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穿越三国之开局一个碗 > 第五十九章:潜心蛰伏终有日,一朝鸣剑天下知(上)
    “好,我答应事成之后送你回去。”

    听完伟天肯定的回答,若落这才放心将伟天的手腕松开,细心的在纸上画着图腾。

    可伟天能放过她么?

    答案是否定的,所谓把柄,一定要握在自己的手中才能叫把柄。

    鲜卑公主这张牌,伟天能保证自己拿下公孙瓒的地盘之后,鲜卑不会轻易冒犯自己的领地。

    这也会让伟天的精力更加集中在对付这些乱世枭雄的身上。

    可怜的若落还不知道自己被伟天欺骗了。

    这叫什么?让人卖了,还要帮人数钱。

    伟天一时间竟然有些心疼若落这个小姑娘了,但凡她和鲜卑没什么权利关系。

    都不至于落得今天的这个下场。

    伟天也会在清理掉公孙瓒之后,放她回去。

    可她身上的这层身份,实在是让伟天没办法轻易的放手。

    若落画的十分仔细,很多细节都被一一刻画在了纸上。

    约么几炷香的时间,若落就将自己背上完整的图腾形状复刻在了纸上。

    待墨水干透,伟天小心翼翼的将纸张叠好放在了自己的胸口的口袋里:“谢谢啦,若落小公主。”

    “我想洗澡。”

    “可以,没问题,现在就给你安排。”

    有了这张图,伟天也算是完成了和鲜卑联合的第一步,和若落说话都是如沐春风的样子,虽然现在已经是秋末了。

    若落也是从椅子上站起身子,活动一下手腕对着伟天说道:“你看着我洗么?”

    “别玩了,我走了。”

    看着伟天头都不回的走来,若落的小嘴向上翘了一下,重新回到了床上躺着。

    她现在已经没有任何办法和伟天换取筹码了,她只能相信伟天能在结束战争之后送自己回家。

    离开家的这大半年,若落是真的很想她父亲和母亲。

    如果上天再给自己重来一次的机会,若落绝对不会偷偷溜出来干什么打击罪犯的事情。

    ----------------

    “汪!汪汪!”

    高阳县,一所长满月季花的小院当中传出了几声狗叫,一个眼角下点着一颗黑点的姑娘正依偎凉亭柱边,静静的看着院中的小树发呆。

    小姑娘身边的小黄狗时不时的发出几声喊叫,却丝毫没有打扰到正在发呆的她。

    一阵小风刮起,带落了几片花瓣,一旁的婢女小心翼翼的说道:“貂蝉小姐,天气凉了,院子里冷,您还是回屋待着吧。”

    貂蝉被关羽接回来也有六个多月之久了,自从貂蝉从昏迷之中睁眼之后,身边的一切都变了。

    亲生父亲摔落悬崖,自己却被接离了至少离家有千里远的高阳县当中。

    这个世界上原本已经没有她的容身之所了,可偏偏又活在了高阳县当中。

    伟天留下的人对貂蝉也十分尊敬,貂蝉想要的一切,只要能寻到,基本上都会送来。

    这里仿佛丝毫没有被黄巾影响,百姓和当兵的都能和平共处,渐渐的貂蝉也把这里当成了自己的家。

    “方亭残雪夜,孤烛异乡人......”

    貂蝉默默的念着凉亭上刻着的诗句,原本是伟天和关羽他们吃烤肉的时候随口说的。

    却被颜宇哲记了下来,还专门命令工匠将诗句雕刻在了凉亭的柱子上。

    按照颜宇哲的话来说,就是为了纪念。

    貂蝉问过诗句的由来,也知道了这诗是由伟天所做,不由的被伟天的诗气所带动。

    你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也是一个无家的人么?

    这六个月以来,貂蝉心中最多的疑问就是,伟天到底是个怎么样的人?

    城里的百姓个个都夸赞伟天的能力,韩当这样的猛将也甘愿在伟天手下俯首听命。

    貂蝉见过伟天一面,在自己清醒的时候还打了伟天一个耳光。

    一个看起来那么瘦弱的人,却有着这样的文采和能力。

    貂蝉站起身子,指尖拂过凉亭刻着的诗文:“有伟天将军的消息么?”

    一旁的婢女赶忙恭敬道:“听韩当将军说,几个月前伟天将军所在的右北平好像打起来了,具体是怎么回事就不太清楚了,后来伟天将军的消息也十分少,韩当将军也不愿说,不过伟天将军吉人自有天相,不会有事的,小姐放心吧。”

    貂蝉现在是十分纠结的,她想让伟天回来,亲眼看到伟天到底是什么样的人。

    又不想让伟天回来,她心里有些害怕再见到伟天。

    这种矛盾的心理搞得貂蝉晚上时常睡不安稳,总是到深夜才能昏昏睡去。

    “差不多到时间了吧,该去给难民发放食物了。”

    按道理说,女人是不能插手这件事情的,但是貂蝉的话又没有人敢不听。

    她想着帮忙做点事,一来二去就知道每天中午军营都会给难民们分发食物。

    和韩当说了之后,韩当也没办法直截了当拒绝貂蝉,只能让貂蝉也参与其中。

    这一来二去,高阳城的难民也就习惯了每天貂蝉都在军营门口分发白粥的身影。

    “小姐,这些事情让那些男人们去干就好了,今日城内又来了许多难民,貂蝉小姐累坏身子可就不值当了。”

    高阳县已经渐渐的变成了难民的聚集地了,大家都知道高阳县的军队发放食物。

    落难的百姓们也都纷纷向高阳县靠拢,难民就越来越多。

    还好阎柔的处理十分得当,身材瘦弱的或者年龄弱小的幼童可以免费领取白粥。

    剩下的人就要靠一些苦力才能吃到了。

    年轻一些的全部被阎柔招进了军队,妇孺老人都在家编制一些草鞋,被分派好酿造一些好酒。

    年纪稍大一些,但是超过精兵的要求时,就会被分到修筑城楼,打造房屋一些活儿上面。

    当然,士兵们除了日常的训练,也会跟着打铁的师傅自己制造一些刀甲。

    然后通过颜家的人卖去各地,这样一个完整的产业链就构成了。

    每个难民都有自己的事情忙,自然也不会抱怨什么,有的人家甚至因为小孩调皮偷偷喝了一口酒,就对小孩大发雷霆。

    因为他们知道,就是因为这口酒,他们才能在高阳县存活下来。

    (晚上还有一章,没睡觉,我先去补一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