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穿越三国之开局一个碗 > 第四十七章:牵扯之大,暗藏之深(下)
    可是一连十来天,鲜卑女奴原本想的事情并没有发生。

    自己好像被这个男人遗忘在了角落,除了日常送饭的婢女,鲜卑女奴没有再看到过其他任何一个人。

    每天清晨起床,吃饭然后面对空旷的院子,和面前的铁柱发呆。

    原本在公孙越那里,每天还能和其他的鲜卑族人聊天,互相安慰。

    虽然经常被公孙越揍,但是至少每日的生活至少是“充实”的。

    结果被伟天带到院子来之后,没有人说话,伟天也没有对自己动手动脚,一天除了发呆任何事都干不了。

    鲜卑女奴第一次感觉到无力感,像跌入深渊一般,没有丝毫的希望和明天。

    如果公孙越只是让鲜卑女奴的身体上受苦,伟天就是让鲜卑女奴在精神上受苦。

    诛心。

    鲜卑女奴是真急了,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

    不由自主的就走向了窗边,推开木窗对着外面喊道:“有人么?有人么?!”

    一连问了几句,院子里连个应答的人都没有,鲜卑女奴顿时感觉自己被抛弃了,被所有人遗忘了。

    “哇!!”

    一声惨叫,鲜卑女奴瘫坐在地上,哭了出来。

    战场厮杀她没哭,被公孙越抓她没哭,一天挨打不给吃的她没哭。

    现在,她哭了,内心原本的防线彻底崩溃了!

    监狱也能和囚犯说说话,在这婢女都无视自己,连辱骂都没有。

    ............

    而此时的伟天。

    正在前往公孙越的府上。

    原因只有一个,公孙瓒回来了!

    伟天没有想到,公孙瓒竟然让自己等待了十天之久,他就一点都不担心自己拿下右北平么?

    伟天带着颜宇哲迈进了公孙越的府邸,几个下人带着伟天走到了正堂。

    一进门,伟天就看到了主座上,坐着一个贵族气质的男人,长相不差,正在和公孙越谈着什么。

    一看到伟天进门,公孙瓒声音洪亮道:“伟天将军!久违了!”

    “久仰了,公孙瓒将军。”

    伟天不卑不亢的回答了一句,眼神却撇到了公孙瓒身旁的男人,这男人耳大手长,一脸憨厚相正坐在公孙瓒旁边的椅子上。

    “我来给你介绍,这位是.....”

    “刘老板!”

    不待公孙瓒话音落下,伟天大步的走向了刘备的面前,握起了刘备手激动的说道:“自涿郡一别,一年之久,没想到今天竟然在这里看到刘老板!真是缘分啊!”

    此人正是刘备。

    伟天还在纳闷,刘备从涿郡走后,为什么一直没声音了,原来是跑到公孙瓒这里了。

    而刘备看到伟天的一瞬间,眼中露出了怒火,是你小子!

    要不是你小子胡乱编造我的名声,让我在涿郡周围无法安生,我怎么会跑到公孙瓒的手底下讨饭吃!

    公孙瓒脸上也是有些惊讶看着两人疑问道:“你们,认识啊?”

    “不..”

    “认识!!!”

    伟天抢先在刘备前大吼了一句,表情要多激动有多激动,情绪要多高昂有多高昂。

    伟天一把将刘备搂在怀里,用力拍打着刘备的肩膀,冲着耳边大声喊道:“缘分啊!缘分!”

    这么近的距离,刘备瞬间感觉到自己右耳有些耳鸣了,脑子都嗡嗡的。

    伟天松开刘备,转头看着公孙瓒解释道:“将军有所不知啊,我和刘老板在涿郡,那关系,说出来你都不信,我相信刘老板对我也是印象深刻,念念不忘啊。”

    刘备搓了下耳朵,心里怒火中烧。

    是啊!

    那能忘么!

    你差点弄死老子!

    “没想到竟然有如此缘分!”

    公孙瓒连连点头,对着伟天发出了自己的疑问道:“不知伟天将军为何称玄德为刘老板啊?”

    “哦!这样的,刘老板原来在涿郡可是有名的草鞋批发商,额,就是卖草鞋的,百姓都喜欢穿他亲手做的草鞋,一来二去,就叫刘老板了。”

    听到伟天这样的解释,公孙瓒的脸上也是出现了莫名的笑意看着刘备说道:“玄德老弟这就不对了,既然有如此手艺,为何不给我说呢?”

    公孙瓒能看上刘备么?

    那是铁定不能的。

    要不是刘备说自己是汉室宗亲,公孙瓒看都不带看他一眼的。

    中山靖王,靖王有多少个儿子啊?

    一百二十个。

    靖王到现在有多长时间了?

    至少三百年起步。

    刘备被伟天在耳边喊的头痛,强忍着不适回道:“如不天下大乱,我自愿在一方编编草鞋,又何故踏上征途,我想公孙瓒将军也是这么想的。”

    说罢,还很挑衅的看了一眼伟天。

    不得不说,刘备的口才确实厉害,至少在古代是一流的。

    刘备的意思也十分简单,使我有洛阳二顷田,安能佩六国相印。

    又能将公孙在抬高,又不会贬低自己,反而将两人的水平拔到了同一档次。

    公孙瓒看着两人,有些奇怪,不是说关系好么?

    看起来不像是那么回事啊?

    两人一个皮笑肉不笑,一个肉笑皮不笑。

    “哎呀,刘老板还是刘老板,还是会说话啊,没想到刘老板也有匡扶天下的决心啊,那何不出征清理右北平之上的黄巾贼,报一方百姓平安呢?”

    喜欢装是吧?

    正好我这有个皮球,借你过去玩几天。

    此话一出,刘备的表情顿时就难看了下来。

    在右北平的人,谁不知道这伙黄巾贼人?

    两万多人,伟天的话明显是让自己去送死啊!

    人心之歹毒!

    想到这,刘备当着几人的面握紧了拳头深深的叹了一口气:“我刘备虽有诛贼之心,却有心无力啊,听闻伟天贵为将军,手里肯定是兵强马壮吧?”

    呦呵!

    你长大了啊!

    这刘备确实有长进啊,现在的刘备要还是之前涿郡的那个刘备,绝对不会这样踢皮球的。

    真是成长了。

    你来软的是么?嘿嘿,那我给你玩硬的,伟天双拳一握对着公孙瓒说道:“右北平之上黄巾贼人必除,但是可叹我手里虽有人手,但还是不足以和两万余众抗衡,我希望公孙瓒将军能给我一点支持!”

    这是摆明了要人啊,公孙瓒又岂能不知?

    “哦?伟天将军有何难处尽管说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