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穿越三国之开局一个碗 > 第四十三章:终抵右北平,首见公孙越(上)
    此时正值开春,但右北平在山脚下,还有些淡淡的白霜敷在城墙上。

    伟天带着军队来到城门外,护城河上的水都还是冰块的状态,大门已经是开启的状态了。

    门口站立了两排士兵,最中间的人正穿着官服看向伟天的军队,此人就是公孙越了。

    不得不说,这些古人虽然吃的不好,但是当将军的一个个长得都是人高马大的。

    伟天除外。

    “在下右北平太守公孙越,恭迎伟天将军。”

    现在公孙瓒和刘焉虽只是表面上不和,但还没有到闹翻的境界,公孙瓒现在的官职还只是刘焉的手下。

    而伟天高阳将军这个虚职虽然是刘焉给的,从面子上来说,还是和公孙瓒平级。

    这个公孙越叫一声将军,也并不代表他的地位低于伟天。

    “公孙太守,久仰了。”

    伟天跳下战马,走到了公孙越的面前拿出了刘焉的指派文书:“这是幽州牧给我的,你看看。”

    在公孙越翻读文书的同时,伟天也在近距离打量着公孙越,和自己想的不同。

    公孙越身上的杀伐气十分少,不像是一个经常上战场的人,但是这个形象,又和军士脱离不开关系。

    这个人是怎么死的,伟天还真没什么印象了。

    毕竟不太出名。

    公孙越大致翻看了一下文书正确对着伟天抱拳说道:“伟天将军先进城吧。”

    右北平在徐无山之下,这里的生活的人,家里至少有一个是当兵的。

    因为徐无山翻过就是长城了,长城那边就是鲜卑。

    伟天之前还听过一个笑话,为什么三国战乱的时候没有外族入侵的事,因为都是满级号在争斗,不是新手村的人可以指染的。

    而事实也确实是这样,鲜卑地物产十分凄凉,大多数都是以打猎为生,虽然好战之人不少。

    但积蓄的薄弱是他们最大的软肋,他们是无法打长时间的战争的。

    只能偶尔翻过长城抢劫一下这样才能维持生活。

    对抗外族的入侵,是每一个汉人都应该有的责任,我们打的你死我活可以,但是外族来,肯定是要先联手弄死外族的。

    所以此地几乎每时每刻都在征兵,加上黄巾的反戈,当兵反而是最好的一条活路了。

    伟天几人刚刚进太守府坐下,公孙越就笑道:“伟天将军的事迹在整个幽州谁人不知,谁人不晓,今日一见,果然人中龙凤啊!来人,拿酒来!”

    哦呦,你这就吹起来了?

    伟天似笑非笑的看着公孙越,以公孙瓒的脑子,不会想不到刘焉叫自己来是干嘛的。

    派自己的弟弟先来试探自己而已:“公孙瓒公孙越两兄弟的名头可不小,别人都说公孙瓒将军是第二个幽州牧呢,这么一比,我伟天也什么都不是啊!不知公孙瓒将军在何处啊?”

    “哦呵呵,玩笑了!玩笑了!”

    公孙越听着伟天的话,笑容都僵直了一下,这里面的隐喻可太清楚了,暗示自己的哥哥有夺幽州之心啊:“公孙瓒将军还在辽西处理公务,让在下先行接待伟天将军。”

    说话间,几个鲜卑舞女端着酒菜走了进来跪在了伟天几人的旁边,公孙越拿起酒杯对着伟天说道:“请!”

    伟天也是看透了公孙越的想法。

    但是你们能想点高端试探的方法么?这种方法网上都传烂了。

    但不得不说,这鲜卑的舞女是真的好看,长得真特娘的白。

    “将军~请~”

    身旁的鲜卑舞女将倒满的酒杯缓缓端在了伟天的面前,伟天也是一脸坏笑的接过酒杯,顺手还摸到了舞女的手背。

    但舞女丝毫不在意,脸上反而是充满着娇笑,伟天也是哈哈大笑一声对着公孙越说道:“请。”

    看着伟天的心思一瞬间就被几个鲜卑舞女吸引过去,公孙越暗笑摇头:如此草包,竟然能在幽州有这样的名气。

    要知道,公孙越都没有这样的名气,百姓谈论,也只会谈论他的哥哥公孙瓒,和他公孙越没有什么关系。

    但这并不影响公孙越和公孙瓒的感情,两人是一块从战场上爬出来的。

    不会因为这种小事情倒戈。

    只不过看着伟天这样的人都能被盛传,公孙越心里还是有些气愤的。

    一杯酒下肚,伟天身旁的关羽和颜宇哲都没有喝,关羽不喝是因为要注意伟天的安全,颜宇哲只是让自己的脑袋保持清醒罢了。

    为啥张飞没来,因为军队总要有人照看。

    公孙越也注意到了两人根本没有动面前的酒杯,对两个鲜卑舞女也丝毫没有反应问道:“这二位怎么不喝啊,这可是上等的好酒。”

    “哦!忘记给你介绍一下了。”

    伟天擦了一下嘴角的酒渍才想起来这件事:“这位是我大哥,关羽,字云长,这位是我的军师,颜放字宇哲,我手下有规矩,公事不喝酒,见谅啊。”

    和伟天表现不同,颜宇哲和关羽从见面到现在,一句话都没有说过。

    而关羽身上的气场,也让公孙越有些吃惊,看样子这个伟天之所以能混到现在,应该是这两个人成全的。

    这么一对比,公孙越觉得关羽和颜宇哲这两人待在伟天的手下实在是屈才了,辅佐个废物都能让人叫高阳将军,那要是招过来为我所用...

    边聊边扯了小半个时辰,伟天半倚在桌子上,一口一口吃着鲜卑舞女拿筷子夹过来的肉片,嘴里含糊不清的说道:“我来啊,就是帮你们清理这个黄巾贼的,但是我看你这好酒好肉,完全没有受黄巾影响啊。”

    公孙越心里冷笑了一下,这可是你自己提的,那就别怪我了:“伟天将军这就有所不知了,我们这还真有一窝黄巾匪患,但是人数众多,一时间也拿他不下,我们也只能靠着这高厚城墙躲避黄巾贼人的威胁了。”

    不管他手下这两个人能不能留住,这个伟天肯定是要除掉的,刘焉看公孙瓒不爽很长时间了,这个伟天此次来表面上是帮忙清理黄巾贼人。

    暗地里肯定是想谋得我大哥的城池兵马,借机除掉,取而代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