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穿越三国之开局一个碗 > 第三十五章:冀州山崖救王允,宇哲计划终开始
    可你摔在马车前面也没办法救你啊,现在都是自身难保了。

    “司徒大人快走,我来拖住他们!!”

    仅有的两个侍卫大吼了一句,朝着黄巾贼跑了过去,一瞬间就变成了两具尸体。

    完了。

    老者眼看黄巾贼越来越近,难道我王允今日就要命丧在黄巾贼手中了么?

    “杀掉黄巾贼!!”

    正当王允闭上眼睛准备接受自己的死亡,山路后突然传出了千军万马的喊声。

    关羽一骑当先冲在了最前面,眨眼间便到了在几个黄巾贼的面前,青龙偃月刀高高举起。

    手起刀落,几个黄巾贼便跌落马下,接着,黑压压的骑兵从关羽身后出现,旗帜上大大的伟字飘扬在空中。

    压迫感油然而生。

    这是谁人的军队?竟然有如此气魄?

    “快扶我下马。”

    看着危机解除,王允这条命也算是捡了回来,赶忙走下马车向着关羽走去:“老夫是朝廷的司徒,王允,敢问可是袁公的军队么?”

    在这冀州交界的界面,有如此雄厚的军队,王允想来一定是四世三公的袁绍了。

    “原来是司徒大人!”

    关羽听到王允的名号也惊了,这荒山野岭竟然能遇到朝廷的司徒:“某家关羽,字云长,是高阳将军的手下。”

    高阳...

    王允脑海中迅速翻找,高阳将军,那应该是在幽州很出名的高阳县伟天了。

    王允在记录镇压黄巾的义军时,听说过这个名字:“原来是伟将军的手下,多谢相救,不知足下为何到了这冀州?”

    难道伟天对这冀州图谋不轨?

    高阳到这至少十五天的路程,伟天为何会派一支军队来此呢?

    “我们在幽州境内发现一伙黄巾贼人,一路追至冀州,刚刚清扫,正要回高阳,正巧在这遇见司徒大人。”

    “原来如此,老夫谢过高阳将军了。”

    谢完关羽之后,王允也将这伟天的名号记在了心头。

    看着军队,这伟天必定不是一般人,如若真心为大汉效力,可谓是一件好事。

    看着王允愣神,关羽看到了马车旁躺着的小丫头问道:“不知那人是?”

    “哦!不知,老夫是赶往洛阳的途中遇到的这姑娘,刚刚黄巾贼人抓的就是她,还有一人应是他父亲,但人和马车都摔落悬崖了。”

    “既然偶遇,司徒可以和我军一起去高阳坐坐,如何?”

    面对关羽发出的邀请,王允心里是想去的,也是想见见伟天这个人,但奈何公务再身啊:“不了,我还要赶回洛阳面奏天子,如今黄巾叛乱,有你等义士舍生取义,投身战场,老夫深感钦佩。”

    “嗯,那就此别过,一路小心。”

    关羽其实也就是嘴上客气客气,王允和他又不熟,去不去都一样。

    正当关羽要转身上马,王允身后的车夫却突然大喊了起来:“司徒大人!此女还有气?”

    还有气?

    那么高摔下来还有气?

    王允快步走到女孩身边,伸手放在了女孩的鼻息处,确实还有些微弱的气息。

    这....

    看出了王允为难的神色,关羽走到了王允的身旁看着地上的女孩说道:“司徒大人既然有命在身,就可先行一步,在下将这女子带回城内找家医馆医治便可。”

    王允不是那种铁心肠,如果是没有别人的情况下,王允肯定会将这女孩带走治疗。

    但是现在关羽在身旁,自己也有要事在身,如果关羽愿意接手,那就再好不过了。

    “老夫谢谢将军了,如若有一天贵军到洛阳,可找我王允,老夫也可尽一些地主之谊。”

    “司徒大人慢走。”

    关羽对着王允微微鞠躬,王允也走上马车,两人算是道别了。

    看着地上的女孩,关羽一时间有些为难,这里是冀州的地界了,每个城池都有袁绍的守军。

    如果带着大批兵马到城池,别说能不能进去,肯定是有一仗要打的。

    但回高阳急行军至少要十几天,这女孩的伤势怕是等不到那个时候了。

    “一团长,你带几个人去广宗城找个郎中出来,告诉他是严重摔伤,还有,去买一辆马车,天黑之前务必回来。”

    “是!”

    这姑娘能不能活,就看她能不能撑到晚上了。

    “部队下山,去山底驻扎一晚!”

    月升当空,关羽帐篷里的姑娘气息已经越来越微弱,不由摇摇头呢喃道:“命不好啊。”

    一团长到现在都还没有回来,这姑娘看样子是坚持不住了。

    “来了!回来了!”

    正当关羽要放弃了,几个人带着一个布衣百姓跑到了帐篷前。

    关羽赶忙将几人叫了进来:“大夫,你看看还有救么?”

    这大夫也是喘着粗气,要不是说给十两银子,他说什么也不会大半夜跑到外面来看病。

    一到军营更是差点吓死,这不会是哪个黄巾贼的窝点吧?

    但是看装备又不像,也没有黄巾贼的那种土匪气质。

    大夫连忙点头,走到了小姑娘的身旁,抬起手腕手指轻按了一会儿:“还有救,但我身上带的草药不多,只能再撑几天天保证伤口不溃烂。”

    “无妨,能救活就行。”

    关羽说罢,郎中也不墨迹,直接从药箱里将一堆草药混在一起,让士兵用棍子戳了起来。

    一个时辰之后。

    郎中从帐篷里走了出来嘱咐道:“药方给将军了,等姑娘醒来,每日两副,熬制半个时辰即可,两个月伤口便可完全恢复,”

    “不知,何时可醒?”

    这万一十天半个月醒不来,军中一个女的都没有,怎么照顾?

    “最多三日。”

    听着郎中的回答,关羽也是松了一口气,等三日还是可以等的:“谢谢大夫了,来人,给钱,送大夫回城里。”

    关羽身旁的士兵直接给了郎中银子,带着郎中离开,关羽也是在帐篷门口的火堆旁坐了下来。

    可还不等关羽屁股坐热,一个士兵跑到了关羽面前跪道:“大人!伟将军传令说快速回城,时间到了。”

    时间到了,意思就是伟天要出发到公孙瓒的地盘了,这是冬天就商量好的。

    关羽看了看身后的帐篷,叹了口气起身说道:“全军收拾帐篷回高阳!”