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穿越三国之开局一个碗 > 第四十一章:大军停滞,雨后深坑(上)
    进入山脉,原本春天凉快的天气,在这里面却是有些寒冷的。

    但好在伟天身上的盔甲并没有让伟天感觉到冷。

    大约走了一个时辰,前方的部队突然停下了脚步。

    “怎么不走了?”

    伟天看着部队全部停滞在原地,前面是堵了么?还是没路了?

    一个士兵骑着快马从前方向着伟天快速奔来停在伟天的面前下马开口道:“报告将军!前方路面陷下去了,不知是何原因,我们要饶路还是等士兵铺好路再走?”

    陷下去了?

    山体滑坡么?

    “带我去看一眼。”

    “是。”

    伟天几人骑着马跟在了士兵的身后,到地方之后前方确实有一个深坑,和伟天想的那种滑坡不同,就是平坦的山路,突然落下去了一块。

    深坑大约有八九米米左右,呈圆形,像是空的,站在旁边还有些害怕、

    伟天下马蹲在了深坑旁盯着坑下,一旁的关羽走了过来打量着深坑说道:“看样子是哪个猎户打的洞,加上春季雨水较多,这才露了出来。”

    是么?

    伟天听着关羽的话,感觉到这个深坑没有那么简单。

    突然伟天眼睛一撇立马起身对着周围的人说道:“用木条编个筐,去山脚挖土上来,每个军士一桶,骑马也可以。”

    手下的人接到命令,也没多问,关羽身后的周仓直接将命令下达了下去,一瞬间大军又开始向山下走去,上山只有伟天和颜宇哲两个人。

    关羽也随着大军向山下去了,三弟做事情,没必要多问,肯定没有坏事就是了。

    “怎么了?”

    看着伟天蹲在坑旁边一动不动,颜宇哲感觉到有些好奇,伟天指着坑下面说道:“你看那,你觉得那是个什么东西?”

    颜宇哲也顺着伟天手指的方向看了下去:“看不太清,石头吧?这荒山上有块石头不是很正常么?”

    伟天摇了摇头,山上有个坑,很正常,这个时代的猎户十分多。

    做几个捕兔的陷阱也十分正常,但是哪有人挖一个八九米的坑,捕什么?大象最高也才三四米吧?

    “是石头,不过不是普通的石头,露出来的那只是石头的一角而已。”

    “那是什么。”

    颜宇哲是真的猜不到伟天卖的什么关子,伟天站起身子盯着颜宇哲的眼睛回道:“这是个石门。”

    “什么石..”

    颜宇哲正要问,突然睁大了双眼看向坑下方的石头,脸上有些不可置信道:“这下方是个墓?!”

    是的,伟天的眼睛看的向来清楚,那露出来的石门一角,上面有一些刻画。

    “埋葬如此之深,必然是大墓,此地追溯也只有燕国,汉代墓大多不应该在幽州,先人保佑。”

    颜宇哲说着就要跪在深坑的前方,让伟天一把拉了起来:“这世界没什么鬼神,别乱想了,想让人保佑你多拜拜我吧。”

    这个墓,也让伟天想起了一件事情。

    摸金校尉!

    当时是曹操没有钱粮不够,私下组建的一支军队,专门掘坟开墓的一堆人。

    那可没有什么鸡鸣灯灭不摸什么的,那是有多少拿多少,直接开凿。

    一瞬间颜宇哲仿佛明白了什么:“主公不会是想...”

    “把不会去了,就是。”

    伟天点点头,如果真的是一个大墓,就这里面陪葬的饰品金银,绝对不少!

    埋在土里太浪费了。

    “不可!”

    颜宇哲一口回绝了伟天的想法:“挖人坟墓之事万万不可干,何况是如此墓穴,一旦传出去,主公将会被后人唾弃!”

    伟天无奈的看了一眼颜宇哲,你还真说错了,后来都拍成电视剧了。

    还分好几部!

    伟天满含深意的看着颜宇哲问道:“宇哲,你知道人生在世什么东西最重要么?”

    “当然是功名大业,名垂青史!”

    颜宇哲一脸正气,也让伟天第一次看到颜宇哲身上含带着的迂腐。

    他一直认为颜宇哲这个人,虽然是古人,但是脑子里并没有让一些规规矩矩限制,但是没想到。

    颜宇哲的心里还是被这些东西给影响了。

    “是活着!”

    伟天一巴掌拍在了颜宇哲的后脑勺,头盔发出的抨击声让伟天手掌有些吃痛:“我告诉你,你活着,才最有意义,让人记住有个屁用,茶余饭后的笑料而已。”

    哪个古人不是被史书上一笔记录定格了一个人整个一生。

    伟天清晰记得一句话,如果一个人好色,那你只用好色评价这个人,是十分无知的,你没看到他可能还一个人支撑着一个家庭。

    为人这两个字,不是一种性格,一种刻画就可以定格的。

    又有多少人在乎他们到底干了什么,怎么生活?

    电视上,手机上,偶尔的小说当中了解个片面,就可以了。

    因为这些毫无意义,后世当中,如果不是吃历史这口饭,谁会去了解这些人到底干了什么?

    对象都没有,还有心情说这个......

    看着颜宇哲沉默了,伟天拍了拍颜宇哲的肩膀语重心长的安慰道:“相信我,后人不会在意你干了什么,只会谈你有多牛逼。”

    “可这....”

    颜宇哲心里还是有些抵触,看着身后的越来越近的马匹声,伟天笑道:“放心吧,又不是说现在就要挖开,但我有预感,总有一天用得上,你给我把这个地方记住就行了。”

    “属下明白。”

    颜宇哲深叹了一口气,伟天是自己认定的主公,当然要听着主公的话行事。

    看着士兵提着一筐筐泥土上来,伟天和颜宇哲靠着一棵树坐了下来,看着这个深坑一点一点的被填平。

    .........

    深夜。

    伟天的军队早就从山上下来安营休息了,而伟天的脑子里还在想着摸金校尉的事情。

    曹操组建的这支军队,应该挖出大多的墓穴,所谓汉室十室九空,和曹操脱离不开关系的。

    后来曹操死亡,摸金校尉的地位也越来越低,毕竟百姓也不希望动不动自己的祖坟被挖了。

    由此,摸金校尉便渐渐的从阳面转到百姓当中隐藏了下来,但些人,还是干着那些事情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