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穿越三国之开局一个碗 > 第四十八章:台上四人明面唱戏,宇哲观察引出深机(上)
    公孙瓒虽然看不清伟天和刘备两人的关系。

    但是这两人的话里话外的意思,公孙瓒还是明白的。

    右北平之上的黄巾贼人,早就是公孙瓒手心的一道肉刺了,只不过一直没有时间将这个肉刺拔了。

    鲜卑不知为何蠢蠢欲动,要比往年骚扰来的更加频繁。

    加上朝廷的兵权下放,公孙瓒手中的兵马也是越来越多。

    刘焉早就看不过公孙瓒了,恰巧此时伟天又出现,这一桩桩事情,才让公孙瓒耽误了剿灭黄巾贼的时间。

    “我来带的兵马,抛开后勤等,能作战的只有五千余人,兵力实在不够,公孙瓒将军可给刘备分派兵马,自己再领一路,我们三路夹击,定让这伙黄巾贼人灰飞烟灭!”

    简单,易懂,符合伟天给公孙越立的人设。

    而公孙越听到这么怂的伟天,一副早就了然于心的样子。

    “当然了,要是公孙瓒将军能再支援点,那就最好不过了。”

    伟天一副坏笑的样子,事实摆在眼前啊。

    刘备没兵没人,我兵弱将寡,大头肯定是要公孙瓒担着。

    要是还能给我点兵什么的,那就最好不过了。

    “这....”

    公孙瓒还有一丝犹豫,一旁的公孙越附在公孙瓒的耳边小声呢喃了几句。

    公孙瓒连忙点头,脸上也是带着笑容看着伟天和刘备两人:“这样吧,此役毕竟非同小可,还是要拟订完整的计划才行,不着急,不着急!”

    铁公鸡啊!

    伟天听着公孙瓒的话就明白了了,公孙瓒是一个人都不想出。

    什么完整的计划,也只是说辞罢了,就是不知道公孙越到底说了什么,才让公孙瓒这样决定的。

    这颗球在三人中间踢来踢去,最终放在了中央。

    只不过伟天知道,早晚这颗球总会落到一个人的手中。

    公孙瓒虽然看不起刘备,但是刘备至少还是公孙瓒手下的人,在场的只有自己一个外人。

    这样的比例,对伟天来说可不是一件好事。

    但幸好,自己刚开始只是调侃一下刘备,却让公孙瓒对刘备起了疑心。

    这下就说不准了,公孙瓒是想连带刘备一起除掉,还是只除掉自己。

    伟天对着刘备别有深意的笑了一下:“既然这样,那在下就先走一步了,刘老板!记得来我府里喝酒啊!”

    说罢,伟天就带着颜宇哲走出了公孙越的府邸。

    而刘备听到伟天临走的话,脸都黑了。

    这个事情解释不清楚的,说自己和伟天有仇,可是自己确实和伟天认识。

    而且那一段经历,就算刘备解释给公孙瓒听,公孙瓒也不会相信。

    无缘无故,人家就要弄死你,说什么也是天方夜谭。

    刘备现在只能是哑巴吃黄连,自己刚刚在公孙瓒手下站稳脚跟。

    正准备将靠着自己的三寸不烂之舌,笼络一些属于自己的士兵。

    这下倒好,伟天来了!

    伟天几句话,就让公孙瓒不再放心刘备。

    感觉又回到了一年前的涿郡。

    而公孙瓒确实这么想的,如果刘备真的和伟天有些什么密谋,那就麻烦大了。

    刘备跟了自己一年,兵力部署,城池防备情况刘备基本上都是一清二楚。

    如果刘备真的是伟天的线人,那伟天的想要对付自己肯定不是一天两天,竟然提前一年将刘备这个细作放在自己的身边。

    和公孙瓒不同,公孙越的脸上笑意越发深厚,这个伟天有点意思。

    在公孙越的视角来看,伟天就是一个贪生怕死的人,但是有点小聪明。

    原本自己让他清理黄巾贼,但是他转手将这个皮球给了刘备,刘备又还给了伟天。

    伟天只能假装用借兵的方式,让公孙瓒打消清理黄巾贼人的想法。

    三个人,三个视角,看到的东西却是截然不同。

    一番谈话,三个人心里都是各怀鬼胎,待伟天走后,三人也就此散开。

    ..........

    而伟天此时也到了府邸,脸上愁容更深。

    他不知道自己到底哪一步做错了,公孙瓒不想清理黄巾贼,如果这伙黄巾贼没有动作的话,伟天肯定,公孙瓒能能一拖再拖。

    这对于自己来说,肯定不是一件好事。

    “主公的担忧,或许在下能解释一些。”

    颜宇哲坐在了伟天的对面,按照他们所想,是想借助黄巾贼的手,清除公孙瓒。

    但现在看来,这件事要比他们想象的要复杂的多,公孙越,刘备,这两个人的出现显然是打了伟天一个措手不及。

    “公孙瓒之所以不想出兵剿匪,只是害怕主公的势力而已,而公孙越刚才悄悄和公孙瓒说的话,我猜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他有别的心思。”

    看着颜宇哲一脸的神秘,伟天也来了兴趣:“别的心思?”

    颜宇哲微微点头:“主公难道没有发现,这次见面,和上次见面有什么区别么?”

    区别?

    伟天仔细回忆了一下上次见面的场景,没吃饭?没喝酒?还有什么区别啊?

    “气氛。”

    “气氛?”

    “是的,和公孙瓒的见面,气氛显然是要严肃一些的,而公孙越却并不然,我们进入府邸的时候,显然府里还少了重要的东西,鲜卑女奴。”

    听到颜宇哲的分析,伟天恍然大悟,不由的赞叹颜宇哲观察的仔细。

    上次一进入府邸,就能看到已经驯化好的鲜卑女奴的身影,这次显然是没有的。

    这么说,公孙瓒并不知道公孙越私下在干这个事情。

    伟天突然理通了思绪,有些不可置信的疑问道:“你的意思是,他们两兄弟,还真的不和?”

    颜宇哲微微笑了一下,拿起了面前的水杯对着伟天解释道:“刘焉给公孙越城池,表面上看是挑拨公孙瓒和公孙越的关系,但是毕竟是亲兄弟,不会为了一个城池闹矛盾,而贩卖女奴这个事才是关键因素。”

    说完,颜宇哲停顿了一下,笃定的继续说道:“我猜,公孙瓒,根本就不知道这件事情,而这一件事情,恰巧可以成为我们手中的最大王牌!”

    公孙瓒名气在那放着,十常侍让他干他都不会,而公孙越却没有这样的名气,恰巧是最合适的人选!

    感谢:

    +-=

    啦啦啦呢

    阿怪

    日月同辉

    WDNMD

    难吃的南瓜

    投出的推荐票,十分感谢大家的支持。

    还有,谁说我短小无力的,你站出来!我给你一点好东西!(砍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