    伟天还能不知道是哪么?只不过是在等公孙越说出来罢了。

    待公孙越话音刚落,伟天瞬间站起身子喊道:“朝廷?!!”

    “哎呀!!”

    公孙越连忙将伟天拉回了椅子上,手指拉回到自己的嘴边,表情惊恐,四处看了看道:“嘘!!伟天将军小声一点,不可被外人知晓了!”

    “哦哦。”

    伟天也是连忙表现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刚忙压低了嗓子说道:“那将军找我是?”

    小样的,吓死你个纸老虎!

    公孙越表情也是一脸的纠结道:“我来是想向伟天将军借一点人,重新去鲜卑抓一批女奴回来,这样我也好交差啊。”

    伟天也是一脸不解道:“公孙太守何不自己找人去啊?”

    此话一出,公孙越算是明白了,这伟天是真的属于那种酒囊饭袋,连个局势都看不清楚,看样子自己的眼光还是没错的。

    不过这样更好,伟天越是表现的什么都不懂,越是能证明,公孙越选择伟天,绝对是一个正确的选择。

    公孙越也是一脸为难的看着伟天说道:“现在城内的局势,我找不到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